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哈姆蕾特”与“天鹅汉”

女演员Maxine Peake的哈姆蕾特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女演员Maxine Peake的哈姆蕾特。

俊俏的“哈姆蕾特”执剑复仇与决斗;健壮的白天鹅汉子在湖畔群舞——英国跨性别重新呈现经典的风头正劲,画面太美,引人注目。

莎翁剧:从全男到全女

莎士比亚剧本的角落里满是写满了暧昧不明、矛盾冲突,正是戏剧创新的温床。女演员除了演绎Hedda、Electra、Rosalind等备受折磨的角色,也希望通过饰演莎翁笔下的著名主角,以展现表演才华。

Sarah Frankcom导演的《哈姆雷特》(Hamlet),去年于曼彻斯特皇家交换剧院首演、近日正在伦敦影院上映。主演Maxine Peake曾在2002年演过奥菲莉娅,现在摇身一变成为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的性格,堪称莎翁角色中最为女性化之一:犹豫、絮叨、自省不绝。1881年即有学者写书宣称他是丹麦公主,而非王子。Peake会将角色演成娇滴滴的“哈姆蕾特”(Hamlette),还是新瓶装旧酒,延续男演员们的惯例?剧评家们认为是介于两者之间。BBC广播4台采访中,Peake本人将哈姆雷特描述成“未定的性别”(indeterminate gender)。

另一个显著的改变,是将“生存还是毁灭”的著名独白,推迟到了杀死御前大臣、爱人家长波隆尼尔(这一版中为官僚主义、爱操控人心的女家长)之后。这增强了悬念,配以Peake更加轻快生动的语速、眼神与肢体语言,给观众带来崭新的观剧感受。

无独有偶,Phyllida Lloyd导演的女版《亨利四世》(Henry IV),去年底在伦敦Donmar Warehouse上演。略有不同的是,该剧全部由女演员出演,而非选择性地转换角色性别。参演者是各种种族、肤色、地域口音、身材体型、以及经验值,传递了兼容并蓄的强烈信息。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全女性版《亨利四世》。

莎翁写作的伊丽莎白时期,戏剧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剧本中的女性角色大都由未变声的少年出演。例如,哈姆雷特在为考验继父到底是否杀父仇人、导演自己的“戏中戏”时,也对饰演女性的少年们说:“求求上帝,但愿你们的喉咙不要沙嗄得像一面破碎的铜锣才好”,可见全男性出演戏剧的传统根深蒂固。

这些少年演员出演女性角色时,穿戴明显的标识,将观众注意力引向他们的女性特点。现在的改装易性则不同。与Peake的哈姆雷特一样,《亨利四世》里的演员囚服宽大、发型中性,注重“去性别化”。此外,场景设定,是在一座女性监狱,为剧目又添一层复杂性,或象征被边缘化的女演员,进入伦敦西区戏剧主流。

天鹅汉与同性芭蕾

早在1996年,英国舞蹈指导Matthew Bourne就重新演绎了经典芭蕾作品《天鹅湖》。他保留了柴可夫斯基的曲谱,但一改120多年来,内敛、轻柔、不染凡尘的天鹅女形象,带来袒胸、赤脚、体毛与肌肉充沛的“天鹅汉”。他们有力的大腿被鹅毛装饰,围绕着皇家芭蕾舞团明星Adam Cooper,尖锐而攻击性地舞动。该改编取得巨大的评论和商业成功,一票难求,巡演至今。

新编中的场景,设置在现代伦敦。第一幕里,Soho一家脱衣舞酒吧中,强盗、水手、妓女轮番献演,王子都不为所动。第二幕则发生在圣詹姆斯公园。根据芭蕾的传统,王子与天鹅初见时跳一段双人舞(pas de deux),重要而不过分亲密,两人并不交换眼神;王子的爱慕,通过举起、支持白天鹅而体现——他将她推举到众人注意力的巅峰。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男版《天鹅湖》给人全新的心理和感官刺激。

然而这一版中,两者进行激烈的眼神交流,白天鹅仿佛在教觅死的王子如何掌控周围空间。王子不再是传统中经典芭蕾里的男性角色:优雅、勇气、充满骑士精神,在二人舞中,展现女性,自身展现自豪的收敛和谦逊。这便重塑了芭蕾舞台上“如何做一名男人”。

鲜为人知的是,柴可夫斯基本人是一名同性恋者。通过两名男主角的舞蹈,同性间的浪漫关系,也从柜子里一路跳到主流文化中。

戏剧自古就是挑战传统、祛魅文化常态的工具。英国戏剧对性别的实验,反映出这个怀疑胜过笃信的成熟社会里,种种二元对立逐渐被多元、不确定性消解。女性主义要求女性出演伟大角色的平权,同性主义则突出剧中人物含糊的性向。对于观众,这意味着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不熟悉的视角,进入全新的戏剧世界。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