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英国的“社会不孕症”

IVF
Image caption 2011年,英国有6万对伴侣寻求人工受孕的治疗,比20年前IVF开始兴起时增加了9倍。

英国中年妇女中,五分之一没有孩子。人工受孕再普及,也难以对付“社会不孕症”。

凯特终于生完孩子回家了。我们也可以把目光转向其她想要孩子的英国妇女面临的问题。

对于成千上万盼子心切的英国妇女来说,英国健康监管机构颁布的一项新指导原则,无疑是一道福音。

英国国家健康和临床标准局(Nice)新的指导原则,把接受免费体外人工授精 (IVF) (以下简称人工受孕)疗程的资格年限,从39岁提高到了42岁。

IVF不是送子观音

到私人诊所,一个IVF疗程要花费4000-8000英镑,许多英国家庭是支付不起这笔费用的。英国公费医疗NHS提供IVF治疗的年限提高3年,将给许多已经绝望的妇女送去一线生机。

但是,这个指导原则只是“指导”,没有约束力,要由地方公费医疗机构自己掌握,可以上调到42岁,也可以仍卡在39岁。几家欢乐几家愁。

即便是侥幸被“扩大化”了进去,成功受孕仍然属于侥幸。临床数据显示,40-42岁妇女IVF的成功率只有14%,仅为35-38岁年龄段妇女受孕成功率的一半。

事实上,人工受孕手段再先进,也无法倒拨生物钟。女性受孕最容易的年龄是20出头,过了35岁受孕能力直线下滑,40岁后,自然受孕的几率只有大约5%。

为什么要孩子越来越晚

然而,英国妇女生孩子的年龄却是一推再推。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过去30年中,40岁以后生孩子的妇女人数翻了四番。临近40岁才生孩子的人数也呈明显上升趋势。

尽管成功晚育的人越来越多,但因年龄因素导致受孕失败的人更多。统计显示,40多岁的英国妇女中,5分之一没有孩子。这其中,当然有自愿选择不要孩子的,但更多的却是各种客观因素。

五分之一育龄妇女无子的比例,在英国现代史上,只有1920年代出生的一代妇女才出现过。

1920年代出生的妇女,生育最佳年龄是在1940年代,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适龄男性缺乏,可以理解。今天40来岁的女性,是什么因素导致生育年龄一再推迟呢?

Image caption 越来越多的“社会不孕症”妇女在寻求人工受孕IVF的帮助。

今天40多岁的妇女,是70年代性解放、女权运动大潮催生的一代。与她们的母亲相比,这一代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教育、工作、旅游的机会。

男女平等意识、经济独立意识、自主生育的意识深入脑海的一代新女性、一代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终于安定下来要想孩子的时候,却发现适龄伴侣难觅、自然受孕能力殆尽。

社会不孕症

48岁的广告代理黛尔(Jody Day)的经历就是一个典型。黛尔认为,要孩子之前应该具备三项基本条件:稳定的经济地位、稳定的家庭、和能够优先考虑孩子需要的能力。

40出头时,“三项基本原则”都满足了,黛尔却一直怀不上孩子。医生查不出任何生理上的问题。黛尔后来与丈夫离婚,和现在的伴侣决定不接受IVF治疗,因为对双方关系的前景没有把握。

两年前,黛尔成立了一个支持帮助与她有类似经历妇女的组织,Gateway Women。黛尔说,每一位参加组织的妇女,没有孩子都不是因为有病理或其它健康原因,她们要么已经错过了自然受孕的最佳年龄,要么仍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伴侣。

黛尔说,这些妇女实际上患的是“社会不孕症”(social infertility)。

伦敦妇女诊所(London Women’s Clinic)的负责人西泽尔(Anya Sizer)说,越来越多的“社会不孕症”妇女在寻求人工受孕IVF的帮助。

2011年,英国有6万对伴侣寻求人工受孕的治疗,比20年前IVF开始兴起时增加了9倍。

这期间,人工受孕的临床手段也在不断提高。但是,医学手段再先进,也治不了“社会不孕症”。

而不改变造成“社会不孕症”的因素,寻求IVF人工受孕的妇女只会继续增多。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