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英国的现代奴隶

奴役
Image caption 英帝国宣布废除奴役近200年后的今天,奴隶仍以不同形式在英伦三岛本土存在。

他/她被美好的许诺诱到英国,得到的是强暴、虐待和监禁,失去的是自由和希望。

1833年,大英帝国宣布在其全球的殖民地,奴隶和奴役制度为非法。但是,奴隶并没有真正从日不落帝国的版图上消失。

英国利物浦大学国际奴役研究中心的哈吉博士说,正如1840年代初在“王冠上的明珠”印度发生的那样,奴隶继续以各种形式存在,只是换了个名称,不再叫奴隶,改称劳工或仆人而已。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近200年后的今天,奴隶仍以不同形式在英伦三岛本土存在,且有猖獗之势、需要专门立法对付。

仅举几个例子。

性奴

阿德琳娜22岁,来自阿尔巴尼亚。她的父亲是军官、母亲是护士,典型的中产阶级小康之家。17岁时失去父母后被叔叔包办婚姻嫁给了一个老男人。

为逃避不幸的婚姻,更为了美好的生活,阿德琳娜被“熟人”安排到伦敦。在希思罗机场,一对接机的男女直接把她带到一栋房子里。

客厅里,一个男人说,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和我做爱。阿德琳娜被轮奸。那帮男人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奴隶了”。

阿德琳娜从那天起就在那栋房子里“接客”,一年365天,每天平均10个男人以上。

当阿德琳娜终于趁夜幕跳窗脱逃、被慈善组织救世军收容后,她的噩梦仍在继续。她的18岁的弟弟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的家被地痞砸毁、阿德琳娜“接客”的照片被塞进她在地拉那邻居家的信箱。

在今年4月人口走私基金会(Human Trafficking Foundation)组织的展览会上,阿德琳娜把她的遭遇讲给到场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听。卡梅伦听后说:“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政府各部门会采取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消灭这个邪恶的贸易”。

童奴

平13岁时从越南来到英国。人贩子对他说,到英国当园丁能挣大钱,很快就可以帮助家里还清欠下的高利贷。父亲因工伤事故去世后,平挑起了养家的担子。

平来到英国后,被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仓库里,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园丁”的任务是照料经过特殊改装的仓库里种植的数百株大麻。

如果平拒绝做“园丁”,蛇头说,他的妈妈会死,他的妹妹双手会被剁掉。

英国街头贩卖的大麻,越来越多的被像来自这些越南黑帮的“大麻种植场”的“当地产品”所取代。而当警方得到情报破门而入的时候,逮着的往往是像平这样语言不通、面黄肌瘦、浑身战栗的儿童。

劳奴

Image caption 在2013年的英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现代奴隶”在英国无声的忍受着剥削、虐待和监禁?

22岁的“斯洛伐克男”终于逃离了他称作“地狱”的肉类加工厂。他从斯洛伐克来到英国后,被蛇头“安排”在那家工厂干了三年,每天16个小时,一天的“工资”只有2.80英镑。

“斯洛伐克男”说,在那家工厂里干活的人都来自东欧。他和他的工友每天被用没有窗户的“闷罐”货车从宿舍运到工厂,再从工厂运到宿舍,与外界完全隔绝。

他们食不果腹,护照和银行账户纂在工头手里,工厂和宿舍外都有监工牵着恶犬看守,遭喝斥和体罚是家常便饭。

解放现代奴隶

当你在英国的超市里选购当地产的新鲜瓜果蔬菜的时候,是否会想到,在有“英格兰花园”美誉的肯特郡,英国警方和工头执照局(Gangmasters Licensing Authority)的调查揭露,一些来自东欧的劳工被强迫每天做17个小时的工,没有报酬,只有体罚和挨饿?

在伦敦红灯区的灯红酒绿背后,有多少个“阿德琳娜”在流泪?多少个“平”被人贩子“卖”到英国失去了童真和人身自由?

他/她的遭遇可能各不相同,但却有一个共同“故事”主线:受害者被事先许诺,来到英国后会有一个快乐、安逸、自由的生活。但他/她们到了英国后面对的是悲惨、虐待和不同形式的监禁。

2012年英国警方解救出的受害者有1200名,比2011年增加25%。 警方说,这只是冰山一角。

现代英国,奴隶被改头换面,称做“劳工”、“招待”、“园丁”;奴隶主变成了“蛇头”、“人贩子”。

英国内政大臣特里莎·梅说:“一个严酷的现实是,在2013年,在英国,有人被强迫在非人的条件下生存。他们的存在,从形式到目的,都是奴隶”。

英国政府发誓争取在圣诞节前,出台新的《现代奴役法案》(The Modern Slavery Bill),给予警方和政府其它执法部门更大的权力,遏制这股现代奴役浪潮。

新的法案将把贩卖人口的刑罚从目前最长14年加重到终身监禁。新法还将赋予执法机构权力,没收人贩子的资产,用以帮助解救和遣返受害者等。

但是,一个更严酷的现实是,在2013年的英国,无论是警方还是政府,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现代奴隶”在英国无声的忍受着剥削、虐待和监禁?

(责编:铃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