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肤色还是问题吗?

劳伦斯案,引发了英国全社会对种族问题的深刻反思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劳伦斯案,引发了英国全社会对种族问题的深刻反思

刚从中国回来。在国内时,很多亲友问起,你们在英国不觉得受歧视吗?一句半句话解释不清楚,我选择敷衍支吾:一方面……另一方面……

上星期,一桩牵动英国人神经18年的“黑白命案”在伦敦宣判:杀害黑人青年斯蒂芬·劳伦斯的两位白人男子被判入狱。

劳伦斯案堪称英国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一起种族仇杀案。它涉及到最敏感的种族歧视问题,引发了警方内部的整肃,导致了法律的修订以及全社会对种族问题的深刻反思。

罪犯被绳之以法,事情真的就此结束了吗?种族歧视是否已经成了过去时?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关系是否理顺了?

肤色,还是一个问题吗?

“种族歧视仍是问题”

日前,首相卡梅伦承认,英国“仍然存在种族歧视问题”。

卡梅伦在接受“天空电视台”采访时说,与1993年劳伦斯遇害时相比,种族歧视大大减轻了,但是,打击种族歧视“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少数族裔人群仍然“处于劣势”。

Image caption 英国内阁中,首次出现里穆斯林妇女的面孔

当今,单看领导层、娱乐圈儿等高度曝光领域,种族关系的改善,或者说,对少数族裔的宽容、少数族裔更多地融入主流,确实是显而易见。

与1993年相比,议会中黑人议员的人数增加了四倍;内阁中第一次出现了穆斯林妇女的面孔----保守党主席沃西女男爵(Baroness Warsi);FTSE百强公司中,第一次有了黑人老总----出生在科特迪瓦的Tidiane Thiam。

荧屏之上,也有了更多的黑人、亚裔面孔。几年前,连续播出了好几十年的肥皂剧《东区人》(Eastenders)中,阿尔伯特广场首次搬来了一个亚裔家庭。

英国的人口结构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1993年时,少数族裔占英格兰和威尔士总人口的5.1%,现在增加到8.7%。

在我居住的西伦敦,异族通婚的伴侣绝对不是新鲜事物,孩子学校中,混血、“外国”孩子反倒快成主流了。

但是另一方面,就在2011年的“节礼日”,23岁的印度留学生、就读兰卡斯特大学的Anuj Bidve在萨尔福德(Salford)惨遭枪杀。有媒体报道称,他唯一的罪名好像就是,他不是白人。

1月6日,英国“种族关系研究所”发表报告说,从18年前劳伦斯被害以来,共有96人在带有种族色彩的攻击事件中丧生,相当于一年至少五人。(需要说明的是,法庭并未将所有这些案例定性为种族攻击)

足球场上,铲了这么多年,种族歧视仍然犹如绿茵----屡剪屡长。英格兰、切尔西足球队双料队长特里被控种族歧视不久即将出庭;几天前,奥尔德汉姆球员阿德耶米又受到看台上利物浦球迷种族歧视语言的侮辱,阿德耶米几乎当场流泪,比赛一度暂停数分钟!

少数族裔在就读、就业、升迁等方面受歧视的报道更是时有曝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伦敦骚乱的导火索,也是一名黑人青年被警察开枪打死

摘不下的标签

那么,警察与黑人社区之间的关系呢?

三年前,国会议员们曾经说,警察在铲除种族歧视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但是,警察的执法工具之一----拦截搜身(stop and search)----仍然是一个让黑人社区感觉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主要因素。

2010年英国“平等和人权委员会”的研究发现,与白人相比,黑人被拦截搜身的概率至少高六倍,亚裔高两倍。当时,内政部承认,警察工作确实“有待进一步改进。”

雷蒙德·坎贝尔和劳伦斯年龄差不多,也曾经居住在劳伦斯遇害的伦敦南部地区。坎贝尔今年33岁,现在住在诺丁汉,父亲管理当地一家青年俱乐部。

他说,经常被警察拦住搜身,已经习惯了。但是,他真的很不满意,(被搜身)“夺走了尊严,总觉得自己头上贴着标签儿。”坎贝尔说,他就是想老老实实做人、挣钱,但是,总顶着一个标签儿,心灰意冷。

更不能忘记,去年夏天伦敦骚乱的导火索,也正是因为警察在伦敦北部开枪打死了一名黑人青年马克·杜根。

机制性改革

当年劳伦斯案调查委员会成员之一理查德·斯通(R Stone)说,去年八月份的骚乱表现出,“机制性改革”仍然不到位。

他说,调查结束时,他心中充满了热情、希望,现在却“都一点点地消失了”。黑人被拦截搜身的比例失常令人非常失望,会在黑人社区引起强烈不满。

他还说,少数族裔的人很少选择当警察,也值得继续关注。

具体到劳伦斯案件,还有三名嫌疑人逍遥法外;当年办案不力的警官无一受到处置。

无疑,英国的种族关系仍然有问题。但是,与20年前相比,英国人对种族差异确实也更加宽容。

而这种宽容,在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黑人青年斯蒂芬·劳伦斯。

(苏平,2012年1月10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