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打起手鼓唱起歌抵抗极端思潮

摩洛哥格纳瓦音乐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摩洛哥。大西洋海滨城市索维拉(Essaouira)的阿拉伯人聚居区。格纳瓦(Gnawa)音乐节五光十色绚丽夺目,歌声人声高入云霄。

最开始,格纳瓦乐师游行穿过狭窄的小巷。每个格纳瓦乐队—或者叫伊斯兰“兄弟会”—着装虽然不同,但一律色彩斑斓。他们唱着歌,间或停下来跳段舞,伴奏的是手鼓和震耳欲聋的金属双头铙。

每个乐队组合大约有7、8个人,领头的是“马勒姆”—格纳瓦大师。他不仅领唱,还弹奏“金伯利”(gimbri)。这种传统乐器用核桃木制成,铺着骆驼喉咙部位的皮,看起来、听上去都有点像是古老的非洲低音吉他。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纳瓦乐队组合游行

游行结束,就是音乐会了。音乐会晚上开始,经常持续到凌晨三点,分别在五个地点举行。

主舞台位于姆莱·哈桑。著名的国际音乐人和格纳瓦乐队在这里登台献艺。他们还经常联袂合作、表演独特的融合音乐。台前观众如潮,一直延伸到海边以及广场四周的小咖啡馆、餐馆。

其他舞台分别设在海滩和一座老城堡的屋顶,另外还有一个位于室内,与观众更加亲密无间。

阿布杜斯兰姆·阿里康大师就在这里演出。他在索维拉生活,靠木匠手艺、做乐器谋生,这当然也包括金伯利了。阿里康说,“曾经,格纳瓦被看作奴隶音乐,是垃圾。”但是,音乐节改变了这一切。

他接着说,“我们成了艺术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大约三分之一的马勒姆现在仅靠音乐即可过活,从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是官方承认的音乐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融合音乐也是特色

格纳瓦人是虔诚的穆斯林,但是,他们的宗教信仰也和他们的音乐一样,是融合产物。格纳瓦人相信神灵世界,相信宗教仪式上能够引发幻觉的音乐具有治疗愈合的功效,这都凸现着他们与西非的关系。

当然,阿里康和其他大师都会参与宗教仪式,但是,这不是音乐节的一部分。阿里康说,“仪式持续整夜,也包括献牲,牛或者羊。我们不喜欢有人拍摄。另外,有病人、有需要驱除邪气的人。”

即使如此,晚上去参加室内音乐会,听着催眠的格纳瓦乐声进入精神恍惚状态,这种现象也不罕见。

刚刚开始举办音乐节的时候,目的很简单:帮助格纳瓦人、推动旅游业。今年,预计四天之内将有25万人参加音乐节。

这是免费音乐节,经费大约三分之一来自政府拨款,其他来自公司和私人赞助。音乐节的负责人内拉·塔齐说,“赞助人每投入一欧元,都将给索维拉带来17欧元的消费,旅游业创造了更多的工作机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纳瓦音乐大师

不过今年,音乐节又增加了一层新意义:在“伊斯兰国”及其支持者试图破坏此类活动之际,展现音乐和伊斯兰可以和谐共存。

马里北部,整个撒哈拉地区,广为人知的“沙漠艺术节”自从2012年以来一直推迟举行,因为伊斯兰武装起义导致局势不稳。叙利亚,地中海沿岸,今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根据自己对伊斯兰教法的理解查封、销毁乐器,包括鼓、铜管乐器、木管乐器等。

当然,格纳瓦人对此非常震惊。阿里康说,“他们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真愚蠢。伊斯兰并不是这样的。伊斯兰主张和平,音乐,色彩,尊重……尊重其他宗教。”

内拉·塔齐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待这个问题。她生于美国,从事音乐、电影节组办工作。在她看来,格纳瓦音乐节以及其他类似活动比如费斯宗教音乐节,是现代摩洛哥以及它在伊斯兰世界中所处位置的象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格纳瓦音乐大师

塔齐说,“人们害怕伊斯兰。但是,这类活动显示出摩洛哥真正的伊斯兰、积极的伊斯兰。18年前我们刚刚开始搞音乐节的时候,摩洛哥的伊斯兰派也批评我们,他们不喜欢年轻人穿衣打扮、跳舞的形象。但是现在,那些人当中一部分已经进入政府,他们支持我们的做法。这些活动很受欢迎。

我们必须展示,伊斯兰教可以是不同的,摩洛哥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塔齐说,摩洛哥正在抗击伊斯兰国的影响扩张,“音乐节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编译:苏平 / 责编: 友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