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地中海的墓地和鬼魂

偷渡船 Image copyright

今年以来,已经大约有75000人试图偷渡地中海前往欧洲。通常,他们搭乘的是严重超载、老朽破旧到根本不再具备出海能力的船只。这些船大多被扣押,以阻止人贩子再次使用。

我找到了一处偷渡船的葬身之地。这片“公墓”就在波扎洛港,一块空荡荡的水泥地。

曾经运载移民横渡地中海的那些老朽、破旧的渔船,现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下。色彩鲜艳的船名漆在船侧,有些阿拉伯文字母已经剥落;船顶圆鼓鼓的,仿佛哄孩子洗澡的大玩具;船身是刺目的浅蓝、大红。

我和一位名叫朱塞佩的当地人聊了起来。他在波扎洛经营一家货运公司。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朱塞佩指着环绕四周的护栏说,“你看后面那些船,你说,哪条船更干净?”左面那条船想必已经上岸至少也有好几个月了,不过,最后一批乘客的遗留物品还在船上,从来没有人通知遗失物品招领处(来取走)。

甲板上,我看到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一件磨出毛边的男式羽绒服,还有一只童鞋,隐隐约约还可以辨认出鞋上一些浅棕色的爱心图案。

几十件脏兮兮、退色的黄色救生衣散落在地下。我脑海中浮现出一连串的问题,这是否意味着虚惊一场?不需要穿救生衣之前救援人员已经赶到?也许,没来得及穿上救生衣船就已经沉没了?

相比之下,旁边那条船看起来几乎完全可以再次出海。移民的行李被整理好,装进三个白色大口袋。这么巨大的口袋,想必只能用液压升降机才能搬得动。朱塞佩告诉我说,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他和手下员工一起亲自整理的那条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这条船被拖上岸之后,人们发现,船舱下面还锁着46名年轻人。朱塞佩说,“下面根本没有空气。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四天了。我们连夜不停地工作,把尸体全部搬出来。我们先要在船身上开出一些口,放出臭气。那股味道,恐怕我一生都忘不了。”

说到这,朱塞佩眼里浮现出泪光。

他问我,“你知道这些船沉没后、为什么很少找到尸体吗?这是因为,许多偷渡的人不会游泳。所以,当他们意识到船开始翻覆的时候,他们会紧紧抓住船舷、死不放手。引起僵尸效应,尸体和船连成一起、永远留在海底了。我有一个朋友是兰佩杜萨的潜水员,他亲眼看见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们经常听说,偷渡客真正的目的地是北欧,意大利不过是过境站,因为意大利是欧洲距离最近、最容易抵达的海岸。他们根本没有打算留下来。事实上,一些偷渡客甚至已经订好、预先付款给出租车,在登陆地点等候接待,然后直接将他们带往意大利边界与北欧更富有邻国交界的地方。

据说意大利当局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一旦偷渡船出了事、或者海岸警卫队插手、媒体赶来报道的时候,他们就必须启动官僚机器处理个案。这时,偷渡客面临的选择是留在意大利还是被遣返。

参观偷渡船的公墓之前,我曾经到附近一个名叫诺托的小镇去走访一家寄养家庭。这家人收养着一群埃及少年,已经两年了。

我见到的那七名寄养少年,毫无疑问都受到良好照顾,已经融入当地社区。他们甚至学会了说当地的西西里方言,并且改了意大利名,比如罗伯托、齐奥,不再使用入境前的阿拉伯名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现在,这么多北非人前赴后继地涌入,很明显,意大利不可能向所有的人提供那样热情好客的接待。朱塞佩说,“并不是我们不想接纳移民,我们拿走了人家的自然资源,确实欠人家的情。”

朱塞佩指着岸边那些生锈、腐败的偷渡船说,仅在他们这个港口,就有150多条船靠岸。西西里所有的港口都有自己的偷渡船公墓。

朱塞佩说,“意大利怎么能够应付这么多偷渡的人?你是记者,请告诉世界,我们需要帮助。”

(编译:苏平 / 责编: 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