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古驰女、大鳄鱼和老人当政

穆加贝与“鳄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穆加贝与“鳄鱼”

不久前,穆加贝迎来第91个生日。维多利亚瀑布城举行豪华宴会,为这位世界上最年长的国家元首大肆庆生。穆加贝已经91岁了,虽然他无意退休,但是现实一点,穆加贝还能再搞几次生日派对?最近,他所领导的津民盟党内已经显现权力争夺迹象,各派系占据地形、为后穆加贝时代做准备。

不久前,罗伯特·穆加贝满91岁,请了好几千最亲密的朋友,到距离维多利亚大瀑布不远的一家酒店来给自己庆生。当地一名农场主、穆加贝忠实的支持者坦戴伊·穆萨萨自愿承担起办酒席的任务。

穆萨萨说,“我们的救星、我们的英雄,当然一切都要是最好的了,这是一定的。”

有报道说,摆在来宾面前的美味佳肴令人眼晕,野味包括两头水牛、五头黑斑羚羊,还有一头小象!就这么一次,寓言中的“厅堂里的大象”(英文谚语,意思是明摆着的事实)摆在了盘子上。

津巴布韦经济重新陷入危机,“象肉宴”传闻引发国内外穆加贝批评者的一片口诛笔伐。酒店被迫签署声明解释说,大象肉其实并未上餐桌……因为,大象太大、冰箱盛不下!

不过,“象肉门”是真是假,其实并不重要。穆加贝已经91岁高龄了,已经不再象从前那样令人生畏。津巴布韦人放肆取笑、讽刺他,其程度就连10年前穆加贝只是80岁小青葱时都无法想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居然让领导人当众出丑?几名保跟班丢了饭碗

有这么一档事凸显穆加贝之脆弱。去年二月,在哈拉雷机场,穆加贝小心翼翼地下楼梯、跌了一跤。

穆加贝的跟班试图夺回他摔跤的所有照片证据。但后果是,照片在网上疯传爆红。此后,穆加贝炒了几名保镖的鱿鱼,更加强化了领袖大权不稳跳脚暴怒之印象。

那天在哈拉雷,我也感觉到政治风向在转变。

最近一些年,BBC记者想去津巴布韦首都报道采访,受欢迎的程度好比苍蝇要飞进一碗汤。但是这一次,我却收到穆加贝最富争议性的盟友、津巴布韦信息部长乔纳森·莫约(Jonathan Moyo)亲自发来的请柬。

职业生涯中,莫约曾在老总统穆加贝最直言的批评者、最奴性的追随者之间摇摆。现在,这位老谋深算、诡计多端的政客已经将注意力转到后穆加贝时代:如何确保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津民盟,Zanu-PF)继续执掌大权。

去年,莫约曾经全力支持穆加贝的妻子格蕾丝。格蕾丝外号“古驰”,彰显其酷爱高端消费、名牌产品。但是现在,莫约以及其它几名大部长好像转而支持另外一个“既定接班人”—前军队领导人埃默森·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姆南加古瓦以铁腕无情著称,赢得绰号“鳄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津巴布韦经济困窘,民不聊生

莫约和“鳄鱼”曾和继续对穆加贝政府实施有针对性制裁的西方政府高级代表会晤。一位外交官这样告诉我,“他们懂得必须作出哪些改革才能让津巴布韦走出孤立,我们相信他们可以做得到。”

改革迫在眉睫,这一点显而易见。

离开哈拉雷,我前往棚屋星罗棋布、人称“科姆博亚特茨瓦”的一个地区采访。10年前,穆加贝曾经启动残酷的扫除贫民窟行动、试图把这个小镇从地图上彻底抹掉。当然了,大批贫困潦倒的家庭还是故地重返,因为他们无处可逃。

加罗斯·穆特罗带我参观他的家:一座小小土坯屋。他耸耸肩,无奈地说,“没有自来水、没有电,我们大多数人也没有工作。”科姆博亚特茨瓦的许多人靠在通往哈拉雷的公路两旁兜售蔬菜、点心谋生。其它人、比如穆特罗的姐/妹,已经前往南非,躲避津巴布韦破碎的经济。

告别哈拉雷之前,我前往公交车中转站。数十名津巴布韦人正在排队等候前往约翰内斯堡的客车。许多人没有工作许可,随身携带的只有绝望。

菲尔兹是劳工,过去六年大多在南非打工。他说,“我为我们这一代人而难过。我们养不起家庭。我很生气,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穆加贝时代结束的那一天,菲尔兹可能还在约翰内斯堡。问题是,后穆加贝时代能够说服菲尔兹重返故土吗?

(编译:苏平 / 责编: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