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经济说话 苏格兰狮吼

Image copyright k
Image caption 将连任首相的卡梅伦稍后将觐见女王。卡梅伦说,他要把“我们的国家团结在一起,把我们的联合王国团结在一起”。

熬了一夜等待最后选举结果的卡梅伦,至少有一件事不用再操心了:联系搬家公司。他将继续和夫人住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里。

卡梅伦可能正在起草他的连任发言稿。他的政敌,工党领袖米利班德,还有与卡梅伦在政治婚床上厮混了五年的自民党领袖克莱格,可能正在起草他们的辞职报告、考虑如何向党内同志说清楚。

“是经济,傻瓜”

“It’s the economy, stupid。是经济,傻瓜”,是西方世界竞选的一条金科玉律。选民是人,要食人间烟火。竞选纲领翻天飞、大饼尽情画,选民归根结底看的是自己的柴米油盐。

过去五年中,英国是西方国家中首先走出经济衰退的国家之一,继而成为经济复苏势头最猛的之一。

保守党从竞选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强调的是经济。经济复苏的幼芽经不起折腾、工党管理经济无能、只有保守党继续执政,才能“让英国沿着经济复苏道路继续前进”。这正是保守党竞选打出的核心标语。

但是,竞选到最后一天,所有的“权威”民调一致显示,保守党和工党旗鼓相当,一点也没有拉开距离。

专家、分析人士在探讨各种“无多数议会”的可能组合的同时困惑不解,“It’s the economy”的金科玉律怎么不灵了?金科玉律仍然是金科玉律,出错的,是所有的“权威”民调,眼镜跌碎一地。

工党败在苏格兰

上届工党政府在旷世的经济衰退中下台。虽然经济衰退席卷全球,谁当政也难抵挡,但面对“工党管理经济无能”的指责,工党缺乏有说服力的辩解。

米利班德把自己的政治立场定位在“中间偏左”。他在竞选中提出的一系列执政纲领,从金融到能源到房地产,显示出用政令干预市场的苗头,让许多人担心。

但工党的“滑铁卢”在苏格兰。苏格兰传统上是工党的可靠根据地。但苏格兰民族党SNP在苏格兰独立公投失败后却是凤凰涅磐,势不可挡,一夜间把工党在苏格兰的领导层全部斩于马下,工党仅保住一席。

在投票后预估SNP将全面“占领”苏格兰后,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斯特金说果真如此,将超出了她“最野的梦想”。

斯特金梦想成真,米利班德的噩梦才刚开始。

食言而肥 一记耳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斯特金说,要让苏格兰的声音在威斯敏斯特议会大厦里更响亮。

然而,2015年大选的最大输家,自民党的克莱格当之无愧。

五年前,自民党吞下选前种种美好的许诺(包括取消大学学费的“铁誓”),爬上政治婚床,与政治光谱另一端的保守党大被同眠。

五年后,情急之下的克莱格只求继续呆在政治婚床上,与谁合盖一被已经不挑剔了。

他要“给保守党一颗心,给工党一个脑子”。保守党“没心”、工党“脑残”,没有他克莱格,英国国将不国。

选举结果,选民给食言而肥的政客一记耳光。一巴掌五个手印。

苏格兰狮吼

在一个接一个的选区结果揭晓、显示卡梅伦连任首相无疑后,他在清晨的第一个表态是,他领导的下届政府,要确保“一个国家,一个联合王国”。

卡梅伦说,他要把“我们的国家团结在一起,把我们的联合王国团结在一起”。

这不是西方政客获胜后的高姿态,而是向苏格兰高地的真情呼唤。

一年前,保守党与在野的工党联手,挫败了苏格兰民族党的独立诉求。

今天,工党和保守党在苏格兰各自仅保住一个议席。地覆天翻。

苏格兰民族党前领导人萨蒙德曾表示苏格兰公投是“一代人”的一次公投。

现任领导人斯特金已经在质疑伦敦对爱丁堡发号施令的权威。她要让苏格兰的声音在威斯敏斯特议会大厦里更响亮。

“一代人一次”的独立公投?现在要解释什么算是“一代人”了。或许不会超出下届政府的5年任期?

苏格兰狮吼必定震动威斯敏斯特大厦。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