记者来鸿:金正日绑架—朝鲜“惯技”

金正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金正日不满足于看电影、还要拍大片

看上去,这个方法很简单。朝鲜需要技能,其他国家有技能。为什么不能去绑回几个有技能的人呢?

有些情况下,被绑架的是有卓越技能的人。1977年,一名神秘赞助商邀请韩国一位顶尖钢琴家到萨格勒布一处豪宅去表演。

前往豪宅途中,钢琴家在机场看到朝鲜飞机、听到朝鲜口音,疑心顿起,成功逃脱。

但是,韩国著名导演和他的明星妻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申相玉和崔银姬都在香港被绑架。所用圈套和钢琴家那个大同小异:绑架对象被诱骗到人迹罕至的地方。

申相玉和崔银姬夫妇在朝鲜度过八年后逃脱。

下令绑架申崔夫妇的是金正日。他在接父亲的班之前主管朝鲜的电影工业。金正日是影迷,喜欢好莱坞电影,特别是《第一滴血》的第一集、任何有伊丽莎白·泰勒的片子,还有007。

也许,邦德片让他尝到了化妆行动的味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1989年申相玉和崔银姬逃脱朝鲜之后

在西方的朝鲜外交官“奉旨”搜罗大片送回平壤给金正日观看。但是,金正日并不满足,他迫切希望朝鲜电影工业能在国际舞台上竞争;他希望成为著名电影节获奖大片的制片人。

答案显而易见,至少在他看来是显而易见:绑架韩国著名的影业夫妇。这也是金正日酷爱的邦德影片中经常出现的惯技。

崔银姬先被劫持。1977年,她的职业生涯开始走下坡路,有人自称香港商人找她洽谈,提议办家电影公司,就算不能在银幕上、至少也能在钱财方面扭转她的运程。她能得到电影人梦寐以求的那种资金额,她将从演员转型当导演、重塑职业。

最新出版的《金正日出品》(A Kim Jong-il Production)一书介绍了崔银姬被绑架的过程:抵达香港、前往小岛,一伙男人、摩托艇……遭绑、被麻醉。

书中写到,“她时而清醒、时而混沌。她记得,感觉被人抱着走上跳板,有人给她注射,然后一无所知。最后醒来,发现自己在一艘货船的船长室内。巨大的画像上,金日成笑眯眯地盯着她。”

八天后,她抵达平壤一处时刻有人看守的豪华别墅。虽然已经离婚,申相玉和崔银姬关系还很紧密,他前往香港寻找前妻,也被绑架。两人一度被分开关押。申相玉拒绝合作、住了四年牢,放弃抵抗后两人团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平壤怪兽》:怪兽带领农民发动革命、推翻暴君

此后有人曾经说,他们的故事不符合逻辑;他们是在职业暗淡时叛逃的。但是《金正日出品》的作者保罗·费舍尔(Paul Fischer)说,他相信申崔夫妇曾经抵抗,但是后来被打垮,成为平壤政权不情愿的同谋。

他说,朝鲜花了五年时间,申崔夫妇才开始工作。那时候,拍片是他们的生命线。他们两人都发现,金正日是个比较懂行的电影制片人。

申相玉与金正日携手,为朝鲜拍了一系列的影片。也许,最引人注意的是那部《平壤怪兽》(Pulgasari)。

八年后,申崔夫妇“忽悠”了一把金正日。他们已经赢得了金的信任,获准前往维也纳。在那里,他们寻求美国使馆保护。

申相玉2006年去世,崔银姬仍然住在首尔。虽然坚称自己是被绑架的,他们还是因为欺骗向金正日道歉。

也许,这也是人质情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一个体现?

朝鲜否认绑架申崔夫妇,说他们是自愿寻求保护的。不过,申崔夫妇有一个支持自己的重要证据:秘密录制的金正日谈话。

朝鲜承认绑架过日本人。去年,东京和平壤曾就此洽谈。朝鲜说,1970、1980年代绑架过13名日本人,2002年5人返回日本,平壤说其他8人已经去世。日本不相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09年时的崔银姬

韩国国民大学的安德烈·兰科夫(Andre Lankov)教授认为,总共大约有500名韩国人被绑架,“其中大部分是渔民,鲁莽靠近朝鲜海岸。但是,这一数字也包括一些已知的秘密行动的受害者。”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1977年和1978年,五名韩国高中生在海滩失踪。此后20年,人们以为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到了1990年代才发现,这些人原来在朝鲜工作,当老师呢,给未来可能参与化妆行动的朝鲜人讲授韩国生活方式的基本常识。”

兰科夫教授说,被绑架的人—通常是青少年—被指令当语言老师,甚至参与培训特工。“方法很简单:教外语有麻烦,绑架一个说母语的人;拍电影有问题,绑架制片人和导演。”

确实很简单—喜欢一台秀,偷走作秀人。

(编译:苏平 责编:欧阳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