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牛津为何放弃“才+财”招生政策

牛津
Image caption 牛津的生活费资金要求每年将约1000名申请读硕士的学生挡在门外。

牛津受到挑战的,不是对学生经济能力的要求,而是它折射出的特权、排他和精英主义。

金秋十月。一届新生开始了英国大学生活。

今年的牛津大学新生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能够跨入牛津的门槛,除了才气、刻苦和一份幸运外,还可能是得到了一位本应去年入校的学生的相助?

他就是今年27岁的达明·相农(Damien Shannon)。

相农来自曼彻斯特城郊,自小不知生身父亲是何人,成人后与母亲脱离关系。无依无靠的相农自修学完了英国电大(Open University)本科课程并取得优等成绩。

挑战牛津

相农希望攻读牛津大学的经济和社会史硕士学位,却犹豫再三。

犹豫,不是因为自己出身贫寒,担心“财气不足”。相农从银行得到了“专业职业发展贷款”,不但可以支付学费,相农自信剩下的钱足够他在牛津生活一年。

相农担心的是自己的“才气不足”。相农怕自己“电大”的底子太“潮”,跟不上牛津的学术能力要求。

牛津老师的热情鼓励,特别是著名的经济社会史教授奥菲尔(Avner Offer)的亲自指导,让相农鼓足勇气申报,并在2012年春天得到了牛津大学圣休学院,St Hugh’s College,的录取意向(offer)通知。

春天发芽的梦到了夏天却破灭了。相农最终没有通过牛津大学的录取资格要求。问题恰恰出在相农本不担心的“财气”上。

自2010年,报考牛津大学各学院的学生,除了要通过学术能力的测试外,还要能通过“财富测试”,即符合“资金担保”的要求。除了交纳学费外,学生还必须证明自己有12900英镑一年的生活费用。

入秋,相农把牛津大学告上了法庭。相农说,牛津的政策等于“以财取人”(selecting by wealth),侵犯了自己的人权;牛津说,“资金担保”要求是为了保障学生安心学习,免受“资金困难和焦虑”的困扰。

挑战特权

Image caption 相农说,他挑战是,是牛津规定下遮掩的精英主义、特权和排他。

对薄公堂。相农没钱请律师,自己代表自己。牛津请来了大律师奥德姆(Peter Oldham QC),“出场费”就是25000英镑。如果相农败诉,只能宣布自己破产,不但上不了牛津大学,今后的发展也会严重受挫。

“曼城穷小子挑战牛津”成了媒体标题。但媒体报道大都忽略了,相农并不反对学校对学生的经济能力提出一定的要求。

实际上,正如相农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表明的,他认为牛津要求学生要有生活费用的保障是合理的。香农认为不合理的,是牛津要求学生要以什么费用生活。

此话怎讲?牛津要求的12900英镑生活费有很具体的支出项目。比如,7200英镑用于房租,学生吃学校食堂的费用、衣着和社交费用等都有数目规定。

相农说,他可以租到便宜好几千镑的房子、不吃学校食堂也可以节省很多、一年不买衣服不喝酒也活得下来。相农说,交完学费后剩下的9000英镑足够他的生活费用。

相农说,牛津对他的拒绝,实际上是说,如果你吃不起学校的食堂,穿不起学校要求的着装,住不起一定面积、价位的房子,如果你没钱保持我们的传统,你就不属于我们这个圈子。

相农说,他挑战的,是牛津规定下遮掩的精英主义、特权和排他。

挑战现实

相农与牛津的官司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法庭上交锋的同时,英国议会也就此案涉及的贫困大学生学费负担、高校奖学金发放等问题进行辩论。

冬去春来。今年三月,牛津宣布与相农达成庭外和解。相农可以今秋入学,牛津保证对其“资金担保”政策进行检讨。

上月底,在相农终于如愿以偿跨入牛津大学校门时,牛津宣布,从今年开始,学生只需要证明能够支付第一年的学费,不再要求学生同时提供一年生活费的资金证明。

相逢一笑泯恩仇、皆大欢喜?可惜我无法提供这样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官司不打了,但在已经打的官司过程中,透露出两个信息让人担忧。

其一,牛津的生活费资金要求每年将约1000名申请读硕士的学生挡在门外。牛津各院校每年招生共7500名,占了15%。

就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之际,今年一月,11所英国高校的校长就学费上涨、教学经费和研究生资助削减可能造成的社会分化,联名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其二,牛津律师在法庭上称,牛津的要求并不过分,其它英国高校也有类似要求。因拿不出证据,律师被迫当庭道歉。但奥德姆大律师为牛津辩护说,牛津的绝大多数课程报考人数远远超过招生人数,所以那些得到录取的学生有经济保障可以读完学位是很重要的。

有些事只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重点高校、热门专业,总是求大于供。“才气有余,财气不足”的学生,是否仍会被“婉拒”?

责编:李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