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盛装舞步走一回

更新时间 2012年 8月 3日, 星期五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22
草绿色的军装很是抢眼。

执行安检的是清一色的军人,一片草绿色的军装很是抢眼。

皇家御园被弄得面目全非,但一场比赛看下来,我也加入了奥运拉拉队。

提前三周,就接到了奥组委的电邮,提醒 去观看奥运比赛的注意事项。接着,又收到了邮寄的信件,还附带有宣传小册子。直到看比赛前两天,再次收到奥组委的电邮,说寄送的小册子是介绍Show Jumping(场地障碍赛)的,不是我们要看的Dressage(盛装舞步),道歉后附上了正确材料的链接。

买票进赛场看奥运是平生第一回,跟其它地方办的奥运会无从比较,但工作做到这份上,够细致入微了。先前看到媒体上连篇累牍对奥组委售票工作的指责,有点想替奥组委喊冤。

最“绿色”的奥运

虽然举行马术比赛的格林尼治公园就在家门口、抬脚就到,但经不住家里娘俩反复引述奥组委的通知,要留出充足时间过安检云云,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

十分钟后就到了格林尼治公园大门口,更准确点说是像到了军营门外。执行安检的是清一色的军人,一片草绿色的军装很是抢眼。

伦敦申办奥运时打出的“牌”之一是要办“最绿色的奥运”。后来遭遇经济危机,这个口号似乎喊声越来越小了。赛场外这片“绿色”倒是格外醒目,而且“宜人”。

这些看上去不过20上下的小伙子个个面带微笑,而且是很自然、很阳光、让人很舒服的微笑,不带一点职业色彩。我过安检门时警报响了,一个士兵过来搜身,一口一个“sir”、“please”、“Thank you”,末了还来一句“Enjoy your day”(祝你愉快)。

进门的安检跟机场的安检差不多,但士兵们态度热情、动作麻利,前后不过两三分钟。真不知道政府干吗要拿数以百万计英镑纳税人的钱给像G4S 这样无能的私人保安公司。从一开始就把安检任务交给军队,少花多少冤枉钱哪。

全场爆满,只是中间最佳位置的一个方阵除外。几十排座位上只坐了两三个人

全场爆满,只是中间最佳位置的一个方阵除外。几十排座位上只坐了两三个人,与全场形成了鲜明反差。

座有虚席

抓阄拿到的票是马术三项赛中最“没劲”的一项,Dressage,实属鸡肋。

Dressage 中文翻译成“盛装舞步”,很是诱人。其实英文还有一个别称,“silly steps”,要用中文对应表达的话,恐怕就是“搔首弄姿”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敢说现场观众大多数属于“看热闹”水平的。问题是,每个人/马出场都是那一套规定套路,文文诌诌、扭扭捏捏,连个“马失前蹄”的惊险都没有,哪有什么热闹好看。

让我没想到的是,虽然是最“没劲”的比赛,而且是预赛,但在格林尼治天文台小山包下的草坪上搭起的看台、每面60多排坐椅的三面看台,居然坐得满满当当的。

只是中间最佳位置的一个方阵除外。几十排座位上只坐了两三个人,与全场形成了鲜明反差。

中场休息时忍不住问场地工作人员,被告知那个空着的方阵是留给“corporate and media ”,即团体赠票和记者席。想想老百姓抓阄买票抓红了眼,却有这么多座位白白空着,想为奥组委喊冤的念头顿时化为愤愤然。

见队就排

太阳下晒了两个小时,眼皮开始打架,肚子里叽叽咕咕。女儿生怕错过了扎拉公主的出场,坚守坐椅。无奈内急难忍,匆匆跑到场外找厕所。

简易棚外排起了长龙。好容易排过拐角,看到前面的人纷纷掏出瓶子。莫非要自己接着…?

原来是灌水的队伍!自带的水在过安检的时候就按要求倒掉了。赛场外有免费灌水的地方,但人多灌水点少,每个水站前都是一条长龙。

买瓶水要三英镑。挨宰认了,买水也要排队。组织者提供的午餐花样倒是不少,可每一个摊档前都是长长的人龙。为买一盒炒饭,足足排了一个半小时,而且排到跟前素食选择卖完了,夫人只好把盒饭里的鸡块转让给我。

“盛装舞步”连个“马失前蹄”的惊险都没有。

“盛装舞步”连个“马失前蹄”的惊险都没有。但从工作人员到观众到志愿者,大家都兴高采烈,像是过节。

盛装舞步走一回

一天的比赛从早上10点开始持续到下午四点。在得知扎拉公主第二天才出场后,女儿终于不再恋战,悻悻然到外面“逛公园”。

赛事组织者“开恩”,允许我等无缘观看障碍跳跃和越野赛的人参观比赛的赛道。格林尼治公园的大部分从6月份起就对外封闭了。平日溜狗几乎天天来的公园,变得“面目全非”。

游人划船的小池塘变成了“障碍”、天文台小丘下的谷地也被蓄上水,点缀上英国经典童话中的人物,成了“障碍”。

主办者选择格林尼治公园作马术赛场,曾遭到了当地部分居民的强烈反对。一些著名学者、名人引经据典,警告在公园举行马术比赛可能对古迹和自然生态造成威胁。示威、请愿、甚至诉诸法庭。公园内奥组委的“安民告示”经常被红油漆涂得一塌糊涂。

我也曾是请愿书上的签名者之一,主要是溜狗受到了限制心怀不满。但看看公园里每一个“障碍”前拍照留念的人群、观众们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让我觉得先前的抵触未免有点自私。

从工作人员到观众到志愿者,大家都兴高采烈,像是过节。尽管组织工作有改进的余地,但我没有听到太多的抱怨,似乎大家都生怕扫了对方的兴。

回到家,女儿把三张门票都收藏起来,说是要把看奥运的故事讲给她的孩子和孙子们听。活脱脱像是电视上的政客,只是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腾龙说事》其它文章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