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消夏乐 女指挥 性歧视?!

伦敦夏季音乐会最后一夜
Image caption 伦敦夏季音乐会最后一夜由一位女性指挥,在其118年的历史上是第一次。

“一个靓女站在指挥台上,乐队成员脑子里想的就不是音乐了”。

明天(9月7日)的伦敦消夏音乐会“最后一夜”终场演出,传统的一幕是可以预期的:彩带、米字旗纷扬,观众狂呼、跺脚、吹口哨。

俗妆的阳春白雪,绅士淑女的疯狂,很娱乐,很英国。

与以往任何一届伦敦消夏音乐会不同的是,最后一夜的指挥是一位女性,玛瑞安·阿尔索普(Marin Alsop)。

女人的指挥棒

能出任伦敦夏季音乐会的指挥,是任何一个指挥家的渴望。能指挥最后一夜的演奏,更是莫大的荣誉。由一位女性指挥终场演奏,在伦敦夏季音乐会118年的历史上是第一次。

喜欢古典音乐的人可能对阿尔索普的名字并不陌生。她是两大洲两个世界级交响乐团,北美的美国巴尔蒂莫交响乐团和南美的巴西圣保罗交响乐团的指挥。

这个“历史性突破”的激动显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分享的。著名的俄罗斯指挥家瓦西里·帕琴科(Vasily Petrenko)对女人登上指挥台是这么看的:“一个靓女站在指挥台上,乐队成员脑子里想的就不是音乐了”。

在2013年听到这样的言论,让一些人觉得不知今宵是何年。帕琴科的辩解更是火上浇油:“一个男指挥站在面前,乐队的反应会更好。女人有了家庭以后,就很难做到当乐队指挥所需要的专注”。

帕琴科是英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和利物浦皇家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帕琴科的一番话成了伦敦夏季音乐会上最刺耳的“不和谐音符”,也让他成了众矢之的。

面对口诛笔伐,帕琴科说他的话被“误解”了,他只是“引述”他的家乡俄罗斯人的观点。

女人的升迁路

俄国人对女人的态度暂且不论。英国人的一片愤愤然确遮不住这样一个尴尬的事实:古典音乐的指挥台上,女指挥凤毛麟角。

岂止是音乐指挥。今年三八节前夕,由英国五个知名智囊库和妇女权益组织组成的联盟发表的首份年度报告:《性别与权利:谁执掌英国》得出的结论触目惊心:

在英国通过《反性别歧视法案》近40年后,英国妇女正在被以加速度挤出政治权利中心。在其它公共领域,女性担任最高职位的人数也低的令人难以置信。

Image caption 阿尔索普出任伦敦夏季音乐会最后一夜的指挥,被称为“打碎玻璃天花板”的一刻。

别的不说了,就以“女人擅长”的持家理财为例。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手下的“五大金刚”,财政部的五个部长:无一女性。

英格兰银行金融政策委员会委员:无一女性。

英国五大银行的总裁:无一女性。

英国金融监管局主席或总裁:无一女性。

英国工业联合会CBI的主席或总裁:无一女性。

女人的天花板

联合政府上台时,首相卡梅伦提出了一个“鼓舞人心”的目标,到2015年,英国所有公共机构中,女性的任命达到50%。

卡梅伦似乎已经忘了曾有过这样的雄心壮志。或许是面对现实徒唤奈何。无处不在的“玻璃天花板”挡住了多少才女的升迁之路。

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看着透明,却越不过、顶不透。

阿尔索普出任伦敦夏季音乐会最后一夜的指挥,被称为“打碎玻璃天花板”的一刻。对这一刻的来之不易,阿尔索普可能比我们更有感触。

阿尔索普说,她的职业道路上遇到的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太多了。几年前在意大利的一个记者会上,她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做饭吗?

对她能够成为打碎古典音乐领域“玻璃天花板”的人,阿尔索普说她感到骄傲。阿尔索普说,在音乐会的最后一夜,在音乐会的转播给成千上万人带去欢乐的时候,也希望人们能想一想妇女在当今社会的角色和地位。

伦敦夏季音乐会最后一夜,总是以演奏《希望与光荣的土地》终场。在这块土地上,妇女的地位可以称得上是“希望与光荣”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