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军情五处与“第五纵队”的较量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从MI5的解密文件看,纳粹的同情者和要以实际行动迎接德国兵“解放英国”的纳粹狂徒并非凤毛麟角。

从纳粹狂徒到“剑桥四人帮”,解密文件曝光英国情报机构与“第五纵队”较量的惊心动魄。

英国国家档案馆新近解密的一批英国秘密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5,的绝密文件,可能会让超级间谍007的原创和现代编剧、导演们汗颜。

因为文件字里行间里记录的刀光剑影、曲折离奇,可能是“编间谍故事”的人难以想象的。

解密文件记录了代号为“第五纵队案”--军情五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功粉碎潜伏在英国的纳粹间谍网的反间谍行动。

“第五纵队”

“第五纵队”这个名词来源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西班牙内战,后被用来泛指隐藏在一个国家或社会内部的颠覆、异己力量。

上个世纪的30年代,纳粹的阴影笼罩欧洲,英国虽然有Oswald Mosley 领导的英国法西斯联盟,但绝大多数英国人视他们为一群“跳梁小丑”,相信一旦德国人逼到家门口,所有英国人都会齐心协力、同仇敌忾。

但从MI5的解密文件看,纳粹的同情者和要以实际行动迎接德国兵“解放英国”的纳粹狂徒也并非凤毛麟角。

他们当中,有准备为德国兵登岛后安排食宿、做向导引路的家庭主妇、有准备在教区里“发动群众”,支援德军的天主教牧师。

更有利用身份、职务之便,为纳粹收集情报者。搜集到的情报包括防御工事、火炮位置、轰炸目标和英军士气等等。

甚至英国当时正在研发的喷气战机、两栖作战坦克、播撒铝箔雷达屏蔽等绝密情报,也被刺探搜集。

孤单英雄

这些情报如果送到了德国情报机构盖世太保手里,对英国可能造成的危害很难估量。

这些情报的确及时地送到了“盖世太保在英国的地下间谍网总指挥杰克·金”手里。不过,这个“杰克·金”不是盖世太保的特派员,而是军情五处的特工。

“杰克·金”孤身一人打入这些准备叛变投敌的纳粹狂徒中,不但取得了他们的信任,而且成为“领导”,所有搜集来的情报都交给“杰克”,由他转送柏林。

军情五处为“杰克”伪造了盖世太保的委任状、军功章。“杰克”给搜集情报的人论功行赏,不但发奖金,而且授勋章。

军情五处相信,通过“杰克”掌控的纳粹间谍不下几十人,甚至超过百人。

二战胜利后,如何处置这些纳粹分子成了难题。英国政府最终放弃了公开起诉他们的打算。一方面是被控者可能反咬一口,说英国政府派间谍“鼓励通敌”,另一方面,公开“杰克·金”的身份,会给他的人身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再者,需要对战后英国的纳粹势力继续监视。英国情报机构对这些人的监视一直持续到50年代后期。

“杰克·金”则被授予相当于一年工资的奖金退休隐居。在文件解密的今天,我们仍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剑桥四人帮”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BBC曾以“剑桥四人帮”为题材推出电视连续剧。“剑桥四人帮”被KGB成功招募,也与30年代笼罩欧洲的纳粹阴影有直接关系。

如果“杰克·金”的故事是“过五关斩六将”大获全胜,那军情五处也有“败走麦城”的全盘皆输。臭名昭著的“剑桥四人帮”就是让军情五处蒙羞的典型例子。

在新近解密的秘密档案中,还包括二战后至50年代期间曾任军情五处副处长的Guy Liddell的日记。Liddell的解密日记为“剑桥四人帮”间谍网提供了更多的鲜为人知的细节。

所谓“剑桥四人帮”是指Phiby,Burgess,Maclean和Blunt四人。他们都是在30年代在剑桥大学读书的左翼英国青年,后来都被前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招募,成为潜伏在英国上层社会里的KGB间谍。

“剑桥四人帮”被KGB成功招募,也与30年代笼罩欧洲的纳粹阴影有直接关系。不过,他们不是纳粹的狂热崇拜者,而是坚定的反法西斯主义者。

他们认为,英国的民主制度无力抵抗纳粹,战胜纳粹的唯一希望寄托在苏维埃身上。因此,他们虔诚的相信,为苏联提供情报,是挽救英国的“第二种忠诚”。

克格勃瞄准剑桥的左翼学生,是看好他们将来能进入英国社会上层的关键岗位。这一点克格勃的如意算盘比自己预想的都要好。

二战结束前,Philby 被任命为英国秘密情报局SIS的“对抗苏联部”负责人。负责反苏联间谍的人实际上是个苏联间谍。

冷战开始时,Maclean 担任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一秘,是协调原子弹事务的特别委员会的一员。Burgess和Blunt 则仕途坦荡,进入了外交部等政府要害部门。

让军情五处蒙羞的是,“剑桥四人帮”都是受信任的“自己人”,在军情五处的眼皮底下为苏联窃取情报。这些人的联手行动,本可以给英国造成巨大损害。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剑桥四人帮”却从来没有赢得KGB主子的信任。他们搜集来的极具价值的情报,从来没有被KGB 太当真。为什么?应了一句英国俚语,“too good to be true ”,翻译成中文俚语,哪里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在KGB 眼里,英国情报部门MI5等,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间谍机构。在这些机构中任要职的间谍,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被克格勃招募?答案只有一个,这是MI5 欲擒故纵派出卧底的双料间谍。

于是,“剑桥四人帮”穷于应付克格勃一个接一个的测试考验,直到身份暴露。其中三人在50年代先后叛逃苏联。

斗转星移。今天,军情五处与“第五纵队”的较量仍在继续。潜入叙利亚参加“圣战”的英国伊斯兰激进青年是英国情报部门最大的担忧之一。

如何防止这些“圣战老兵”在英国本土搞恐怖活动,是军情五处与“第五纵队”在21世纪的较量。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