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金融帝国的风尚(上)

更新时间 2013年 1月 28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25
伦敦金融城

伦敦金融城

在伦敦的两个金融区—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和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金钱与时尚交相辉映,形成不俗的叠影。世界著名的投资银行、保险公司,最精专的对冲基金、顶级律师事务所,大都在伦敦金融区拥有办公楼,西装革履的职员出入其间,成为伦敦一景。

古今结合,内外兼修

金融区里古朴与新潮两种建筑风格,像是一枚金币的两面,充分展现伦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历史悠久、而又与时俱进的双重特性。

创建于1694年的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是世界最古老、最富有的中央银行之一。它当属市中心伦敦金融城古老建筑的代表,古典风貌从其雅称“针线街上的老妇人”中可见一斑。它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作品,承载着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庄重典雅,也融合了浪漫主义的特征。

1986年建成的劳埃德保险公司大厦(Lloyd’s Building),则充满了现代气息,带有科幻的意味。它的电梯、水管等暴露在外,不锈钢、铝材等合金材料使建筑体闪闪发光。它与中世纪街道相映成趣,与周边典雅建筑相得益彰,是创新设计的妙笔。

金丝雀码头

不久前的伦敦冰雕节,以金丝雀码头大楼为壮丽背景,夜幕降临时极富特色。

此外,市中心阳光下的苍鹭大厦(Heron Tower)、小黄瓜(the Gherkin),金丝雀码头夜景中的花旗、汇丰银行大楼,也都极富特色,为伦敦天际线添上华丽一笔。

除了引人注目的外观,环保节能是建筑设计的最新风向标。太阳能屋顶、能调节自然光强度的窗玻璃、节能的灯具、循环排污设备,增加了建筑的科技含量,传达了大公司、财团的价值取向与社会责任感。

“绅士化”效应

两个金融中心你追我赶。金丝雀码头本是伦敦金融城的外溢,却不断发展,地势开阔、交通便利、地价攀升,大有后来居上之势。而老中心也不甘落后,不断翻新重建。依傍伦敦金融城的碎片大厦(The Shard),今年二月对外开放,又将取代金丝雀码头的标志性建筑加拿大广场一号(One Canada Square),成为全英和全欧盟最高大楼。

这种不断的更新改建,带来了有趣的“绅士化”(gentrification)的效应。收入相对富裕者取代低收入群体占据城市社会空间,促进城市复兴发展。随着碎片大厦的完工,伦敦中心相对衰败的街区Bermondsey和Elephant and Castle,邻里特征正在发生转变。年轻、富有创造力而野心勃勃的年轻精英大量涌入,在碎片大厦周边办公、消费、定居,进一步发掘城市价值,优化城市空间资源的配置,也为城市经营带来重要的资金来源。

见证兴衰

任何风尚都有轮回更替,经济与金融也有兴衰起伏。随着世界全球化,命运之轮越滚越快,命运女神似乎也将青睐的目光投向东方。2008年金融风暴余威犹在,随之而来的欧债危机、二度探底、财政悬崖,是一朵又一朵聚拢在泰晤士河上方的乌云。豪华的建筑时常易主,见证了一家家公司的盛衰兴替。

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后,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买下其部分欧洲部门打入西方金融市场,巨资建起的华丽而略带亚洲风情的办公楼,是其雄心勃勃的里程碑。短短四年,野村接连亏损之下大幅裁员,新楼渐空,怕要重演“人面不知何处去”的怅然。在一轮轮面试筛选中过关斩将、最后昂首进驻瑞士银行(UBS)典雅大楼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们,不知有没有想到过门卡突然失效、被拒之门外的那一天。

从碎片大厦俯瞰伦敦金融城

从碎片大厦俯瞰伦敦金融城

碎片大厦高力度宣传其“登高望远、鸟瞰伦敦城”的特色,却无法找到足够的公司填充其巨大的空间。大厦开发人揶揄,要将最高的房间租给政治会谈,“将欧洲的最高领导人送上去,直到解决了欧债危机再放他们下来”。“绅士化”带来的一些负面冲击,如加剧城市阶层分化、移置原住民等,更引来“蔑视穷困的权贵之塔”的批评声音。

金融城永不眠息。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承载了盛名权势,见证了风云起伏。观者欣赏赞叹之余,不禁思考西方金融中心的优越性和劣势各在何处?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