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伊斯坦布尔,英国以东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

坦白说,去土耳其是我蛰居英国6年来第一次去到亚洲旅游。

在欧洲久了,大概都有点自大,以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发达国家的福利包括悠久的文化,美好的自然风光,温和文雅的礼节,连我们这些寄居此地的他乡人,也仿佛沾了些贵气般,苛刻和高调起来,带着轻微的洁癖,对欧洲以外的地域指手画脚,表达种种不习惯。

眩晕和震撼

刚到土耳其的第一天,我有点眩晕。很明显,我的自大,洁癖和温和,在这里水土不服。

旅游景点的人很多,清真寺,大皇宫外面是要排队的,太阳火辣的晒着,排队要有足够的耐心。我居然已经不习惯在旅游景点排队了,大概是很久不去热门景区的原因,或者因为英国人烟稀少所惯坏了。

城市是人多嘈杂的,不仅如此,还有此起彼伏的“hello”, “how are you”,“where are you from” 等等没缘由的问候,一路跟随你。其实他们不过是想兜售些物件,招揽些生意而已。而我却像个娇弱的人,招架不住,一路盼求耳根清静不得,几乎要怒了,差点毁掉我旅游的心情。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纯真博物馆呈放的物件

很显然,这种眩晕和落差,不过是我经历短浅、缺乏游历的写照。在英国的温室里生活,人变得经不起噪音,吵闹,和无秩序的嘈杂。而这些嘈杂,却是很多人再真实不过的生活。

眩晕过后是震撼。美就是美,单纯的美。

这个城市的历史不用我交待,而且历史的见证都还真实的存在。古老的清真寺,教堂,王宫,博物馆,有看不完的珍贵藏品和雕梁画栋。耳机里塞着录音导游,你可以在宫殿里晃悠很久。看完了,出来喝一杯土耳其咖啡,博斯普鲁斯海峡就在你眼前,湛蓝,开阔,流动,历史上曾经有那么多的风云变幻在这里发生,而此时,清风徐徐,碧海蓝天,你在这里,回望历史。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眺望伊斯坦布尔全景和博斯普鲁斯海峡

如果你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游览景点之时,你会有厚厚的功课要做,有厚厚的资料要查。而如果你就是一个纯粹来欣赏美的人,那些建筑,楼台,壁画,窗棂,饰物,等等,足够你观赏和拍摄,拿回去,当成自己的照片博物馆,珍藏,慢慢看。不仅如此,就算那些寻常街巷,涂鸦,织物,人群等等,色彩纷呈,也够你慢慢逛,慢慢拍。

除了单纯的美之外,也许它还会带给你一种开阔感。这种开阔不仅仅是视野,还有在心理上给你的开阔感。不仅仅是这里有东西方交汇的文明,和古老的伊斯兰文化,那些开阔的海域,林立的建筑,喧闹的街市,它们都给你带来冲击和震撼。这种震撼,让你回望英国和欧洲,审视自己或许狭隘自闭的视野,和自大的心态。

纯真博物馆

一个城市闻名,也会因为一个闻名的作家——奥尔罕.帕慕克,被誉为欧洲当代最核心的三位文学家之一,200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土耳其作家帕慕克和纯真博物馆

在诺奖作品《我的名字叫红》之后,他写了一部爱情小说《纯真博物馆》(Museum of Innocence),而他也真的把这个博物馆建立起来了。我在这个3层楼的小博物馆里花了大半天时间,细细听讲解,观赏这些古旧的细碎的生活物件。录音讲解里把小说章节和所呈现的物件时代背景串联在一起,既听小说片段,又了解了那个时代。

其实这不仅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更是对一个城市和一个时代的纪念。也大概只有一个对这个城市爱恋深重的作家,才可以细碎认真的写这个城市,写它曾经文明之兴盛和衰落之伤感,失落的帝国遗迹,和崛起的新兴经济体,以及西方对它的冲击,等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一个叠影重重的伊斯坦布尔,古老,神秘,魅惑,又摩登,现代。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