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MH370-大海捞针者不言弃

一年过去了,MH370还是一个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年过去了,MH370还是一个谜

布莱迪·赫尔南德兹拖着长腔说,“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将会找到(飞机)。”他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一口浓重的南方腔。“但是,我们能找到吗?我希望如此,不过真不知道结果怎样。”

这就是底线。一年过去了,花了几百万美元,航空史上最大的那个谜还是没有解开。

对此,赫尔南德兹心里恐怕最清楚不过了。他是一个水下搜索小组的主管,身处第一线。

赫尔南德兹站在“辉固支持者号”的甲板上和我交谈。这是搜索马航MH370残骸的四艘战舰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布莱迪·赫尔南德兹 说海上条件“还可以”

在浩瀚的南印度洋里忙碌了七个星期刚刚返回珀斯,不过他看上去精神相当不错。赫尔南德兹笑了笑,略有谦虚、相当轻描淡写地说,“还可以,不太糟糕。”

搜索水域相当遥远、条件非常艰苦,距离澳大利亚西海岸1800公里,乘船全速前进需要六天才能抵达。

“辉固支持者号”载油量只够在海上停留七星期。刚结束的这次出海,40名船员遭遇极端恶劣的天气条件。“有时候,狂风、海浪非常凶猛。”迈克尔·迪克森同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迪克森曾是英国皇家海军船员。他说,两次遇到龙卷风,海浪高达15米,必须赶快撤离。“天气不好,第一天根本睡不着。后来,累极了,就睡了。”

“寻针”

搜寻小组面临的任务之艰巨令人难以想象。

卫星数据显示马航客机可能失事的重点搜索区域是6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但是,这个搜索小组使用的水下设备行动速度大约相当于步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辉固支持者号每次出海七个星期

那么想象一下,这就相当于步行走遍40个伦敦找一样小东西。再想象一下,这是在5000米深的水下。

迪克森说,“飞机在地面时看着挺大,和我们需要覆盖的水域相比就显得非常小了。”

当然了,在地图上看看MH370飞跃南印度洋的航线,重点搜索区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如果数据有微小偏差,就意味着他们根本就是在错误的地方找飞机。

目前为止,搜索重点区域已经覆盖了40%,但是什么都没找到。这样一想,难免令人担心。但是,对“辉固支持者号”的船员来说,灰心丧气毫无意义。

赫尔南德兹认为,“结论显示,这是搜索的最佳地点。所以我们就在这儿接着搜。”

最开始,迪克森确实有疑虑。“开始我不敢肯定。后来察看了飞机跟踪的所有记录信息,我确信,找对了地方。”

“崎岖”

搜索船启用两项重要技术。一是“拖鱼”(tow fish),用长达10000米的缆绳放入深海,沉入海床上方不远。“拖鱼”使用声纳和摄像绘制海床地貌图。搜索区分割成小区,战舰拽着“拖鱼”慢慢转,船员形容这很像“剪草”。

他们说,找到过几个沉海的集装箱,其他什么都没有。

如果“拖鱼”发现感兴趣的东西,船员将调用小型无人潜艇。这类自动水下设备(AUV)技术之高端位居世界领先地位,造价1000万美元。配备有黑白相机、声纳、感应器,可以探测到水中的燃料、化学物质等残留物。

船员相信,如果飞机确实跌入水底,极有可能已经解体,但他们认为,残骸可能停留在海床表面、而不是被埋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迈克尔·迪克森相信数据可靠

迪克森说,“海底崎岖不平。有低谷、有高峰、有火山、有深洞。AUV下水前我们必须首先精心准备。”

最大的担忧是无法收回没有牵引装置的AUV,这就意味着,天气恶劣时不能使用。迄今为止,天气已经多次导致延误。

“草堆”

船队预计于今年5月结束60000平方公里重点区域的搜寻。

没有人愿意多说如果到时候还没找到下一步怎么办。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局长多兰(Martin Dolan)说,“这是政治领袖们需要做的决定。他们给我们拨纳税人的钱,我们只是向决策提供技术咨询。”

目前,搜索拨款来自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政府。“辉固支持者号”一位领导告诉我说,他相信,在目前这个区域的搜索结束之后,他们可能会被派去下一个可能地区。

但是,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上星期暗示,可能减少搜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MH370乘客家属需要答案

尽管迄今一无所获,多兰表示他仍“谨慎乐观”。他说,“现在已经找到草堆了,下一步就是要找针(注:英文形容大海捞针的俗语是草堆寻针。)。不能百分之百打保票,但一定会竭尽全力。”

“辉固支持者号”的船员则说,为了MH370乘客家属,必须继续搜索。迪克森形容“这是在给家属找答案。”

和赫尔南德兹说再见之前,我问他返航上岸了打算干点什么呢?怎么也得喝上几瓶冰啤酒吧(船上禁酒)?

他回答说,“不行。明天就回去。”我还以为他说的是回美国看望妻子和孩子。他说,“不是。直接返回印度洋,还要再干七个星期。

我就是想找到这架飞机!”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