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伊朗革命让女人“穿上裤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1979年伊朗那场革命让阿亚图拉登上了权坛,但是也给女人带来不少积极副作用:女权精灵逃出了瓶子,女人“穿上了裤子”。(注:“穿裤子”在英语口语中有“当家作主”之意)。

我的导游法拉赫今年30大几,身材高挑匀称。一条牛仔裤,一件长外套,这是女性在公开场合必须穿的一种外衣,从颈部一直遮到膝盖。漆黑的长发抿在头巾下面,不过披散在颈部的一缕缕却是清晰可见。

我们一起去位于德黑兰北部的塔里什集市淘宝,决定乘地铁去,这对法拉赫来说很方便,也能给我一个体验德黑兰“地下生活”的机会。因为,这能让我看到大多数游客看不到的一面。

那是早上八九点钟。女人和男人本应该分开乘车,不过,繁忙时段没有那么严格。比如我们去乘车的时候。

配有空调、非常现代的车厢内,我和法拉赫还有其他几位女人紧紧抓着扶手,近距离地站在男人一旁,有老人、也有年轻人。

前行两站之后,大约有20多人下了车。这下子,男人女人自然分开,女人聚到车厢一端、男人聚到另一端。看得见、却摸不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几个时髦的女郎对着车窗玻璃顾影自怜。她们身着颜色鲜艳的长外套,下面是紧身裤。头巾往后推到快要掉下去,规矩好像也马上就要被打破了。

我们找到两个座位坐下来,旁边是一群更保守的女人,身披黑色斗篷。她们和我遇到过的女人非常不一样-那些直言不讳表述观点、大多数都非常自由解放的女人。

“我们是说共同语言的同一个民族,不过分成两拨人而已—传统与现代。”

我们用英语交谈,享受不到伦敦地铁上的那种匿名感。车厢内,双方都有好奇心。男人、女人都盯着我们,脸上写满了问号。这两个私语的女人是什么人?讨论什么问题呢?

法拉赫讲述了过去30年伊朗妇女生活经历的重大变化,我心里还在琢磨在伦敦高峰时间赶路上班的情景……人山人海,一半人低着头滑手机,另一半人听着iTunes打瞌睡。在德黑兰的地铁上,我却上了一堂伊朗性别平等的即时自发课。

法拉赫告诉我说,这一切,并不是从西方进口的,而是开始于1979年的那场革命。就业、教育、经济萧条等各种因素汇合,创建出了现在这样的社会,女性拥有独立、职业和愿意帮忙做家务、照看孩子的丈夫。

法拉赫说,革命,对女性的好处非常非常大。

她回忆到,“革命派支持女性走出家门、参加抗议。他们用女性来展现实力,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预见到,女性一样坚信自己在家门以外也应享有权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阿兹德大学的一名学生在设计太阳能汽车

精灵出瓶

伊朗的精灵逃出了瓶子。同样还是这些个精灵,后来成了神学院的成员、当上了法官、工程师。法拉赫自豪地说,“我根本不在乎她们宣传什么,激进还是极端,我个人相信还是不相信。她们有了自己的声音。这让我非常高兴。”

妇女就业,哪里的证据恐怕也比不上我们身边:到处都是前往上班的女人。这是阿亚图拉没有预见到的另外一个后果。但是,伊朗的经济遭受革命的重创,女性别无选择、只能加入劳动大军。

法拉赫说,“这迫使男人承认,妻子可以出门去挣钱。”她说,记得小时候,家境非常好的家庭才会允许女孩子走出家门工作。现在,“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想娶一个有永久工作、可心工资的女孩儿。

有些家庭,女人工作更辛苦、时间更长,所以,丈夫只能多做家务:搞卫生、做饭。”

另外一场改变伊朗妇女命运的及时雨,是1982年、也就是革命三年之后,伊朗政府认识到,当时的教育体制不够完善,不对普通伊朗人开放,没有培养出具有基本技能的劳动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opyright AFP

所以,政府建立了“阿扎德大学”(Azad University),这是一个非营利性、遍及全国的教育机构网络。在大小城镇、甚至一些小村落都有分部,为中下层家庭的女孩子提供前所未有的教育机会。

“和我一样,这些女孩子成了家里有史以来第一代大学生。她们教育自己的孩子相信平等,因为自己的人生就经历过这样的平等。”平等的机会给女性带来了能力、自信。

我问法拉赫,你上大学学什么专业?她笑了笑回答说,“当然是女性研究了。”

法拉赫说,现在上大学的女性超过男性。这也引起了一个社会问题。大多数伊朗女人绝对不会考虑嫁给学识不及自己的男人。

德黑兰的地铁上,没有卖艺的歌手,相反,一个男人在车厢里走上走下,向无暇购物的女人兜售厨房用具。

地铁驶近塔里什集市,没有看到有人掏钱买东西。也许,这些女人需要百洁布、海绵擦的时候,直接打发老公出去买就行了。

(编译:苏平 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