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奥运快车道

比赛专用道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比赛专用道”要保障奥运专车畅通无阻的把“奥林匹克家庭”成员从A点送到B点。

要保障奥林匹克大家庭畅通无阻,小家庭就得礼让三先。

将要来伦敦的“奥林匹克家庭”很大,成员包括参赛运动员、裁判、奥运官员、赞助商、特邀嘉宾及国际媒体报道团,济济一堂8万人。

为“奥林匹克家庭”成员开辟专用车道,保障他们能够顺利出行,是国际奥组委对主办城市的要求,是惯例。

奥运道

既然是惯例,伦敦也不能例外。伦敦为奥运家庭成员的出行,划出了一个奥运道路网(Olympic Route Network) 。

奥运道路网总长将近300英里,伦敦市内109英里,伦敦之外170英里。奥运道路网将奥运比赛场馆、比赛路段和奥林匹克家庭下榻处连接起来。

普通老百姓还是可以“涉足”奥运道路网的,只是随时可能“被管制”。伦敦奥运会承办局授权可以采取的临时交通管制措施包括:

临时关闭侧街车辆进/出主干道、临时改变红绿灯交替间隔、暂时中止停车准许、临时中止行人过街道口、暂停道路施工、临时改变伦敦700条公交车线路中的70条,以及在奥运道路网中另辟出比赛专用车道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些比赛项目直接在公路上进行,伦敦交通局诫奥运会期间计划出行的人,每一次出门前都要先看看它发布的交通热点图。

比赛道

在奥运道路网中,另划出总长约30英里的“比赛专用道”(Games Lanes)。这“比赛专用道”就不允许我们老百姓“涉足”了。有权上道的人包括:18000名运动员和裁判、28000名记者、25000赞助商和特邀嘉宾以及国际奥委会成员。

预计届时每天要运送55000人次的奥运家庭成员。组织者准备了1500辆大客车和4000辆宝马轿车。“比赛专用道”要保障这些车辆畅通无阻的把客人从A点送到B点。

其实,伦敦奥运会的“比赛专用道”从西斯罗机场就开始了。拥有西斯罗机场的BAA投资2千万英镑,为奥林匹克家庭成员设立了一个单独的进/出空港通道。

31个柜台和7个安检口保障运动员和他们的比赛器材在30分钟之内通关。饱受西斯罗机场通关“蜗牛速度”的普通乘客,届时可能更要瞪眼看着奥林匹克家庭成员而“望尘莫及”了。 

快与慢

当然,快慢是相对的,有快就有慢。快的是奥林匹克家庭,慢的就是我们这些老百姓了。

伦敦的街道比不了北京的长安街,10里长街不拐弯,街面宽得赛过伦敦的广场。伦敦更做不到一纸行政命令,按车牌单双号交替出行,把一半的车堵在车库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些英国人早早的制定了到外国或外地休假的“避运”计划,惹不起躲得起。如果惹不起也躲不起,就只好忍着了。

伦敦街窄弯多,一边两个车道对开就算是宽街了,许多道路是单行道甚至是单向道。辟出一个“专用道”,其它车只好都挤在一个车道里,甚至“靠边站”等着。

据奥运承办局自己做的“战略环境评估”(strategic environment assessment),奥运会将给其它道路使用者造成严重的堵塞,导致汽车尾气排放量急剧上升,因此可能违反欧盟的空气质量标准而招致巨额罚款。

伦敦交通局预计,奥运会期间高峰时会比平常多出3百万次出行。为此伦敦交通局推出了交通热点地图,并告诫奥运会期间计划出行的人,每一次出门前都要先看看热点图,因为每天的比赛日程不一样,(比如马拉松、公路自行车等赛事直接在公路上进行),交通热点也不一样。

让与忍

虽说开辟奥运快车道是“惯例”,但在一个对“特权”很过敏的国度里,仅靠“惯例”是堵不住民众的口的。

为此,伦敦申奥一成功,英国议会就通过了一个《奥运会及残奥会法案》(The Olympic and Paralympic Games Act of 2006),授予伦敦奥运承办局设计交通管制措施的权利。

当然,奥运会的反对者眼睛也盯上了“奥运专用道”。“反对奥运会联盟”(Counter Olympics Network)发誓要用各种手段阻挡奥运专用道,以达到干扰奥运会的目的。

伦敦警方专门负责奥运会警务的长官埃里森(C Allison)说,抗议示威是排在恐怖袭击、有组织犯罪和自然灾害之后的第四大威胁。

要以身试法干扰奥运会的,毕竟是“一小撮”。尽管出行可能会受到影响,大多数英国民众还是抱着支持和理解的态度的。

觉得太“闹腾”的,早早的制定了到外国或外地休假的“避运”计划。主办者也敦促公司企业在奥运会期间配合,让职工能休假的就休假,能在家上班就不要来办公室。

惹不起躲得起。如果惹不起也躲不起,就只好忍着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