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范”:看火炬,学地理

奥运火炬传递地理指示牌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曾飚:这个奥运会给我带来的乐趣之一就是花时间重新认识不列颠。

奥运火炬传递,有一个看点,就是英国地理。BBC网站做了一个很漂亮专题,把70天经过的70个点,都列在一张动态的英国地图上。

英国地图,如果不算北爱那部分,不列颠岛本身像一只整条火腿,只不过猪蹄部分过于肥大,那猪蹄部分是苏格兰,大腿突出部分是威尔士,主干就是英格兰。

如果你看火炬途经的城市,你会发现对于英格兰过于厚爱,大部分城市在英格兰,也许是因为我对英格兰城市比较熟悉,其它城镇没怎么听过,以至于忽略掉了。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把“United Kingdom”用英国来简单地指代,颇有误导性。顾名思义,很多人会把英格兰人等同于英国人。如果你对一个中国人说,自己住在英格兰,他很少会想到这个“英国”之外,还暗示着在这个岛上,还有苏格兰、威尔士可以居住。但是,假如你非要说自己是不列颠人,或者联合王国人,那么你在汉语里就是一个怪物。

除此之外,小小的不列颠岛,有过凯尔特人、盎格鲁-萨克逊人、维京人、罗马人、诺曼人,他们像潮水涌到这块岛上,在历史浪涛中,都留下了自己的传说和足迹,比如地名。试想,一个英国人在杭州吃吃喝喝多年,突然坐在西湖边,一拍大腿,问自己为什么有杭州、台州、湖州、温州、常州、扬州这么多的“州”?显然这样好学的英国人算是极品。现在奥运会来了,给我们做一次极品的机会。如果你脑子里,对这个国家积累了太多的东南西北不分的困惑,顺着火炬传递的路线,梳理一下吧。

我住在英格兰西南部城市布里斯托,火炬传递,就是从西南部始发,地点在康沃(Cornwall)的“天涯海角”(Land’s End),那里是不列颠岛最南端。康沃其实与威尔士、爱尔兰、苏格兰一样,在不列颠早期历史上,是凯尔特人的地盘。

当年,盎格鲁-萨克逊人进入不列颠岛,作为土著的凯尔特人不敌外来者,只能退缩到岛的边缘地区,因此,在今天,你甚至可以在当地听到康沃语(Cornish),它与威尔士语、爱尔兰语和苏格兰的盖尔语,同属凯尔特语族,与英语的日耳曼语族不同。

当火炬沿着西南沿线北上,你会发现很多地方有-cester这样的地名,比如Exeter,Gloucester,Worcester,这个词尾意味着这里在罗马人占领不列颠岛时候,曾经是军事要塞。这个词缀的另外一个形式就是-chester,比如Manchester,或者-caster, 比如Lancaster。

火炬从Worcester便折入到威尔士首府卡迪夫,在威尔士海岸线传递,然后进入英格兰西北部,从Castletown被送完北爱尔兰。Castletown所在的曼恩岛(Isle of Man),在英国地位非常有意思,与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都不一样,它和其他几个在英吉利海峡的小岛,属于皇家属地(British Crown Dependency)。

经过在北爱短暂传递,火炬被送往苏格兰。火炬在苏格兰传递中,最精彩的地方,我觉得不是爱丁堡,而是被传递到遥远的Stornoway和Lerwick。在苏格兰传递之后,火炬经过Alwick(“不列颠最宜居的地方”,2002年《Country Life》杂志),进入英格兰东北部城市纽卡斯尔,按照字面的意思,Newcastle就是新建的城堡意思,台湾学生往往把这座城市翻译成“新堡”。

在纽卡斯尔它西面,大约100多公里,有一座小镇叫Bowness-on-Windermere(火炬在一周之后从纽卡斯尔传到这里),在它们之间划一条线,这条线是不列颠岛上,从北海到大西洋最短的距离,也就是不列颠岛这条火腿上扎绳子的地方。这条线就是历史上苏格兰和英格兰分界线,也就是罗马帝国时代营造的哈德良长城。

火炬进入了在英格兰地界之后,对于我来说,城市和它们的地理分布,变得越来越熟悉。这也意味着,我对于每座城市和小镇的知识,总体上储备不足。这种不足是我观察这次火炬传递最大的收获,也是这个奥运会即将给我带来的乐趣之一,花时间重新认识不列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