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8月 27日, 星期四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3:59

文化鸿沟:怎么判断人的性别

塞蒙娅在柏林的赛场上

在北京上小学读到《木兰诗》那一课的时候,有段时间男同学之间在课下总想方设法设圈套,趁着别人不提防的时候让他背出关于兔子那句里最后的问话,成功了,大家便群起笑之: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我当时也卷在其中,既笑弄过别人,也被人笑弄过。

但笑的究竟是什么,我现在说不清楚了:是听人表白自己性别认同存在疑问,还是承认自己的性特征不够明朗?

过了一段大家好像意识到这里其实也没有太多笑料。一个人是男是女,说到底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并无奥妙高深,还是花精力开发其他一些现实与认识之间的断层更有趣。

专家鉴定

然而,这几天围绕18岁的南非田径运动员卡斯特·塞蒙娅(Caster Semenya)性别的争论却表明,判断一个人的性别有时候也并不那么容易。

不然,国际田径总会为什么要请五名专家帮助鉴别这位刚刚在柏林以1分55秒45的成绩获得女子800米冠军的选手究竟是男是女?

据田径总会秘书长皮尔·韦斯(Pierre Weiss)说,这些专家将包括生殖内分泌学家、妇科专家、内科专家、性别专家和心理学家。

花木兰

安能辨我是雄雌?花木兰隐藏性别替父从军被颂为英雄。(图片:新华社)

而且他说,专家们告诉他,这项工作需要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才能完成。

无稽之谈?

乍一听这可能像是无稽之谈,不过其实未必。

我上大学的时候跟不同朋友分租房子,曾有一位在搬进来的时候是女的,搬出去的时候却成了男的。

她的过渡通过了几次手术,同时服用雄性激素。她当时给我的解释是,人的性别除了性器官的差异之外还有染色体差异,以及大脑里“终纹床核” (bed nucleus of the stria terminalis)的差异。

她自己虽然外在器官很明确是女性的,但另外那两项标准里至少有一个属与男性,而这就给她造成对自己身体的不满,觉得在女人身体里如同客居,做了手术变成“他”以后,才感觉终于住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雌雄间体

有了这一点点背景,让我现在对塞蒙娅的处境以及田径总会的难处并不感到不可思议,只是觉得她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恐怕不太好受。

当然塞蒙娅的情况和我那个朋友的情况不同。据我所知她毫无变性的愿望,而只是要求大家承认她就是女的,而不要纠缠她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雌雄间体”(intersex)。

医学界对此据说区分三种情况,一种是男性化的女人,一种是男性特征欠发达的男人,还有一种是地地道道的两性人,或者说阴阳人。

南非开普敦的运动生理学家罗斯·塔克博士(Dr Ross Tucker)说,塞蒙娅应该属与前两种类型之一,但是他认为负责鉴别的专家们工作可能有相当难度。

染色体

塔克说,首先一个问题出在染色体上面。一般认为,男人都有一个X和一个Y染色体,而女人则是两个X染色体。但实际情况复杂得多,模糊得多。

染色体

XY染色体结合成为男性胎儿,两个X染色体结合成为女性胎儿。

有时候,一个人有的细胞是XX,其他细胞是XY。

还有的时候,Y染色体里携带男性性发育基因的部分可能发生错位,转到X染色体里。这样可能造成两个X染色体结合(女性),但里面却生成睾丸,结果生下来的孩子看上去是男的,而实际上是女的。

反过来,有时候因为体内循环的雄性激素睾酮太少,一个XY(男性)胎儿又可能未能长出男性器官,结果让这个孩子看上去像是女的。

AIS

根据塔克博士的说法,还有一种情形是所谓的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androgen insensitivie syndrome,AIS)。这时候,虽然有睾酮,但是因为体内的感受器不够敏感,所以睾酮不能产生作用,结果让一个XY染色体的人未发育成男人,而是成为XY女人。

这是国际奥委会2000年停止对选手进行性别鉴定之前发现最多的情况,譬如在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Atlanta)奥运会时八名未能“过关”的选手有七名都是这种情形。

性别鉴定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雄性激素对肌肉的强壮和大小,以及人体内脂肪的多少都有影响。睾酮也影响脂肪的分布,并导致臀部较窄等生命力学方面的有利特征。

侮辱?

国际田径总会要对塞蒙娅做性别鉴定的决定引起了不少谴责,特别是在她的祖国南非。

在那里不仅体育界表示不满,政界也十分关注,上至总统祖马,下至非国大的青年组织和妇女组织都纷纷提出抗议,指称田总无事生非。

祖马总统说,他们这种做法公开侮辱了一位诚实、专业和有竞争实力的运动员。

我对这个体育组织是否出于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偏见或恶意做此决定无从得知,但是对我在报纸里看到的另一种批评却比较赞赏。

怪人

英国《观察家报》的卡罗勒·卡德瓦拉德(Carole Cadwalladr)撰文说,在体坛上出人头地,大显身手的都是些怪人。

我们凭什么可以接受生来有某些不寻常特征的人,却要排斥其他的?个子高、个子矮,块头大、块头小也是基因所为,若是这方面有先天优势者能和别人一起上赛场,凭什么性器官或染色体有异他人的运动员就不能上呢?

你要对她有好的辩解之词,不妨留贴子分享。

(鸿冈 2009年8月27日)

[欢迎诸位使用下面表格就本文发表高见]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