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联合国对生物燃料说“慎”

  • 2014年 4月 18日
Image copyright rajanaidu
Image caption 巴西、印尼、马来西亚等地都有大片的原始热带雨林被棕榈树所取代。

对付气候变化,使用生物燃料是釜底抽薪还是火上浇油?

联合国气候变化国际小组(IPCC)2007年发表的全球变暖评估报告,将生物燃料(biofuel)定义为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减缓技术”,因此被广泛视为是为大规模开发利用生物燃料开了绿灯。

过去六年来,生物燃料被许多国家纳入绿色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战略,使用比率逐年增加。

全球已有62个国家制定了生物燃料目标和相关政策。欧盟规定到2020年,交通运输使用的生物燃料翻番,达到10%。美国的生物燃料目标是到2022年,每年生产360亿加仑的生物燃料。

生物燃料目前占了英国燃料销售总量的约5%。2012年4月至2013年4月,英国人使用了13亿多公升的生物燃料。

绿灯转黄灯

联合国国际气候变化小组日前发表的一份工作报告(IPCC Working Group II),对生物燃料的态度则有了“微妙但意义重大”的变化。

报告说,随着科学研究的发展,对生物燃料的大规模生产和使用可能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有了新的认识。

报告警告说,如果生物燃料的生产不慎重的话,可能会对“贫困人口产生负面影响”、“加剧一些国家已经面临的严重水荒”。

报告还说,使用生物燃料所取得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收益,可能会被生产生物燃料的原材料导致的森林砍伐和湿地排干所造成的负面效应所抵消。

耕地、水源、生态

听上去很拗口很技术。其实,看看生物燃料是怎么得来的,也就不难理解IPCC 提醒的潜在问题。

除了少量试验性的燃烧木柴、生活垃圾获取的生物燃料外,形成工业化生产的生物燃料主要有两种:可以代替汽油的取自于玉米和甘蔗的生物乙醇,Bioethanol,和可替代柴油的菜籽油、棕榈油和葵花籽油,生物柴油,Biodiesel。

无论是种玉米甘蔗还是棕榈树向日葵,首先需要大面积的耕地。种粮食还是种可生产生物燃料的“经济作物”?乐施会等许多慈善组织指责发展生物燃料造成玉米等基本食品价格上涨,给世界上最贫困人口带来威胁。

其次,种植生物燃料的原材料作物需要大量水源,使得已经严重缺水的地区,形势更加严峻。

一些地区为了开辟种植生物燃料作物的耕地,砍伐森林、排干湿地,导致生态环境和生物链的破坏。巴西、印尼、马来西亚等地都有大片的原始热带雨林被棕榈树所取代。

最关键的是,世界上使用生物燃料最多的国家,恰恰自己不种植生物燃料作物;大面积种植生物燃料作物的地区,往往是世界上最贫困的。

富裕国家的人在开着“绿色燃料”的汽车而自慰的时候,不会想到世界上最弱势的群体可能在为之付出代价。

说“不”还是说“慎”

自联合国IPCC2007年的报告为生物燃料“开绿灯”以来,表示担忧、反对的声音最强烈的,恰恰是环保组织和慈善组织。

IPCC最新的报告承认了这些担忧的存在和随着科学研究的进展对发展生物燃料的新的认识和思考。

但是,一些气候变化怀疑论者抓住IPCC的最新报告大作文章,声称联合国态度大转弯,改变了对生物燃料的立场。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文章标题很抓眼球:《联合国警告:生物燃料弊大于利》。

联合国说“生物燃料弊大于利”了吗?没有。

联合国对生物燃料说“不”了吗?没有。

如果要高度概括的话,联合国的最新报告对生物燃料只是说“慎”,提醒人们,特别是政策制定者,发展生物燃料要综合考虑,避免顾此失彼。

正如压力组织“忧患科学家联盟”的资深科学家马丁所说,“这并不是立场大转弯,这是说要谨慎和聪明。政策制定者认识到,基于对粮食和土地使用的影响,他们对生物燃料要慎重”。

事实上,所有的“绿色”能源,无论是风力、水利、太阳能,都有其负面影响。

因噎废食、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当代人已经没有了这种“奢侈”。因为,我们面对两个不争的事实:化石燃料终有一天要用完、全球气候变暖正在朝着不可逆转的临界点一天天靠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