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长的铁路隧道在瑞士建成

Parallax story 8 隧道系统 Image copyright Lina Zeldovich
Image caption Parallax story 8 隧道系统

头戴橙色安全帽,身穿配有反光带的亮绿色背心。此时此刻,我正站在瑞士戈特哈德隧道(Gotthard Base Tunnel)崭新的铁轨旁边——这是全世界最长的铁路隧道。它于6月开放,12月11日正式运营。这条隧道在阿尔卑斯山圣戈特哈德山脉开凿,它将连接瑞士南北两半部分——高速客运火车能够以最高155英里的速度通过这里。

事实上,阿尔卑斯山就在我们头顶——它的高度超过6,000英尺,山体由坚硬的岩石组成,白雪覆盖的山顶耸入云霄。我面前则是长达数英里的铁轨,它们反射着周围的些许微光铺在成千上万块水泥"枕木"上——这是一种用于支撑铁轨的长方形石块。"当建筑团队铺好最后一根枕木时,我们都欢呼雀跃。"我们的向导阿洛伊斯·比西格(Aloise Bissig)是隧道施工团队的一员,他用德语向我介绍,然后由艾娃·普兰克(Eva Plank)翻译,"每一根枕木都必须手工打磨,因为只有人手的敏感度才能胜任这项工作。"

这段35.5英里的隧道号称能给欧洲货运行业带来一场革命,因为它将把荷兰鹿特丹和意大利热那亚两个欧洲最大的港口连接起来。阿尔卑斯山高速公路每年因此减少的卡车通行量100万辆次。

现在,当火车蜿蜒穿过一系列之字形的小型隧道时,难免要经过许多上下坡,加大电力消耗。瑞士交通系统(Swiss Travel System)首席执行官莫鲁斯·劳伯(Maurus Lauber)表示,把火车拉上山需要一对火车头,而且要消耗很多能量。

但戈特哈德隧道却可以直接穿越崇山峻岭,而不必反复上下坡。按照工程师的说法,整个隧道实现了"平轨",再也不需要翻山越岭,因而降低了能耗。

与瑞士的很多东西一样,整个隧道都是"干实事"的缩影。

瑞士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共有26个州,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一种起源与罗马帝国的拉丁语)在这里混杂。在当今这个政治割裂的世界里,瑞士整个国家却很擅长"干实事"——不仅如此,不同民族的人都会团结一致完成任务。

* * *

Image copyright Lina Zeldovich
Image caption 魔鬼桥
Image copyright Lina Zeldovich
Image caption 戈特哈德隧道
Image copyright Lina Zeldovich
Image caption 戈特哈德隧道
Image copyright Lina Zeldovich
Image caption 戈特哈德隧道

这条隧道不仅体现了瑞士人的团队精神,也为大型基建项目树立了榜样。

戈特哈德隧道需要穿过坚硬的岩石——据项目总监马丁·比蒂科费尔(Martin Bütikofer)介绍,其中总共包括73种不同类型的岩石,目前都在瑞士交通博物馆展出。

所以,需要借助巨大的金属轮子来开凿这些岩石。4台隧道掘进机(TBM)从4个不同的地方同时开凿,最终必须完美对接,整个过程必须高度精准。比西格满怀自豪地告诉我,4台隧道掘进机最终刚好在目标地完美对接。

这些机器每台都长达三分之一英里,它们利用直径31英尺的轮子穿凿岩石,然后把开凿下来的碎石回收制成建筑用的混凝土,同时用钢板铺平墙壁,每天掘进速度约为30英尺。

除了缩短距离外,戈特哈德隧道或许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成为凝聚人心的文化力量。

* * *

在瑞士,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同属于官方语言,所有的海报和宣传册几乎都会印有这三种语言。然而,尽管没有一种通用语,瑞士公民依然拥有强烈的国家认同感。

"大致可以这样概括瑞士人:他们说法语却不想当法国人,他们说德语却不想当德国人,而在意大利语区提契诺(Ticino),他们说意大利语却不想当意大利人。"戈特哈德项目媒体关系经理塔比·曼多(Tabea Mandour)说,"我们都是瑞士人。"

曼多住在苏黎世,他平日主要使用德语,但堤契诺官方旅行社的维罗妮卡·拉弗兰奇(Veronica Lafranchi)也在阿尔卑斯山的另一端与他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我说意大利语,但我是瑞士人。"

