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记名投票来之不易

选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史上第一次无记名投票选举在1872年8月15日的彭特弗莱克特举行,当时的票箱一直保留至今。

今年五月七日,英国选民将通过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下届英国政府由谁执政。但英国的民主选举方式并不是“打娘胎里”就是这样。历史上的英国选举曾经更夸张、也更危险。

这就是为什么当英国首次无记名投票选举在西约克郡的彭特弗莱克特举行时,当时的人们抱怨说它来的太晚了。

在1872年《英国选举法案》通过前,选民们得公开表明他们支持的候选人。这一做法直接导致了没完没了的醉酒殴斗、人们被羞辱或被贿赂。

但这一切都在切尔德斯(Hugh Childers)成功当选议员的竞选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被当时的《泰晤士报》形容为“从始至终的和平”。

在那次选举中,人们首次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民们在支持的候选人名字旁边划“X”,并把选票投入选票箱。这种方式,现在的英国人早已习以为常了。

仅仅用铅笔划上两道就彻底终结了醉酒狂欢、开大爬梯、耍贿赂和玩儿横的等等这一切曾在维多利亚时期上演的竞选闹剧。

在这之前,想投票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对于普通选民来讲很为难。因为如果不按照自己做工的工厂老板、或是房东的意思投票的话,就有可能丢了饭碗、或是落个无家可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英国历史上,出现过为了让某位候选人当选,而对选民动粗的丑事。

当时,想要了解一个选民到底投票给谁容易得不能再容易了。选举过程就包括公开申明你选谁、你姓字名谁、家住哪里等等这些详细个人信息。这些内容都被一一记录在案,然后公开发表在一份选举册子上,谁都能看。

就算你不会被老板和房东要挟,你也会在喝了一顿某个候选人买单的酒后,醉醺醺地答应投他的票。要不就会在当地的公共建筑外,收到候选人递来的贿选钞票。

要是你不听话、不听吆喝,少不了也会挨顿暴揍。

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英国现代史讲师克鲁克博士(Dr Tom Crook)说:“这就是当时选举文化的一部分,比起现在我们单调乏味投票看起来,更有节日气氛,也更闹哄哄的。”

他说:“当时一进入选举阶段,到处酒都是酗酒、欢饮和爬梯。参加竞选的党派们基本上把他们的支持者们都‘泡在酒缸里’,而酒钱全都是竞选候选人买单。”

他说:“就算是没选举资格的人也能借着蹭吃蹭喝。”

克鲁克博士说:“到了选举当天,整个社会的日常秩序就像是终止了一样。”

他说:“1868年在布莱克本,就有一名保守党选民被一帮爱尔兰壮工给踢死了。虽然在选举期间死人的事儿极少,但这也说明那时的社会秩序会出现相对松散的状况。”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史上第一次以无记名投票方式的大选在1873年举办,选民在一个私密的柜台上,给选票上支持的一方旁边划“X”。

当时参加竞选的候选人会给公众提供晚饭、早饭和野餐。在1857年和1859年的格鲁斯特郡的议会选举期间,保守党的人不仅给当地支持他们的选民吃的、喝的,而且还给那些传话的、戴保守党小旗的人、以及吹鼓手发钱。

在1835年的斯坦福德,到了选举即将结束时,每一张选票还明码标价,从相当于现在的14英镑到1200英镑不等。

有的选票也很便宜。1865年,当时一位自由党的候选人得到的80%的选票,都是他花钱买到的。价格最贵的不过四英镑,最便宜的只有一英镑。

维克菲尔德博物馆的维泰克尔(John Whitaker)说:“当时,你只能当着公众的面投票。如果你有资格投票的话,你将冒着别人知道你把票投给谁的风险。”

他说:“所以当时当选的议员,大多都是地主、富商和工厂老板。”

自《英国选举法案》后,直到1883年通过的《腐败手段法案》后,才从根本上堵住了贿选。

这部法案除了对竞选经费进行规范约束外,严禁在竞选活动中给支持者买吃喝。

克鲁克博士说:“无记名投票则成为现代英国选举制度的整套体系中的一部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有学者认为,未来英国选举可能也用不着无记名了。

他说:“如果你内心成熟、而且独立的话,你就能说出你要把选票投给谁、为什么。但在维多利亚时代中期,很多地主都觉得,他们告诉弱势群体该把票投给谁,是件合法的事儿。”

对于无记名投票,英国政府也近期推出法规,防止出现借无记名方式,在选举中舞弊的行为。

诺丁汉大学政治历史专业的菲尔丁教授(Steven Fielding)认为,现在应该考虑如何完善这种选举制度。

他说:“投票是选民的私人行动,但会对整个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他说:“既然我们现在能保障选民投票不受侵扰,我们是否该考虑让选民重新申明投给谁了吗?”

菲尔丁教授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似乎也不需要无记名了。”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