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压裂,英国下一个全民战场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压裂,就是通过向地下页岩油气层挤注水和沙子,导致页岩破碎释放天然气和石油。

英伦岛地下蕴藏天然气以亿亿立方米计,抱着大气罐的英国人在吵什么?

世界四大石化公司之一,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Total)日前宣布,将投资3千万英镑购买部分英国页岩油气开采权,让许多英国人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压裂”(fracking),这个迄今对大多数英国人陌生无关的字眼,一下子可能跟每一个英国人甚至他们的后代联系起来。

卡梅伦首相说,政府刚给页岩油气开采开绿灯,就招来了石油巨头投资,说明政府决策英明。

绿色和平说,道达尔为什么跑到英国“压裂”,而不在法国就地fracking?因为法国政府不允许它在法国乡间到处钻探打洞搞爆破。

争议归根结底不是在哪儿采天然气,而是采气的方式:压裂。

压裂采气

“压裂”,是水力压裂(Hydraulic fracturing,又称水力裂解)技術的简称。简单的说,就是利用地面高压泵,通过井筒向深埋地下的页岩油气层挤注掺入大量化学剂的水和沙子,导致含油气页岩破碎释放天然气和石油。

水力压裂被认为是一项有广泛应用前景的油气井增产措施,是目前开采天然气的主要形式。这项技术在过去10年中在美国和加拿大被大范围推广,给美加的石油生产和能源价格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专家相信,压裂采页岩油气确保了美国和加拿大未来100年的天然气供应安全。

卡梅伦首相说,他希望看到美国轰轰烈烈的压裂在英国发生。卡梅伦说,压裂开采英国的天然气可以创造数以千计的就业、大大降低每家每户的能源账单、并确保英国未来的能源供应。

新北海油田

专家相信,英伦岛地下页岩油气储量丰富。英国地质勘探局估计,仅英格兰北部地区,地下页岩中储藏的天然气就有1300亿亿立方米(1300trillion)。

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部委托的调查报告说,可供钻探压裂的土地面积有10万平方公里。如果能采到仅10%的页岩天然气,就可以保障英国今后50年的需求。

70年代北海油田的发现,确保了英国的能源供应。然而,北海油田的产量逐渐下降萎缩。煤电站关闭、核电站老化,清洁能源杯水车薪。压裂开采被视为是保障未来英国能源安全的“新北海油田”。

卡梅伦呼吁全民都应该支持压裂,要不失时机发起“总攻”。

造福?遗祸?

全民支持肯定没戏,“总攻”能否打响还是个未知数,仅仅几处试钻探倒是已经成了反对压裂的“总动员”。

因为压裂是一个争议很大的技术。首先,压裂需要用大量的水,为打井地运水有潜在的巨大环境和社会代价。

第二,掺入大量化学剂的水注入地下,渗漏污染地下水源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第三,压裂过程中可能造成地质结构变化、引发地震。2011年,布莱克普尔在进行了压裂探测后发生了两次小地震,有怀疑是压裂引起的。

还有很多间接的环境担忧。比如,能源部的报告估计,每一口井每天会带来50多车次的货车运输。

支持压裂的专家说,只要严格执行操作程序,压裂绝对安全,担心是因为不懂科学。

反对压裂的专家说,压裂造成的环境问题已经在美加显现出来,长期的环境威胁更无法预测。

政府为鼓励地方政府张开双臂迎接打井队,宣布将简化审批手续,最重要的是许诺钻探公司的商业经营税100% 留给地方政府,不用给国库交一个子儿。相比50%的商业税上交财政部的惯例相比,可谓优惠。

而且,一旦开始生产天然气,产值的1%留给地方政府。反对派说,政府一方面大幅削减地方政府预算,一方面以小金库诱惑,胡萝卜加大棒威逼利诱,实在“不要脸”。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廉价的燃料人人都想要,但不是人人都准备付出环境的代价。

根本抉择

但是,即便是在地方政府拥有的土地上,也不一定就能随心所欲的压裂。英国法律对土地拥有权的界定是从地表直至地核。压裂是在地下水平方向进行,也就是说,虽然地面打井是在政府土地上,但在地下可能“非法越界”(trespass)。

仅在计划试验开采的西萨塞克斯一地,绿色和平组织就协调了2万多名地主进行法律抵制。一旦压裂的大货车每天轰隆隆的在乡间驶过,沿途群起而攻之的情景不难想象。

但这决不仅仅是政府与地主、打井队与周围居民的冲突。

廉价的、有保障的燃料人人都想要。但如果是冒着水源污染、环境破坏的危险,而且是可能遗祸后代的危险,就不是人人都准备付出这样的代价。

这还是“地表”的分歧。最根本的,是能源战略的抉择: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榨尽地下每一滴油、抽干每一口气,还是未雨绸缪,铁了心发展可再生、可持续能源。

这不仅是政府的决策,也是每一个英国人的选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