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你为姆安巴祈祷了吗?

姆安巴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姆安巴的遭遇,凸现着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不可预见。

英文中有个玩笑,信神的与不信神的辩论。前者说,“重症监护室(或者,癌症病房)内没有无神论者”。意思是,到了节骨眼上,人人都会抱佛脚。

后者反驳,“急救人员要开始心脏复苏了,没人会说,等一下,我们先祈祷吧。”

还记得不久前英国绿茵场上发生的那一幕吗?博尔顿迎战热刺,姆安巴一头栽倒在草地上……随后,博尔顿球员博雅塔双手指向苍天,热刺的范德法特跪倒在地、双手合放胸前,为姆安巴祷告……

足球场上的悲情,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弦。之后,在姆安巴家人的引领下,一场“为姆安巴祈祷”的运动声势浩大。

姆安巴心脏停跳78分钟后“起死回生”,是神应验了祷告?

声势浩大

姆安巴生命垂危,《太阳报》头版以姆安巴未婚妻的话作为大标题:“神在控制”;《每日星报》则高呼“上帝的手中”。

英国微博网站推特上,#PrayForMuamba一夜间成为最火爆的trend之一。不久,为姆安巴祈福的微博即逼近百万。Youtube上,有关姆安巴的一些视频挂上了“1 like=1 prayer”的标签。有了新技术,祈祷也要跟上时代步伐?

切尔西的卡西尔为蓝军破门后亮出“为姆安巴祈祷”的贴身内衣,场面令人动容。通常情况下,球员比赛间不准穿印有“宣传口号”的球衣。但这一次,谁也没有亮“红牌”。

朱鲁,霍伊特,霍顿,迪福、 沃克尔,鲁尼……数不清的足球运动员、教练也都在微博上加入了为姆安巴祈祷的大军。

非洲大陆,姆安巴的出生地金沙萨。刚果共和国足球协会主席说,“希望上帝助他康复,重返球场。6500万刚果人都在为姆安巴祈祷。”

中国几家知名足球网站也请求姆安巴“为了爱你的人,为了你爱的人,为了绿茵球场,活下去”。

生命脆弱

祈祷,是人们试图与“超自然”交流。

Image copyright 1
Image caption 球员进球后亮“文化衫”没有被罚红牌

很明显,姆安巴的未婚妻很虔诚。每一个声明、每一条微博几乎都提到了上帝、祷告。她的诚信,应该算是“祈祷运动”的导火索。

但是,大批英国人加入祈祷,我看,至少也证明,许多人还是情愿相信,祷告大概是有用的,某个“超自然”的力量或许能够听到自己的请求。

象姆安巴一样看上去健康、强壮的运动明星,在成千上万的球迷前突然倒地,凸显了生命之脆弱和人生的不可预见性。

谁能百分之百地控制自己的人生走向、命运前途、生老病死?面对难以忍受的心理压力、难以应对的危机局面,我们难免会仰望青天,寻求诠释、抚慰、动力与希望。

贵人长寿?

2004年,BBC委托ICM所做的一次调查发现,10个英国人中大约有6个人相信某种“神灵”。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涉及健康与幸福,期盼超自然力量的干预是“人类基本的愿望”。

比如,基督徒信奉,诚信的祷告,能让病体康复;诚信(不妄求)的乞求,神(在自己选定的时间)必然成就。

但是,这种观点,把医学常理与宗教信仰放在了“敌对”的立场上。过去好几百年,信神的和不信神的、科学家和神学家围绕着“祷告是否有效”不停地打嘴仗。

1872年,英国杰出科学家弗朗西斯·高尔顿(Francis Galton)爵士发表经典性论文“祈祷有效性的统计调查”。有人说,这是第一次以祈祷为主题的科学研究。高尔顿想找出答案,如果说祈祷有效的话,那么,最“有影响力”、能发动最多人为他们祈祷的人----比如说王室成员----是否就应该最长寿。但是,他的研究结果发现,贵人并不长寿,因此,“祷告无效”。

但是,人们对祷告力量的诚信并没有因此消失。“提灯护士”佛罗伦斯·南丁格尔就是其中之一。她写道,“很多情况下,在人们失去知觉时,一句祷告就能打动他们”。

祷告有没有效果?嘴仗打了几百年,现在还是谁也没能说服谁。

就像姆安巴,心脏停跳78分钟后“起死回生”,有人说,这是神听到了人的祷告,给我们的一个奇迹。但也有人从医学的角度给出长篇大论的分析,讲解其可能性。

宁信其有?

达赖喇嘛说过一句话,“只有行动,才能带来变化,而不是冥想和祷告”。

当然,达赖当时是在讲世界和平。具体到生老病死、考试成绩、生男生女这类“婆婆妈妈”的琐事,不管你怎么看待祈祷与超自然的关系,祈祷、特别是为别人祈祷,确实能让人在那一瞬间把注意力集中到好事、善事上。闭上眼睛,为爱人、为自己许个愿……

1992年,英国学者弗朗西斯(Leslie Francis)对4000名12-15岁的青少年所作的调查发现,与教堂从来不沾边儿的青少年中,至少三分之一“偶尔祈祷”。

宁信有,不信无?只当是买保险?许多人还在继续为姆安巴祈祷……

(苏平,2012年3月26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