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大公司的“极度面试”

面试
Image caption “极度面试”给应聘者一个机会展示他/她的机敏、应变、临危不乱和灵活多样。

世界上有多少调琴师?如何向奶奶解释脸书?列举没有订书钉的订书机的五个用途?

一位朋友的孩子到伦敦应聘一家国际知名会计公司。前两轮都是做数学题。凭着英国顶尖学府数学本科的底子,顺利过关。

到了最后一轮,铆足了劲儿准备再做一道难题,却被考官问道:“告诉我,此刻天上有多少架飞机”?

朋友的孩子运用她认为最合理的数学模型得出了一个她认为最接近的数字。

她没有拿到那份工作。

“极度面试”

其实,考官对推算的准确性并不感兴趣,而是如何令人信服的接受你提供的任何一个数字。

这类以往牛津剑桥引以为荣的脑筋急转弯“怪题”,正在越来越多的被国际一流大公司在面试时采用,被称作“极度面试”(extreme interviewing)。

英国招聘公司Glassdoor从参加公司面试的应聘者那里搜集了35000多个面试问题。Glassdoor提供的分析报告说,今天应聘,特别是一流国际大公司,除了准备常规的可能问题之外,还要能对应各种“刁钻古怪”、做梦也不会想到的问题。

也难怪,随着经济紧缩,就业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大学毕业生供过于求,大公司自然可以挑挑拣拣,想出各类“极度”的问题难为应聘者,优中选优。

脑筋急转弯

这里随手挑几个在实际面试中使用过的问题,各位先试一试:

  • 1-10分级,你的怪异程度是多少?
  • 房间、书桌、汽车,你先清理哪一个?
  • 如何将一头长颈鹿装入冰箱?

先别急着琢磨如何对付长颈鹿的长颈和长腿。其实,“极度面试”的秘密即不在问题也不在答案,而在于应聘者的反应。

《应聘:超难问题的绝佳答案》一书的作者里斯(John Lees)说,这类“刁钻”问题是给应聘者一个机会展示他/她的机敏、应变、临危不乱和灵活多样。

考官更感兴趣的是你得出答案的过程,而不是答案的准确性,因为许多问题根本没有准确的答案。

比如上面举的三个例子,专家建议的最佳答案分别是:

10级,任何低于10 显然很怪。

清理?问我的清洁工。

至于如何将长颈鹿装入冰箱,你可以反问考官,让考官提供一些基本的事实,比如长颈鹿个头多大?多大的冰箱?可以不可以合法的杀死长颈鹿,有没有肢解的工具?

极度…无聊?

国际大公司的“极度面试”风,谷哥是始作俑者之一。“世界上有多少调琴师”?“你是更愿意做香蕉还是苹果”之类,都是著名的“谷哥问题”。

但是,谷哥日前宣布,今后面试不再出这类“怪题”。为什么?谷哥公司人事部副主任伯克(Laszlo Bock)说,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怪题纯粹是浪费时间。

伯克说:“一架客机里能装多少个高尔夫球?曼哈顿有多少个加油站?问应聘者这类问题能考察出什么?什么也考察不出来,纯粹是让考官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谷哥公司今后将注重“行为考察”(behavioural-based interviewing)的面试,也就是给出一个具体的与工作有关的场景,看应聘者如何对应。

回归传统

“极度面试”的风头依然强劲,但回归传统之风也悄然吹来。伦敦国际广告公司Saatch &Saatch今年夏天的实习生招聘,应聘者被要求设计出自己的推特网页,看谁在规定时间内获得最多的跟随者、内容更新和转推。

美国哈佛大学早在1992年做过这样一个试验,让普通人观看一段10秒钟的面试录像。结果,看录像者与实际考官对应聘者的看法是一样的。结论:一切都在第一印象。

还有一个例子,大公司的考官和应聘者都可以借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皇家空军发现优秀飞行员苗子的最有效的一个问题是:你有没有制作过可以飞的飞机模型?

(责编:铃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