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俄国大阅兵--笼罩红场的阴影

姆兹科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姆兹科夫二战期间曾经参加列宁格勒保卫战

俄罗斯。圣彼得堡周围,到处都是失踪士兵浅浅的坟墓。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整整70年了,志愿者仍然可以在这里找到阵亡士兵的遗骨。

正在一片泥泞的沼泽地中搜索的亚历山大·诺夫索诺夫说,“我们小的时候,大人一直告诉我们,任何人都不会被遗忘,阵亡的人都已经下葬了。”

“但是长大以后,我们到树林里来玩儿,还能看到散落的遗骨。我觉得,这是大错特错。特别是,想一想这些人都是为国捐躯的。”

诺夫索诺夫希望,所有被遗忘的士兵的遗骨都能妥善下葬。

“为了斯大林”

在他正在搜寻的这片地方,诺夫索诺夫曾经看到,苏联和德国士兵的遗骨紧紧挨在一起。

当时,圣彼得堡还叫列宁格勒,曾经是二战中争夺最激烈、也是最惨烈的一条前线。

希特勒的德国部队围困列宁格勒900天。列宁格勒保卫战成为历史上死伤最为惨重的一次围城战役,成千上万的人被炸死、饿死。

今年95岁高龄的安纳托利·姆兹科夫是赶来守卫列宁格勒的士兵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圣彼得堡也举办了自己的胜利日纪念大游行

他翻看着影集,回忆往事。其实,当年那些个场面依然历历在目:先是去参加列宁格勒保卫战,然后被派往库尔斯克、最后去了柏林。

姆兹科夫给我们看了一本贴满斯大林感谢信的剪贴簿,然后,他向我们解释说,“我们根本没有质疑那时是在为什么打仗,我们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

这位老兵回忆说,“当时有句口号,‘为了斯大林’、‘为了祖国母亲’。但是,我们都是在保卫自己的国家。”

乌克兰阴影

为了胜利,苏联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据估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总共有2800万苏联人丧命,苏联成为二战期间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

难怪,二战结束70周年,俄国早在好几个月以前就开始筹备纪念活动。

国营电视台连续不断地播放战争影片;城市街头挂起战争英雄的大幅宣传画;汽车玻璃贴上了传单,“感谢爷爷为我们带来胜利。”

击败希特勒,是盟军与苏联的共同努力。但是,乌克兰的危机却给克里姆林宫的纪念活动蒙上一层阴影。

据说,俄罗斯早就向70个国家的领导人发出了出席红场阅兵式的邀请信,但是,最后接受邀请的却只有26个国家的领导人。

许多西方国家的首脑都没有出席莫斯科周六在红场举行的盛大阅兵式,以表示对俄国干预乌克兰的抗议。

法国总统奥朗德说,太忙,去不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晚一天才来;虽然英国派了丘吉尔的孙子尼古拉斯·索姆斯爵士去俄国,但是,他并不会去看阅兵。

这和2010年相比,区别相当之大。当时,和俄国关系出现前所未有的缓和,英国的威尔士卫队首次参加红场阅兵。

现在,欧盟和美国指责俄国总统普京派遣军队进入乌克兰东部地区,试图重新勾划欧洲疆域。

虽然普京否认出兵乌克兰,但是,莫斯科曾经指责基辅发生“法西斯政变”,并且坚持说,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俄罗斯人受到威胁。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红场阅兵

“谁也不需要”

支持普京领导的克里姆林宫现在已经成了俄国人的爱国事业。

亲俄罗斯的反叛组织选择使用橙黑两色的圣乔治缎带。长期以来,这一直是苏联二战期间战胜纳粹法西斯的象征。

伊戈尔·派哈罗夫承认,“当然了,基辅政府现在干的事根本不能和希特勒相提并论”。他说,他曾经三次前往乌克兰东部地区参战,莫斯科对俄国招募志愿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他真心相信,(乌东地区)俄罗斯人成了目标。不过在西方政府看来,莫斯科才是好战的一方。

艾琳娜·姆拉夫尤娃对那些没来参加阅兵的西方领导人不屑一顾。她的观点和克里姆林宫的官方立场如出一辙,“这是他们吃亏。”

列宁格勒保卫战纪念馆的馆长说,“很明显,俄国崛起,他们不喜欢。但是,我们谁也不需要。”

不过,乌克兰危机还是在曾经的盟友间导致深刻的分歧。

二战停战周年纪念,本来应该是昔日反法西斯盟友聚在一起反思过去、缅怀逝者的时刻。

但是,此情此景,老朋友间的分歧却更加醒目。

(编译:苏平)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