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成功的审美差异

更新时间 2012年 1月 3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46
西楠

西楠:人生在世,对自己未来之定位,从来使我们困惑。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你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么?那么首先得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是今年大陆央视春节晚会的相声《奋斗》中告诉我们的。

“我要金钱和美女。”台上相声演员打趣儿道,接着模拟一声清脆的耳光——父亲恨铁不成钢:“要的就是这些肤浅的么?!”那么好吧,“我要的是事业和爱情。”

人生在世,对自己未来之定位,从来使我们困惑。小时候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类观点主导下,我们有了那个公认的敌人,叫做“别人家的孩子”。“你瞧别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简直能给当时流行一时的复读机作宣传标语对不对?

而所谓“年关”,在旧时的那个神话里可以指面目狰狞的怪兽。时至今日,除去满堂团聚的其乐融融,那还意味着红包、送礼,还有,亲戚朋友的各种“毒舌问题”。

过年亲戚毒舌问题

近来网络上有人总结出名列前茅的几大“过年亲戚毒舌问题”,比方:“谈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结婚?”“小朋友,考试第几名啊?”“去年赚了多少钱?”“啥时候买房?”等等等等。而最具挑战的场景,莫过于一张陌生的脸万分热情的奔向你:“不认识我了么?小时候抱过你耶,一转眼这么大了。”网友最后大批语:“还让不让人过年啦?!”

与此相得益彰的还有各类过年同学会。甭管混得好不好,碍于同窗情谊,常常得硬撑着上。有人开玩笑:“这是一场硬仗。”有人直言:“根本是去受刺激的。”几家欢喜几家忧,也不全看事业是否顺利、挣钱多少,介于眼下“剩男剩女”数目之庞大,找对象问题也荣居榜首。有笑话无奈的讲:“去年春节开同学会,成双的一桌,光棍的一桌。今年同学会,已婚的一桌,恨嫁的一桌。看这架势,明年就是抱仔的一桌,绝后的一桌了。”

某种意义上,像一场场血淋林的“成功”程度比拼大会:稳定、有前途与钱途的工作,外加私人生活妥当,最好再买了房子、结了婚、生了孩子,以便速速脱离“被盘问”大军,摇身变为威望十足的盘问者。

成功的审美差异

这是传统社会教给我们的“成功”标准。有朋友总结:“无非根据几个元素,在对彼此所知甚少的情况下,迅速打上标签分类。”“哪个在公安局工作、哪个在火车站工作……一一记在心里,以防日后不时之需。搞不好都用不着等日后,当天就跟你说能不能把扣掉的驾照弄出来。”

其余八卦目的大致有二:一者为单纯的获取信息,满足好奇心,给日后的茶余闲聊攒谈资,或者通过暗暗比较,也给自己找定位;二者是一种社会纽带(social bonding),即对社会行为准则与活动的认可,并且相信这一切都很重要。换句话说,如果大家都是一副欢天喜地热情万分的过年模样,你不这样做,就有点儿反社会。

不同的社会纽带会造成不同的表现形式,比方在英国过年,也见了好几拨朋友,各种长谈,倒没遇见什么“毒舌”问题,大多在讨论纯技术,有时聊聊休闲旅行计划,顶多八卦一下公司里八竿子打不着的同事。

有人仓促结论,这是因为“英国社会尊重多元化,不盲目追求一种模式的成功”。这话对错得两分。一来我们看见有留学生开着奥迪去中餐馆打工,下工后又一掷千金的跑去Casino(赌场)消遣,能够淡定的说一句,“They are just different.”(他们只是和我们不一样罢了);二来每年到了大学毕业时,照样有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钻进投行“赚大钱”——你要说世俗世界里“成功”的标准有多不一样,还真不见得。

我想起上次于丹来英讲座,坐我旁边的一位中国女孩自我介绍,刚来英国没俩月,热情倒是热情,也很友好,只没两句便问起我“赚多少钱一个月?”“拿永居没有?”毒舌问题掺杂在热情友好的面孔里,真叫我进退两难。

但我的第一反应,倒不是成功标准异同的问题,首先想到了不同文化给与隐私权的不同程度重视。其次,八卦与社会归属感的需求人皆有之,有所不同的是八卦和社交时的距离。这也就是说,优雅低调的奔“成功”和粗鄙直白的奔“成功”之间,还是有些审美差异的,正如同金钱美女 VS. 事业爱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