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 叙利亚内战中的“英国纵队”

Image caption 情报部门判断,来自世界50个国家的约7千名“国际战士”已经在叙利亚作战。

受过高等教育,来自中产家庭,为什么会有英国青年“前赴后继”潜入叙利亚“圣战”?

上周末,在叙利亚西北古城阿勒颇(Aleppo)的监狱大门外,一辆满载炸药的大货车,车头披挂着基地组织的分支al-Nusra Front的黑旗,撞向监狱的大铁门。

大门被炸开后,叛军冲入监狱,释放了数百名囚犯。

叙利亚的内战越来越残酷血腥,叛军发动自杀炸弹攻击已不是第一次。

“英国人肉炸弹”

但是,驾驶大货车的是来自英国田园之乡萨里郡的一个叫Abdul Waheed Majid的英国人。他是第一个被证实在叙利亚内战中充当“人肉炸弹”的英国人。

英国情报部门相信,迄今至少已经有8-20名英国青年在叙利亚的内战中被打死。

为什么会有英国青年“前赴后继”潜入叙利亚参战?又是什么样的英国青年愿意放弃舒适的生活甘愿“杀身成仁”?

“国际战士”

历时近四年的叙利亚内战已经造成至少10万人丧生、数以百万计的人流离失所。

对于英国、美国和欧盟的情报机构来说,一个更大的担忧是,叙利亚正在成为吸引伊斯兰激进分子的“磁石”,成为基地组织和其各类分支进行“圣战”的“首选战场”。

分析人士认为,这也正是美国欧盟谴责阿萨德政权声色俱厉,为叛军提供军事援助上却迟疑不决的重要原因。

英国情报五处、美国中情局等判断,叙利亚叛军组织大大小小有1600-2000个之多。其中“战斗力最强”、与阿萨德政府军交战最激烈的两个组织,是由来自各国的“圣战战士”组成的JAN和ISIS,都与基地组织有联系。

美国情报部门判断,来自世界50个国家的约7千名“国际战士”已经在叙利亚作战,它们不仅同阿萨德政权作战,也同叛军中的“温和派”组织火拼。

英国情报五处的报告说,其中,英国人有400多名,而且还在不断从英国各地通过土耳其边境等渠道潜入叙利亚。

知识青年有“理想”

英国情报部门的研判是,来自英国的“圣战者”以巴基斯坦裔穆斯林为主,大多20来岁、受过大学高等教育。

情报五处首脑帕克尔日前在议会安全委员会作证说,这些英国青年支持或同情基地组织的政治和宗教理念。他们正在把叙利亚当作“圣战”的战场。

BBC电视台曾秘密跟踪采访了几位在叙利亚作战的英国青年。

其中一位,自称Abu Muhadiar,说他出生在伦敦一个好区,家庭环境良好,“每一个人都上过大学”,“自认为是中产阶级”。

他说,促使他到叙利亚参战的原因有多重,但最重要的是宗教原因,“当穆斯林的土地被践踏,每一位穆斯林都有义务挺身而出”。

情报机构相信,一些激进的穆斯林教士和基地组织正在鼓励、招募英国青年到叙利亚参加“圣战”。

“老兵”回乡更危险

英国情报机关已经在机场等边境口岸设卡,试图阻止英国青年潜入叙利亚。

但英国情报和安全机构更关注和担忧的,是那些经过“战火洗礼”的英国青年“倒流”回到英国。

大多数“圣战者”是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态参战的。安全专家相信,那些未能“杀身成仁”的“圣战者”回到英国后,会成为英国安全的长期隐患。

英国情报五处首脑帕克尔说,这些英国青年在阿富汗、伊拉克或最新的叙利亚战场上与基地组织或其它类似激进组织直接接触后,这些组织看到他们愿意参与恐怖活动,会鼓励他们返回英国,在英国发动恐怖袭击造成更大的影响。

帕克尔说,英国破获的多起恐怖袭击阴谋,包括成功发动的7/7自杀炸弹攻击,都有这种联系。

迄今还没有证据将叙利亚内战与英国国内的恐怖袭击阴谋直接联系起来。但安全专家相信,外国参战者回到本国后开始恐怖活动,有一个“滞后期”,从阿富汗的经验看平均是四年。

英国议会情报安全委员会向议会提交的年度报告的结论是,并不是每一个参加叙利亚内战后返回英国的人都会在英国本土搞恐怖活动,但其中部分人会这么做,“是一种必然的可能性”。

(责编:李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