日内瓦是法语区,来自当地旅行社Office du Tourisme du Canton de Vaud的安德里亚斯·班霍尔泽(Andreas Banholzer)解释道,瑞士之所以成为一个国家,是因为所有公民都对该国的大事小情拥有话语权——包括戈特哈德隧道的建设,该项目的投票可以追溯到1992年。"我们会一起决定各种事情。"班霍尔泽说,"这是瑞士人之所以成为瑞士人的特质。"

劳伯则表示,瑞士人很早以前就懂得相互合作,彼此支持。

瑞士1291年建国时只有乌里、施维茨、下瓦尔登3个州,他们当时在琉森湖附近的一个牧场举行会议,同意共同对抗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后者试图将阿尔卑斯地区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由于阿尔卑斯山区地形复杂、资源稀少、天气莫测,使得这里的人们学会了相互支持,也养成了细致的态度和卓越的创造力,这里的人们至今依然十分看重质量。

* * *

要将这个山区国家的各个部分连接起来,还要借助超凡的工程技术。

瑞士联邦交通办公室主任彼得·弗格里斯塔勒(Peter Fuglistaler)指出,瑞士人不太容易激动,但这条全球最长铁路隧道的揭幕还是令他们兴奋不已。

"国家铁路公司是形成瑞士身份认同的因素之一。"他解释道,"我们真的为这条隧道感到骄傲,这是我们工程实力和独立地位的标志。"

这种庞大基建项目往往耗资巨大、工艺复杂、进展缓慢,所以团结和合作对于顺利完成这种项目至关重要。

"我们认为,这些机器就像蚕食山体岩石的蠕虫。"翰苏迪·哈格(Hansuedi Herger)说,戈特哈德隧道有一部分就在他居住的乌里州施工。哈格很高兴乌里(德语区)现在与意大利的距离大幅拉近——乘坐火车只需要30分钟,比之前的1.5小时大大缩短。"乌里州首府阿尔道夫和堤契诺州首府贝林佐纳就像姐妹城市。"他说。

曼多用德语将瑞士描述成"die Schweizisteine Willensnation",意思是"由人民意志联合而成的国家"。历史上,这个国家被圣戈特哈德山脉分成两部分,而这条隧道终于打破了这种隔阂。

开凿隧道非常艰苦,而且蕴含着很多危险,只有在温暖的季节才能施工,因为那时的暴风雪和雪崩相对较少。以前,游客和马匹都要通过谢勒嫩峡谷(Schöllenen Gorge)穿越圣戈特哈德山,汹涌的罗伊斯河(Reuss)就位于这个陡峭的峡谷之中。为了穿越罗伊斯河,马队需要步行经过一座看似不可能建成的桥梁,而脚下就是又深又陡的峡谷。根据传说,中世纪的技术不可能建成这样神奇的桥梁,所以它肯定是由魔鬼建造的,因而取名"魔鬼桥"。

为了打破圣戈特哈德这个天堑的阻隔,瑞士在1882年建成了铁路,又在1980年建成了一条公路隧道,但空气污染的日益严重促使该国人民在1992年通过投票决定建设一条新的铁路隧道。

现在,整个瑞士都期待着生活的方方面面能发生激动人心的变化。

曼多表示,苏黎世与米兰之间的线路非常繁忙,原本4.5小时的车程现在可以缩短约60分钟。拉弗兰奇预计,提契诺有望迎来大批游客。另外,他们还考虑前往经济更发达的德语区工作。班霍尔泽表示,即便法语区没有直接跟这条隧道连通,但当地的旅游业也有可能因此得到提振。

这条隧道似乎帮助瑞士打破了延续好几个世纪的文化和交通障碍。"两地之间一直都隔着阿尔卑斯山,"劳伯说,"但随着戈特哈德隧道建成,路途将变得非常快捷。"由于景色更加优美的老路仍将继续运营,所以,希望饱览阿尔卑斯山美景的旅行者仍可从那里通行。

由于不必再翻山越岭,所以更多的货运列车将以更快的速度运送货物,耗费的能源反而比以前更少。弗格里斯塔勒表示,这正是瑞士送给整个欧洲的礼物。

"虽然我们从政治上并不属于欧盟,但我们的实际行动却表明我们的确是欧洲的一部分。"他说。这份礼物确实凸显出瑞士的特质:这是一件大实事,也是整个瑞士齐心协力的结果。当然,整个建造过程也像瑞士钟表一样精准无比。

请访问 BBC Autos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