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首相令人哈哈哈!

LoL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语“哈哈哈”已经被收入牛津字典

OMG!PM DC LOL?ROFL!看不懂?我们和首相卡梅伦一起来扫盲吧。

翻译成正式语言,这条短信的意思大概是“上帝啊!首相发短信落款居然也签LOL?大笑,躺在地上打滚儿呢。”

短信、微博成了人际交往的主要工具。随之而来,缩写语大为流行。其中,OMG、LOL更是登堂入室,被收入牛津字典。

最近几天,LOL(相当于汉语短信体“哈哈哈”)又成了爆炸性新闻!

首相错爱

上周五,红发女丽贝卡·布鲁克斯在窃听门引发的针对媒体道德的调查中作证透露,首相卡梅伦给她发短信,有时结尾处简单写上DC—戴维·卡梅伦的缩写。但有时,还会以LOL收笔,送去“Lots of Love”--许多爱。

后来,布鲁克斯告诉卡梅伦,您搞错了,LOL的意思是Laugh Out Loud“放声大笑”,卡梅伦才住手。

作为英国畅销小报《世界新闻报》及《太阳报》的前主编,布鲁克斯对政坛的影响力曾经不容忽视。证词凸现她与首相私交甚笃,足以令卡梅伦尴尬。

撇开政治含义,更难堪的是,卡梅伦一向爱“扮酷”、自诩与时俱进、试图树立亲民形象。

政客扮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政客扮酷也有成功的典范。比尔•克林顿,大墨镜、萨克斯,遗憾,他不在政坛了。

卡梅伦去北极开狗拉雪橇,拥抱连帽衫小混混;不时摘了领带、摞胳膊挽袖子,骑自行车上下班,穿着短裤去跑步,承认玩儿“愤怒的小鸟”很上瘾……居然不知道LOL什么意思!何酷只有?

一时间,网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LOL。从议员、前副首相、政治评论人士,到普通网民,纷纷搞笑卡梅伦。

有人将卡梅伦的“LOL”比作黑格的“棒球帽”。现任外相黑格在新任保守党领袖时曾带着棒球帽去游乐场,显示年轻活力,偷鸡不成蚀把米,成了“扮酷未遂”的经典。

说起政客扮酷,布莱尔弹吉他、踢足球,几乎可以乱真。真酷的,要我看,还得去大海那边儿,看看人家比尔·克林顿。大墨镜、萨克斯。遗憾,他不在政坛了。

扮酷当然没错,问题是怎么扮。英国作家、媒体人曼佐尔(Sarfrac Manzoor)认为,大人扮孩子相很愚蠢。周末他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出了校门、有了投票权的人,就不能再用短信体了,否则给人的感觉很不严肃。

不甚愚蠢

LOL,数得上英国人最常用的一个短信语汇。许多祖父、祖母初次尝试短信体就是从LOL和OMG入手。有互联网从业者曾形容,LOL和OMG如同“妈妈、爸爸”一样,是婴儿最先学会的两个词。

去年,LOL与OMG一起被收入牛津英语字典。牛津字典解释,LOL是感叹词,主要用于电子交流,引起对方对笑话、幽默的注意或者表述自己的喜悦。

LOL发音有两种,一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念,二是念成一个字。现在人们在口语中也开始使用,因此它也就有了过去时、现在进行时。

尽管权威字典已经明确了LOL的意思,许多人还是像卡梅伦一样经常搞混。

去年,BBC以时尚新潮著称的名嘴埃文·戴维斯在直播时也错误地将其解释为“许多爱”,大批受众批评指正。

一颦一笑

网上流传着更极端的笑话。一女给女儿发短信,“姥姥病故。LOL”;“得知你出车祸,特表同情。LOL”。至少,卡梅伦的错误没有如此愚蠢。

LOL为什么会这么流行呢?除了简单精炼,“互联网研究所”的克罗托斯基(Aleks Krotoski)认为,在电子空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少有亲近感,缩写、表情符号都是要弥补这种不足。

她说,特别是短信,微博,文字需要非常精炼。但是,人们也希望能表达更深一层的意思,增加一点人性、个性。

原来,那个微笑、那条缩写,都是想取代从前打电话时声音传递的微妙情感、面对面交谈时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

与时俱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卡梅伦3月接受学童采访承认酷爱“愤怒的小鸟儿”

传统派认为,像LOL、OMG一类的词进入主流,腐蚀了英语的纯正性,对青少年学习规范的语言文字更加有害。

但是,《现代俚语字典》的作者索恩(T Thorne)却认为,已经有的研究显示,使用俚语、缩写的孩子通常都是那些语言能力更强、口齿更伶俐的人。他认为,如果说英国面临文学危机,俚语新词不是元凶,相反,它会使语言更加丰富。

当年大文豪莎士比亚不也发明创造了许多新词吗?

不管你是爱是恨,LOL是合法的英语单词。和朋友聊天儿用错了,最多也就招来一顿ROFL;和客户、老板对话、发简历,我看最好还是先扫盲,避免误解。

否则,OMG!

(苏平,2012年5月14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