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卡移民—英国给欧盟的圣诞礼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卡梅伦: 我要去布鲁塞尔。我不会接受‘不’作为回答。在移动自由上,我会拿到英国想要的”。

卡梅伦:改变规则,保护英国。巴罗佐:脱离欧盟,英国归零。

英国高街上的圣诞商业广告战打响的是越来越早了。从传统的进入12月提早到11月再到现在的入秋就布置圣诞橱窗了。

推销政策的政客似乎也染上了圣诞骚动症。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将在圣诞节前宣布英国政府计划控制欧洲移民的方案细节。

锦囊妙计是什么,卡梅伦只字未露。圣诞节前,前到什么时候,也没有具体日期。不过,人们猜测,可能会在11月20日举行的地方补缺选举前。

都是让UKIP给逼得

至少,这是卡梅伦的后座议员们一再敦促的。如果再不拿出让选民信服的限制欧洲移民的措施,保守党不但将在补缺选举中再次败北,保守党的选民基础也将被英国独立党UKIP 进一步侵蚀。

法拉吉领导的英国独立党UKIP就认准一条,继续留在欧盟有害英国,要把英国从欧盟的“火坑”中拉出来。

就凭这“一根筋”,UKIP对英国选民的吸引力日增,从被讥笑为“杂果蛋糕”到今天的一个不容忽视也容不得忽视的政党。

上个月,保守党两位议员接连“反水”,跳槽加入UKIP,导致两个地方补缺选举。第一个补缺选举,前保守党议员卡斯威尔大获全胜,成为UKIP历史上第一个议员。11月20日,将在肯特郡举行第二次补缺选举,保守党要竭力阻止“叛徒”再次得逞。

重拟规则 保护英国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移动自由”,Free Movement,是奠定欧盟的基础条约、罗马条约的精髓,它保证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可以在欧盟内自由移动。

在今年的保守党年会上,卡梅伦盯住摄像机镜头,一板一眼的说:“英国,我知道你希望解决这个问题。我要去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我不会接受‘不’作为回答。在移动自由上,我会拿到英国想要的”。

“移动自由”,Free Movement,是奠定欧盟的基础条约、罗马条约的精髓,它保证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可以在欧盟内自由移动。

英国想要什么?英国想要对来自其它欧盟国家的移民加以限制。换句话说,卡梅伦保证他能说服其他欧盟成员改变一条根本原则。

卡梅伦说,来自欧盟的移民人数“增加速度之快超过了英国想要的。对于我们的社会,对于我们劳务市场,太多了。所有这一切必须改变,这正是我与欧盟重新谈判的中心”。

“非法”、“大错”、“反革命”

卡梅伦信誓旦旦。欧盟委员会主席听了可不干了。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本月底离任。人之将离,其言也直,不再玩外交辞令。巴罗佐给卡梅伦兜头一桶冰水,讥讽卡梅伦痴人说梦。

巴罗佐说,为欧洲移民人数设“人为限制”(arbitrary cap) 违反欧盟自由移动的根本原则。他警告英国,如果在移民问题上英国继续“异化英国在中欧和东欧的天然盟友,将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

巴罗佐说,当年欧盟东扩,英国鼓与呼,态度最积极。现在不要在28个成员国中做“反革命”,而是要接受“俱乐部的游戏规则”。

巴罗佐提醒卡梅伦,他提出的任何讨价还价的条件都要经过其它27个成员国过的同意。而拿原则作交易,无异于痴人说梦(an illusion)。

巴罗佐说,移动自由的原则并不只是让其他27个成员国沾英国的光。别忘了140万生活在欧洲其他国家的英国人也得益于同一个原则。

英国“归零”

巴罗佐说:“其它选择总是有的,但都是更坏的选择”。

他说,卡梅伦应该对欧盟怀疑论者迎头痛击,而不是一再退让。退让的最终结果是英国脱离欧盟。

巴罗佐自问:“如果不再是欧盟的一部分,一个英国的首相有多少影响力”?

巴罗佐自答:“他的影响力是零”。

双方争执的根本一点是:英国留在欧盟内的前提下,是否能对移民政策作出重大改变?

卡梅伦说可以。巴罗佐和UKIP说不能。

英国可能在考虑的限制措施有哪些选择?可行性究竟有多大?我们下周接着探讨。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