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第三只眼看大选

Image caption 5月7日的“结果难料”倒是让一种结果变得一点也不“难料”了:就是再次出现 hung parliament。只占议会几十席、十几席甚至几席的小党忽然之间变得炙手可热,可以入朝“拥王”,也可以身在朝外呼风唤雨的“钳王”。

5.7英国大选,是路线斗争,是阶级斗争,也可以是笑话、相声、肥皂剧。看你怎么看了。

5月7日的英国大选,被形容为是“一代人”、“二战以来”、“一个世纪以来”结果最难预料的大选。时间长短不一,但“分析人士”共识有一点:结果难料、结果难料、结果难料。

难料吗,那要看你住在英伦三岛什么地方。比如我所在的格林尼治区,结果一点不难料。20年前我一头扎到这个区,区议员是工党议员、区政府是工党控制,20年后,虽然选区重新规划后变成Eltham,议员换成Clive Efford,但红色江山依旧。20年来没变过,迄今也没有“变色”的迹象。

铁椅 土凳

所以,尽管我家的信箱里不时有党的宣传品塞进来,但至今没有一个党代表登门宣讲党的政策。上届2010年大选,工党议员Efford领先第二名1万多票!根据地群众基础雄厚啊。

不过,要跟北施罗普郡相比,格林尼治是小巫见大巫。北施罗普郡自1835年以来一直是保守党占据。近200年来,那里选出的议员,如果说有变化,只是辉格党(保守党前身)与保守党的区别。

保守党的伦敦市长约翰逊决定重返议会(观察家普遍认为是为其最终竞选首相铺路),他被空投到伦敦的西路易斯利普区参选。为何选择那里?保守党绝对可靠的根据地是也。

实际上,在过去17届大选中的12届,90%的选区都保持了“江山不改颜色”。

结果难料,是指的那些所谓的“边缘选区”(marginal constituencies)即没有哪个主要政党占据可靠的多数、随时可能易手的选区。

这些选区数量虽少,但却对大选结果起着决定作用,也成为各主要政党争夺最激烈的地方。如果你“不幸”住在这样的选区里,等着政客敲门吧。

2015年大选,三个最“边缘选区”是,工党的Ashfield,2010年以192票胜出。保守党的Thurrock,仅有92票的多数。自民党的Dorset Mid and Poole North,2010年大选领先对手269票。

阳谋 阴谋

两位数的选票之差就可以决定谁坐议员交椅谁坐冷板凳,极右的英国独立党UKIP领导人法拉吉对一位英国艺人到他的竞选选区“捣乱搅浑”气急败坏,也就不难理解。

莫里是个说单口相声的(comic stand-up),他把自己空降到南萨奈特郡竞选议员,但不是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做独立竞选人,而是以自己创造的“酒吧老板”的艺术人物形象竞选。

他提出的竞选口号看似荒唐可笑,却像哈哈镜一样折射出UKIP政策的极端和经不起推敲。

莫里不是法拉吉的竞争对手,也没想赢,但法拉吉自己承认,莫里可能会拉到500张左右的选票。

法拉吉没有保守党或工党那样的铁杆根据地,南萨奈特郡的选情胶着不明朗。500张选票被挖走,就可能破了法拉吉的议员梦。

曾数次冲击西敏寺议会大厦未果的法拉吉参选前已经声明,如果5月7日不能当选议员,就辞去党领袖一职。法拉吉的政治生命最终断送在一个说相声的手里,也未可知。

莫里跟法拉吉“捣乱”,至少是“明火执仗”,而竞选到最后一刻,政党、政客间的互相攻击、拆台、算计、设套,已经到了神经兮兮的地步,阴谋论满天飞。

我看到的一则最抓眼球的阴谋论是一位选民向肯特郡的保守党部提出的抱怨,她说,我知道政府有一个天气机器,可以制造突然降温杀死老年人,这样就可以省下社保福利的开销。

不过,确有分析人士正儿八经的声称,5月7日投票日如果是风和日丽,对工党有利。如果5月7日寒风苦雨,肯特郡的那位老太太肯定有话说!

拥王 钳王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民主吗?或者说,有更完美的民主选举吗?我们5月8日再接着说。

5月7日的“结果难料”倒是让一种结果变得一点也不“难料”了:就是再次出现 hung parliament。所谓 hung parliament,就是没有一个政党获得超过议会650个议席的半数。

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选择。一是由获得席位最多的政党与另一个或数个小党组成联合政府,确保占议会多数以维持政府稳定。

或是由获简单多数的政党单独组阁,以少数政府执政,但与一个或数个小党达成政治默契,以“一案一决”(act by act)的形式争取其支持,以使政府提案在议会获得通过。

无论是哪种选择,只占议会几十席、十几席甚至几席的小党忽然之间变得炙手可热,可以入朝“拥王”,也可以身在朝外呼风唤雨的“钳王”。

英国独立党的法拉吉表示可以支持保守党的卡梅伦继续呆在唐宁街10号。苏格兰民族党的斯特金表示可以助工党的米利班德一臂之力把他推入首相府。

法拉吉终极目标是把英国从欧盟中拉出来。斯特金的终极目标是把苏格兰从大不列颠中分离出来。要获得两人的支持,政治代价和政治风险都是巨大的。

只有在联合政府里任副首相的自民党领导人克莱格表示不挑不拣,只要拉上自民党组阁,上谁的政治婚床都行。

一个千、万张选票多数的议席,左右大选结果的力量可能不敌几百张甚至几十张选票;一个在议会里只占几十席甚至几席的政党可能左右政府政策,而受政策影响的数以百万计的选民可能并没有投它的票。

民主吗?或者说,有更完美的民主选举吗?我们5月8日再接着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