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9月 14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0:29

文化鸿沟:谁该给谁道歉?

阿兰·图林

阿兰·图林被判刑后面临两种抉择,一是关监狱,另一选择是注射雌性激素,相当于药物阉割。他选择了后者,但两年后在41岁时自杀。

上礼拜,英国首相发表声明,以政府的名义向一位二战功臣表示道歉。

阿兰·图林(Alan Turing)是帮助破解德军通迅密码的英国科学家,为盟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有过重要贡献,他也是人造智能和计算机发明的先驱。

但图林在战后不久因为同性恋关系遭受起诉和不人道待遇,并被剥夺在机要部门工作的权力,两年后自杀身亡。

最近科学家约翰·格雷厄姆-卡明(John Graham-Cumming)在唐宁街首相府网站上发起为他被判刑后的待遇鸣冤的请愿书,得到数万人响应,卡明还致信女王要求给图林追封爵位。

时代变迁

按照今天的法律和道德观,图林没有做任何错事,而那些对他采取司法和行政制裁的人却迫害了他,践踏了他的人权。就此说来他的遭遇属于冤案,平反道歉理所应当。

然而,惩办图林并让他感到困迫以至走上绝路的人其实只是依照当时的法律和伦理观念对待他。按照那个年代的标准,同性恋行为是违法的,也是多数公众都并不认可的,因此他们并未做错。

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应该道歉吗?谁该道歉?

开创先例

近代历史中代表一个国家向受害者请罪道歉的最著名照片,大概是西德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1970年访问波兰时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的那张。

二战年代纳粹德国占领波兰,600万波兰人在战争中死去,其中一半都是犹太人。

勃兰特跪在纪念碑前

勃兰特在波兰下跪赢得国际好评,在西德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却只有41%公民支持。但下次大选他还是赢得了空前选票。

勃兰特本人二战之前就反对纳粹,二战年代流亡国外,谈不上战争罪行。但是他身为国家总理的那次下跪在许多人眼中是语言无法表述的义举,为化解战争创伤和历史仇恨做了巨大贡献。

谁该道歉

自那以来,道歉在内政和国际交往中已经变得相当常见。英国女王曾向新西兰的毛利人道歉,也曾为1919年英军在阿姆利泽屠杀印度平民道歉。

上一任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则为19世纪英国统治政策导致的饥荒向爱尔兰道歉,也为几百年前英国参与奴隶买卖表示遗憾。

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就任期间也数次道歉,范围涉及美国在卢旺达或萨尔瓦多的政策,以及美国国内1932-1972年间秘密在一些阿拉巴马州黑人身上进行的医学试验。

至于上一任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他在位期间道歉将近100次之多。

本质问题

为历史上的各种暴行恶迹道歉现在堪称政治时尚,这对我们如何看待历史与今天的关系提出了一些很本质性的问题。

譬如,今天的人真的应该为祖上的恶迹承担责任吗?

道歉的话,应该向谁道歉,谁又有资格代表别人道歉?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人对人犯下的暴行数不胜数,怎样决定需要为哪些道歉?

为以往的事情道歉,是否会被人用以替代克服当今的种种不公?

贩运非洲奴隶的船

200多年前利物浦的贩奴船。

共识难得

有识之士对这样的问题也很难取得共识。记得前两年伦敦大学两位教授就在广播中争论的颇为激烈。

历史教授大卫·切萨拉尼(Prof David Cesarani)认为,以往的暴行对我们今天如何看待人至关重要。在行暴者道歉之前,遭受暴行的人总觉得自己在别人眼中低人一等。

为此,他坚信不论事情发生在多久以前,道歉都仍然很重要。

哲学教授AC格雷林(Prof A C Grayling)则觉得,道歉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很容易让做了道歉的人以为这样自己就开脱了,不再有任何责任了。

双重身份?

格雷林也认为,人都有多重身份。就以贩卖奴隶为例,追溯家谱辈数稍微多一点的话,多数英国人都能找到做过奴隶或者做过农奴的祖先,但同时能找到做过奴隶贩子,或者从奴隶制度获益的祖先。

这样说来大家都既有接受道歉的权利,也有向人道歉的义务,道歉来,道歉去,团团转,对现实这恐怕并无真正意义。

那么,界线到底应该划在哪里?还是听听你的吧!

(鸿冈 2009年9月14日)


[欢迎诸位使用后面表格就本文发表高见]

读者反馈

It was said that the film Enigma was somehow reflected Alan Turing's story, especially the last run to catch the traitor. However, in the film the hero was not a gay.
BTW, should CCP say sorry for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kingfish

政治家或国家领导人为自己国家历史上的丑行或罪孽向受害者道歉,并不是令其个人承担前任政府的责任。他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他供职的是现届政府。从客观上 讲,他个人既做不到承担自己国家的历史责任,也无法通过启动国家机器令整个国民去从事这种承担;从主观上讲,他必须忠於这个国家并为之谋取最大的利益。在 现代政治中,这种利益就包括了一个国家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关系的良性化。国际关系良性化的前提就是自己国家在其他国家和民族中的被良性认可与对待。领导人 必须有远见和胸怀,认识到政府是可以换届的,但国民历史连续的。道歉不但可以慰藉人心,得到道德赞同,更可以得到其他民族的善待,有利于自己国民的发展。 这是历史进步的重要表现,并不是政治时尚。

晓风,英国 伦敦

他还是长跑运动员, 曾准备参加奥运会马拉松比赛, 据说.
顺便说一句, 国内一般译为图灵.

kingfish

现在的日本人该不该为祖上的各种暴行恶迹道歉?

fei

古代中国同性恋一直都是社会风尚,有钱人家都会豢养漂亮的男童女童,对同性恋的歧视恰恰是鸦片战争之后开始的。不过中国的同性恋最多也就被划分为“精神病”,还没有到坐牢阉割的地步。

Yuki

阿兰·图林被判刑后面临两种抉择,我要是他就选择关监狱.我感觉英国也不好惹

Baishuo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