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乔布斯的孩子不玩i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乔布斯的回答出人意料:“他们还没有用呢。我们对孩子在家里使用(数字)技术的范围有限制。”

如何鼓励孩子弄潮,又不被潮水淹没,是数字时代父母的新挑战。

苹果的iPhone6在全球陆续发售,让我想起已故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乔布斯在一次记者会上罕有的透露出的一点家庭生活细节。

苹果在2010年向世界推出iPad后不久,记者问乔布斯,他的三个年幼的孩子对爸爸的新玩意如何评价。

乔布斯的回答出人意料。他说:“他们还没有用呢。我们对孩子在家里使用(数字)技术的范围有限制。”

不滑动的小人书

想起乔布斯与记者的问答,是因为我与托儿所阿姨的一段对话。

我家对过的幼儿园只每天上午开三个小时,专供2-3岁的幼童凑到一起玩,为他们提供一个“社交”场所。

幼儿园的阿姨说,她发现,有孩子在接过小画书后用小手指在书页上“滑”,然后是一脸茫然。在注意到不只一次、不只一个孩子这么做后,她终于恍然大悟,孩子把画书当成智能书板了iPad了!

今天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掉进“网”里了。蹒跚学步的幼儿还没学会系鞋带,就已经知道在触摸屏幕上指指点点了。

数字时代做家长不容易。花样翻新的社交媒体平台,带给家长的是困惑、担忧、焦虑和道德的尴尬。

网中孩子 网上陷阱

网络欺凌,几乎每一天都以某种形式成为新闻,从自杀到自残到厌食到逃学…网络欺凌给青少年造成的身心伤害让每一个做家长的提心吊胆。

在英国,调查显示,学龄儿童中,至少每5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有在社交媒体上受到欺凌的经历。

专家相信,实际情况要更严重,因为网上欺凌不像孩子在操场上打架,往往更隐蔽、更微妙、但它的危害却比被街头小霸王打了个乌眼青更大、持续时间更长。

更别提网上色情了。做家长的一代人,接触色情内容,不过是沙发底下掖本黄色杂志,偷藏几盘DVD“毛片”。

今天的网络,手指一点,黄潮滚滚。全球的网上点击,每四次就有一次点击是与色情内容有关。

一代青少年,在没有经历性生活或有过真正的情感关系体验之前,就已经被网上色情“污染”了。

这不是我在耸人听闻。在英国议会就网络服务强制性设置色情内容封锁装置的辩论中,透露出一个骇人的数字,英国10岁左右的儿童中,三分之一曾上网看过色情内容。14-16岁的孩子中,五分之四都承认经常性的从家里的电脑上接触色情照片或视频内容。

应该说,从政府、社会、行业到学校,对网络特别是社交媒体可能给青少年带来的危害隐患的认识在不断提高,立法、行规等防护措施也在不断出台。

但是,从我作为一个家长的体验,最根本也是最关键的,是家长和家庭。“绿坝护航”,做父母的是第一关。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数字大潮挡是挡不住的。2012年,英国6-12岁的孩子要求的圣诞礼物中,一半的孩子要iPad。

硅谷家长

如果对我的话缺乏信服,不妨再回到大西洋彼岸,看看加州硅谷里的家长们是怎么做的。

9月份,《纽约时报》刊登科技作者Nick Bilton 的一篇调查文章。Bilton 走访了多位家里有青少年儿童的硅谷总裁、研发天才。

作者发现,在这些“数字大亨”的家里,孩子们享用父辈 的发明创造的机会受到严格的限制。10岁以下的孩子往往只能在周末使用30分钟至2个小时的i Pad。10-14岁的孩子周一至周五只有在做家庭作业时可以使用电脑。十几岁的孩子往往被禁止上社交媒体。

推特的发明人之一,Evan Williams不允许他的两个小儿子使用iPad 或iPhone。原因?Williams 说,他的孩子像他一样生性内向,他怕“粘”在智能屏幕上会使孩子更闭塞。

于是,全家人每天晚上坐在沙发上一起读故事书。

数字弄潮儿

数字大潮挡是挡不住的。2012年,英国6-12岁的孩子要求的圣诞礼物中,一半的孩子要iPad。

我女儿上中学后,作业无论是课堂的还是课下的,完全离不开电脑。

多少次热战冷战,我们守住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卧室里不装电视,i字开头的玩意儿就寝前留在楼下,wifi 只有在需要上网时才开通(绿灯一亮就知道有人上网)。

做家长的,不愿看到孩子受伤害,同样不愿意看到孩子因噎废食,被时代淘汰。如何鼓励孩子弄潮,又不被潮水淹没,是数字时代父母的新挑战。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