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伦敦的“超级下水道”

Image copyright k
Image caption 地下水道直径可以并排三辆双层巴士,建成后可容纳125万立方米的水。

去年,5500万吨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直接灌入泰晤士河。长此以往,泰晤士河要回到维多利亚时代。

在苏格兰独立公投前夕,英国政府为一项涉及到每一个伦敦人、甚至读者你(如果你来伦敦旅游、经商、就学的话)的工程开了绿灯。

人们似乎没有太注意,因为目光都从伦敦转移到了爱丁堡。

“超级下水道”

泰晤士水公司将动工修建一条贯穿伦敦东西的地下水道。起点自西伦敦的Acton Storm 蓄水池,终点在东伦敦的Abbey Mills抽水站,全长15英里(约25公里)。

地下水道直径可以并排三辆双层巴士,或者说,与英吉利海峡地下隧道一样宽。下水道建成后可容纳125万立方米的水。它被冠以“超级下水道”(Super sewer)名副其实。

超级下水道的造价也很“超级”。它将耗资42亿英镑,从2016动工,计划2023年建成。

泰晤士水公司的每一个客户,也就是伦敦的每户人家(伦敦的自来水都由泰晤士水公司供应,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从明年开始每年交40英镑的工程费赞助费,到2020年逐渐增加到每年80英镑,此后无限期的交下去。

贯穿伦敦东西开膛破肚的修建这么条“超级下水道”,将给人们的工作生活带来的影响,恐怕比交赞助费更让人难受。

为什么要“劳民伤财”的修超级下水道?泰晤士水公司一言以蔽之:“伦敦地下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下水道已经承受不了”。

要理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先要回到一个半多世纪前维多利亚鼎盛时期的伦敦。

维多利亚的老本吃完

上一次伦敦人大兴土木修建下水道是在1860年代。工程师巴扎尔加提爵士(Sir Joseph Bazalgette)主持修成了纵横1000英里(近2千公里)的下水道网络。伦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有完善的下水道排污系统的城市。

伦敦城到了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已经是国际一流大都市,人口急剧膨胀。但那时仍没有相应的地下道排水系统,生活污水顺街泼倒,人畜粪便顺明沟直接冲入泰晤士河。

工业革命大潮中的伦敦,用乌烟瘴气、臭气熏天形容不算过分。泰晤士河畔金碧辉煌的议会大厦里,议员们常常被臭气熏得无法辩论下去。

未经处理泻入泰晤士河的生活污水导致霍乱流行。到19世纪中页,几度爆发的霍乱流行导致4万多伦敦人丧生。

维多利亚人认定生活污水是罪魁祸首,但没有意识到是因为直接从污染的泰晤士河抽取饮用水造成的,而是以为是明沟里污水散发的“瘴气”所致。

维多利亚人的解决办法是改明渠为阴沟,修建覆盖全城的下水道网络。

巴扎尔加提爵士修建下水道的账单是420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4300万英镑。这在当时是比今天泰晤士水公司的43亿英镑更令人眼晕的账单。但巴扎尔加提爵士是要毕其功于一役,一劳永逸。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电脑动画显示巴扎尔加提爵士设计的地下水道的抽水站投入使用。

污水溢灌泰晤士河

巴扎尔加提爵士的“一劳”并没有“永逸”。一个半世纪后,伦敦的人口暴涨了四倍。多了四倍的人口,加上他们的洗衣机、洗碗机等等维多利亚人没见过的用水的玩意儿,排放的污水仍基本上是靠维多利亚时代的下水道输送。

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特别是突降暴雨或淫雨绵绵的时候,而伦敦的雨天又特别多。突增的流量使得下水道难以承受,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泻入泰晤士河。

泰晤士水公司说,目前,发生污水漫溢污染泰晤士河的频率已经是每周。每年平均有3900万吨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泻入泰晤士河。

2013年,有5500万吨污水冲入了泰晤士河。该公司说,如果“超级下水道”已经建成使用的话,去年泻入泰晤士河的污水的97%可以避免。

贯穿伦敦修建下水道,引起的争议也是可想而知的。反对者说,有更“绿色”更便宜的做法。造成污水漫溢主要是突然集中的雨水冲入下水道所致。绿化地表,保墒固水,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但这是战略选择,但战术上每周都在发生的污水漫溢需要立即对付。

至于花钱嘛,42亿英镑固然吓人,但也只是2012年伦敦主办奥运会开销的一半而已。该花的钱就该花。

当然,如果是政府或水公司埋单,给伦敦居民免了赞助费就更好了。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