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洋人之羊

羊年如何翻译引起西方媒体与品牌的关注。
Image caption 羊年如何翻译引起西方媒体与品牌的关注。

中国农历新年即将到来,西方媒体的新闻报道、奢侈品牌的设计定型,都在关注“羊年”究竟是指哪种羊——山羊、绵羊,还是其他?让人不禁联想起之前“中国龙”翻译引发的热议。

事实上,西方文明、英语文学里的羊,与中国古人对羊的认知,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西方的山羊

古希腊宗教节日中,常以山羊作为礼物或祀品献给神灵。鲜有人知的是,“悲剧”一词(tragedy),正是因此从古希腊语“山羊之歌”演变而来。悲剧自此成为西方文明支柱之一,从古希腊三大悲剧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到英国的莎士比亚、西班牙巴洛克文学家维加、法国古典主义的拉辛、德国《欢乐颂》作家席勒,都曾因谱写过“山羊的歌声”而闻名,让读者与观众从人类苦难中得到宣泄甚至享受,矛盾地审视自己内心。

Image caption 山羊在古代神话里时常出现。

除了牺牲之外,山羊也是力量与资源的象征。希腊神话里,宙斯的父亲听闻预言,说他的统治将被一个亲生孩子推翻,因此将子女全都吞入腹中,只剩宙斯被母亲偷偷交给山羊女神阿玛尔忒娅。宙斯在山羊奶的滋养下长大,后来还用山羊角做成收获富饶的丰饶之角,用山羊皮做成威力巨大的宙斯盾。盾上绘有蛇发女妖美杜莎,智慧女神雅典娜也在《伊利亚特》中使用它。冷战时期,美国海军研发的整合式水面舰艇作战系统,缩写恰是宙斯盾(Aegis),用其命名,彰显了强大的军事实力。

雨果所著小说《巴黎圣母院》中,吉卜赛少女爱丝梅拉达带着一只小山羊Djali跳舞卖艺,舞姿倾倒众生。小山羊漂亮又聪明,有金色的蹄子和角,能耍魔术,也知道在主人受到薄待时,用羊角缠住贵妇人蓬松的华服。它知道主人的秘密,会拼出她心上人的名字。这里的山羊像一个形影不离的配角,为女主角添加了灵动神秘的色彩。

西方的绵羊

放牧绵羊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也早期社会的重要经济来源。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希腊等早期人类文明里,常将领袖者称为牧羊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作家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将绵羊描绘成盲从的愚众。

《圣经》中,耶稣也是公认的牧羊人,指引绵羊群一般的民众。宗教著作中,“牧羊人”的比喻范围之广、权威性之强,可称独一无二。神职人员牧师(pastor)的称呼,也由拉丁文的牧羊人转化而来。

作为跟随者的绵羊温顺而轻信,在非善意的引导下容易迷失盲从。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是一本政治寓言体小说,刻画了革命的兴起与畸变。绵羊是易被操纵的愚众,在怀有独裁野心的猪的教唆下,高唱“四条腿好两条腿坏”,淹没了政治对手的发言和头脑清醒者的抗议,导致暴政重演。

该书在1945年冷战铁幕落下之前出版。“绵羊”既是斯大林的群众宣传机器的一部分,也指受到宣传影响的人。他们重复着标语,失去独自思考的能力,最终和宣传融为一体。

中国羊是哪种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的羊也分许多品种,有不同称呼。

很相似的是,中国羊的象徽意义,自先秦时期就具有多样性。

《易经》中的羊多意取阳刚,“大壮卦”里写“羊群行而喜触,以象诸阳并进”,不宜力制,当以和易之道相待。《诗经》中则多取阴柔温驯,“尔羊来思,矜矜兢兢”,生怕失群;若得人“以手麾之”,则招必来、挥必去。大约也是因为中国羊种类不同,见山羊常以角触藩絓棘,就取其刚;见绵羊合群良顺,就取其柔。

所谓爱礼存羊,羊在中国同样是重要祀品,“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古人也以羔裘比喻当朝为官者——“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用小羊羔缝制皮袄,用素丝作为装饰,正直节俭由表及里;退出公府吃饭去,摇摇摆摆好自得。

羊在世界各地比喻意义的趋同,可见一斑。每一个农历新年都值得最美满的庆贺,笔者在这里祝大家羊年不论身在何地,都能得到丰饶之角的收获,牧羊人的指引,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心境。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