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自愿交税 宽大处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刷成黄色的水泥大楼外,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把一头羊绑在栏杆上。这样的景色并不新鲜。也许他刚在牲口市场买了羊,回家路上顺便到税务局来办点事。

走进大楼,看到一排排收银员坐在铝框厚玻璃窗后面。每个人面前的柜台上都摆着一只大手包。每只手包的颜色都不同。马里贫困深深、问题多多,但是,你却总能被不经意的美丽打动。

不过,收银员无所事事、目光迟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马里有潜力增加国库收入20%。在税务局,没有看到这样的迹象。

我的使命是:登记成为纳税人。因此,我需要转到收银员后面,去雅塔拉女士的办公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雅塔拉(右侧后排)和同事

办公室只有鞋盒那么大,雅塔拉女士和其他三个同事共用。每张办公桌上也都摆着一个手包。还有一台电脑,是用来打印报税表的。不过,所有的数据都被抄录在一摞摞的练习本上。有些字迹是红色、有些是蓝色。

雅塔拉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初次和她相遇,还是在马里一年一度的税务调查其间。查税时辰一到,税务局全体工作人员手持文件夹,走出办公室,在街头巷尾搜索更多的纳税人。

总会有“倒霉蛋”,比如,哪个小商店被查封、店主遭“杀鸡给猴看”处理。今年这一次,被查到的是一个卖饮料的小贩。税务局给他一张单子:欠税8万(相当于大约160美元,100英镑)。他没交,税务局来人给他的商店上了锁。又过了一个星期,店主提出,自己可以交一半,然后再加上送给税务局工作人员几箱桔子汁。问题解决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康特先生

雅塔拉带我去见她的上司康特先生。康特先生自己独占一间办公室,居然还有一把专给客人准备的椅子呢。我坐下来,几乎看不到康特先生了。税收规则的书、财政部的文件堆在桌子上,一座座小山一样。康特询问我作为自由记者的开销等情况。我如实回答,他不停地做笔记,我却根本看不到他写了些什么,心里感觉有点不安。

“交税,有两种方案,30%或者3%,你选择哪一个呢?”

“嗯……3%?”我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声。对方回答,“那就3%吧。现在,我们一起去见我的一级。”

听到这话,我并不吃惊。在马里,等级就是一切。在解决柴米油盐等日常事务过程中,我已经见过马里水电局、邮政局的总经理。我想,有人心甘情愿地找上门来交税可能非常罕见,上级领导要亲自看一看。

康塔科的办公室非常宽敞,三面墙边都摆着椅子。这也很正常。在讲究等级的马里,人们经常团队集体行动。会面,有许多客套、讲究。颇为怪异的是,对方还等着我介绍英国政府对马里北部图阿雷格反叛要求独立自治问题的立场。

我的回答苍白无力,“呃……英国就是希望保持和平。”我所有能量,都用来克制知道自己只用上税3%的内心喜悦了。

“好吧。”领导请康特向他介绍一下我的案底。他们两人拿出计算器,一阵敲打,搞出一个数字:236160法郎(约合380美元,260英镑)。

最后,康塔科说,“嗯。我想凑个整数。再说,英镑很强势,我看,我们就收30万吧(485美元,327英镑)。”

他脸上的表情很坦率。在马里,不管买什么东西,对方脸上可能都这样,好像在说,“我就要这个价,你出什么价?”

“还有,我们要现金。但是我们能给你开发票。”

离开康塔科的办公室,下楼途中,康特对我解释说,“马里经济80%是非正式的。政府认为,3%的税率可能能够吸引来更多的纳税人。人们没有认识到,按照原有局面,我们连1%或者2%都收不上来。所以,现在这样新的税率其实还是上调了呢。”

用这个标准来衡量,马里税务局其实从我身上“榨到了不少油水”。也许,因为我自觉自愿去上税,碍于最基本的公平感,税务局的人才没有把我放进原本更应划入的30%那一类?

离开税务局时,看到绑羊的那人也要走。不过,羊还在栏杆上。

我大喊一声,“先生!”对方转过头来。“是你的羊吗?”他摇了摇头说,“不是,不是,我只能把羊给了他们。”

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一句,走了。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