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如果把人养在温室

温室餐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温室餐厅里色彩鲜明,催动着来客的食欲

从伦敦市中心,乘一阵火车,来到伦敦西南面的里士满(Richmond)。这里以大片公园闻名,冬天里依然碧草连天,让人遐想林深处是否还有鹿影。再转一趟公交,身边绿意愈来愈盛,不知不觉中,伦敦闹市的喧嚣被消磨得所剩无几。最后穿过一条极狭窄的夹墙小径,就来到了Petersham Nurseries的温室餐厅。

走进大院,各色农家物具,摆设随意,充满乡村气息。万圣的南瓜还未及撤下,圣诞的花环已编织起来,放置在小盆栽间,提醒来客佳节将至。新雨后院子里泥土湿润润的,混着青草味,清新而不显泥泞。

“温室餐厅”只是个简称,院中一座座温室花棚,或为茶室、或为店铺,各有不同,引人探寻。

画中有食

温室餐厅的主厨,是米其林星级厨师、《Vogue》美食编辑Skye Gyngell。她的加入让这里声名更盛。走进这间温室,桌间摆放着的小棵柠檬树,青青坠果;插在小醋瓶里的郁金香,嫩紫初放;房梁上悬挂下来的圣诞彩球,映出人影。四处色彩鲜明,催动着来客的食欲。佳肴还未上,已让人目不暇接。

隔壁的温室,则画风一变,摆满了各色与园艺相关的小物,供有闲情侍弄花木的人们购买。悬空的玻璃花盆泡泡,栽了小植物,让人想带回家。旁边的活动室,一堂插花课正在进行。再往里走,可以找到更多节日饰品,和古董家具。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林间小屋,充满了想不到的惊喜。

最后在茶室坐下。茶室里人气刚刚好,不少复古装扮的老奶奶,闲来品茶,有群聚,有独坐。温室里暖和,窗外冬日的寒气进不来,趴在窗玻璃上,形成半透明的雾面效果,偶尔有凝露沿着斜面玻璃缓缓流淌下来,露出一道格外明亮的阳光。

茶室外能买得的新鲜蛋糕,看似平常,入口时却有一点不同,多了一点细碎的果仁,多了几分湿润。简单地只点缀一个糖霜雪花,低糖有机,自产自销。

鲜明的色彩,让人觉得不像在伦敦。融融绿意,让人觉得不像在冬天。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温室里自产自销的茶点。

人与自然的结合

一份糕点一杯茶,斜窗边闲坐,晒晒英国最珍贵的午后阳光。

附近庄园里劳作的大叔,提着农具经过;系围裙的红发女孩端着碗碟,阳光映照在小雀斑上。客人在慵懒阳光里坐乏了,起身去远处长桌上拿盐糖小罐,长发偶然被棚子里植物枝桠挽住;不知名的小野鸟飞进来,停在木桌上,用尖嘴整理亮色羽毛。

看着这些,竟然觉得有种“采菊东篱”的意味,淡淡升腾起来。

历代英国诗人,也不断探寻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从中汲取灵感。能在这里读上一本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的诗作,学着“饮下想象的力量(drink visionary power)”,想必也很惬意。在他的诗中,大自然令人“充满欢欣,提升思想”。人与自然相倚相生,与“落日余晖,广阔海面,浮动的空气,蓝色的天空”同成一体。

当然,后来的积极浪漫主义诗人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则觉得,不要误将自然的美好等同于宁静;自然是优雅的,也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

不论人们更认同哪一种观念,温室餐厅似乎给出了足够的选择。它离伦敦这样远,又这样近。想要从匆碌的大都市生活中抽离出一下午,待暮色沉沉,再归向城中,这里是十分理想的去处。

伦敦客大概总爱这样的栖脚所。倦怠了,可以时不时地回来转转。植物是大自然的衣裳,四季换装。每相隔几个月,温室餐厅想必也会有不同的风貌。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