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伦敦塔下那88万朵罂粟

伦敦塔前的罂粟红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0万朵、20万朵、30万朵…伦敦塔渐渐的被红色的海洋包围

“美化战争”、“BBC左倾路线”…围绕一战百年纪念纷起的争议,淹没在伦敦塔下的红海洋中。

今年8月4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和剑桥公爵夫妇前往比利时出席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百周年的纪念仪式。同一天,在著名的伦敦旅游景点、伦敦塔古堡的护城河里,出现了第一朵陶瓷烧制的红罂粟花。

围绕伦敦塔古堡的护城河里没有水,是共达16英亩的绿草茵。

此后,来自英国各地和远道中国、南非、新西兰等世界其它国家的数千名志愿者,把一批批的陶瓷红罂粟插在了护城河的草地里。

10万朵、20万朵、30万朵…伦敦塔渐渐的被红色的海洋包围。

888246朵罂粟花

随着护城河里罂粟花数量的增加,伦敦塔外围观的人群也在暴涨,以至于伦敦塔周围的地铁站已几次被迫临时关闭。伦敦交通局提醒公众,去伦敦塔看罂粟最好在早10点前以避开高峰。

首相卡梅伦来了。威廉、凯特来了。凯特王妃面对如潮的红罂粟留下了热泪。

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也来了。女王问这个艺术装置的创作者,他的创意灵感是从哪里来的?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也来了

血染的土地红色的海

伦敦塔的红罂粟艺术装置是一位来自英国德比郡的名不见经传的陶瓷工,37岁的卡明斯(Paul Cummins)的杰作。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一百周年纪念。英国、英联邦、欧洲和世界其它国家都有一系列隆重的纪念活动。

卡明斯在寻找纪念一战百年的艺术创作灵感时,在一本一战阵亡士兵留下的日记里看到这样一句诗一般凄美的话:“血染的土地红色的海,只留下天使的足迹。”

卡明斯想到了用英国传统上纪念阵亡将士的罂粟,来表达今人没有忘记每一位在一战中阵亡的英国和英属殖民地战士。

他从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得到了确切数字:888246人。

伦敦塔管理当局与卡明斯一拍即合,伦敦塔著名的“食牛肉者”(Beefeaters)卫士成了卡明斯的左帮右臂。

更多的志愿者加入了“插花”的行列。护城河里的罂粟花从开始的每周插35000朵增加到每周70000朵。

而在德比郡卡明斯的烧瓷作坊里,他带领300名工人日夜赶制瓷罂粟。卡明斯说,他“玩了命了”。这已经不是夸张地形容。在制作瓷罂粟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导致卡明斯右手严重残废,失去了两个手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凯特王妃面对如潮的红罂粟留下了热泪

战争“无光荣”

“血染的土地红色的海”抓住了公众的想象力,也抓住了英国人的心。

围绕如何纪念一战百年的政治纷争,终于淹没在伦敦塔下的罂粟花红海洋中。

一战百年纪念从筹备之初就引起争议。年初首相卡梅伦说,他希望看到“像2012年女王登基60周年大典那样的庆祝,表达英国民族性格。”

此言一出,即被人讥笑“只有白痴才要‘庆祝战争’”。英国著名影星Jude Law等文化艺术界名人联署批评卡梅伦的公开信,声言一战“并不是‘结束一切战争的战争’或‘民主的胜利’,而是一场军事灾难和人类浩劫”。

前教育大臣高夫反唇相讥,称英国参加了一场“正义的战争”,是编辑方针“左倾”的BBC拍摄的讽刺电视剧Blackadder之类的文艺作品和“左倾”历史学家扭曲了一战,误人子弟。

百年后的认同

但是,年初以来,特别是入夏后一系列的一战纪念活动,正在烘托出更积极的“主旋律”。

权威民调YouGov的最新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英国人对一战纪念活动表示认同和满意;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说,纪念活动促使他们想更多的了解他们的先人在一战中的经历。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纪念活动使得英国人更团结。

下周二11月11日,一战停战日,百年纪念活动将达到高潮。888246朵罂粟的最后一朵也将在那一天汇入伦敦塔下的红海洋。

伦敦塔将鸣炮致意,估计参加纪念仪式的公众将多达一百万人。

888246朵瓷罂粟,每一朵售价25英镑,已经全部预售一空。11日纪念仪式结束后,从12日开始它们将被邮寄往英国和世界各地的订购者。售款除支付制作费用外,由六家老兵等军事慈善机构分享。

(注:罂粟,poppy ,拉丁学名Papaver,是一个大的植物家族。英国阵亡将士纪念日配戴的罂粟花,英语里的俗名是field poppy,算是“野罂粟”吧,拉丁学名是Papaver rhoeas。中文里相对的俗称是“美人虞”。用来熬制鸦片的罂粟,拉丁学名是Papaver somniferum。)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