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车为何成了城市街道一道亮丽的风景

Image copyright GNPRAT
Image caption 快餐车成为了城市街道一道亮丽的风景

兜售温热玉米饼餐的叔叔阿姨们,为夜间司机提供清真食品的商贩们,为游客和忙碌的城市居民们制作早餐、热狗、椒盐卷饼和坚果饼的手推车小贩们,他们可以被称之为快餐车的鼻祖。每天辛勤营业,他们并没有采购和使用白松露、烟熏火腿和陈年切达干酪这样的顶级食材。

第二波快餐车的浪潮亦如此。开创人是在南加州享有Kogi快餐车盛名的罗伊·崔(Roy Choi),他的韩式煎玉米卷是洛杉矶年轻人喜爱的宵夜,价格便宜并且快餐车是流动的。这位有着"快餐车教父"美名的人物,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加州和美国的流动快餐风格。他有什么成功的秘诀吗?从采用了韩式装饰的快餐车窗口出售这些同样口味的煎玉米卷。经济衰退激发了企业家的热情,一种在改造后的流线型拖车上提供多种美味的形式随之而产生。再后来,餐车车主们推出了各色美食,从通心粉和奶酪、火鸡腿和巴西紫莓冰霜,到玉米饼、犹太墨西哥卷和薰衣草风味冰棒。简而言之,一部分美食家在流动餐车这个概念中看到了一张餐券。

随后就出现了Guerrilla Tacos快餐车。当地涂鸦艺术如此完美地与Guerrilla Tacos快餐车融合在一起令洛杉矶人自豪,尤其在Guerrilla Tacos快餐车停在第三浪潮咖啡精品店门口时。厨师韦斯·阿维拉(Wes Avila)掌管着快餐车。韦斯毕业于蓝带厨艺学校,曾在法国的艾伦·杜卡斯餐厅工作。

电影《黄金之城》制片人劳拉·拉比诺维奇(Lara Rabinovitch)对《洛杉矶时报》食品评论家乔纳森·古尔德(Jonathan Gold)说:"这种模式对囊中羞涩的年轻创业者充满了吸引力,非常棒的平面设计师设计很酷的标志,并且有时间在社交媒体充分互动。它的成本比实体餐馆低得多,没有额外的管理费用,还能提高影响力。在城市中行驶的同时,就是在做广告。"

* * *

Image copyright BERTRAND GUAY
Image caption 新兴快餐车都有醒目的品牌标志

对于烹饪学校毕业生和美食家而言,快餐车能够提供的是一种值得期待的聪明方式;在提供一份令人着迷的菜单同时,也提供了培育概念并和测试市场的一个机会。第三波快餐车直接跳了米其林星级餐厅排名所对应的缓慢而痛苦的过程,这个过程往往需要花费大量金钱以及寻找投资者。

"新兴快餐车都有醒目的品牌标志、社交媒体账号和无法取代的便捷菜单。"拉比诺维奇说,"它们有不断增长的忠实粉丝群,并更新网站和社交媒体内容,发布它们将要去的地点和抵达时间。"

谈及成本时,快餐车的增长潜力也会出现一个限制。

Smorgusburg LA的市场经理扎克·布鲁克斯(Zach Brooks)说:"最成功的快餐车老板罗伊·崔印证了快餐车商业模式有多难。他不是专注于打造100辆Kogi快餐车,也不是利用更多的快餐车在全国各地传播Kogi品牌。而是最多三或四辆车。"

自Kogi快餐车成功以来,崔在加利福尼亚州开设了几家实体餐厅。

"现在他回到了快餐车加实体店的模式,打造了快餐概念然后增加实体店。"布鲁克斯表示,"他在用一种相反的方式,使用快餐车来推广实体店。"

与此同时,阿维拉也已经投入时间让Guerrilla Tacos发生变化,他的第一家实体店拟于6月1日开张。

"随着一段时间的不断发展,再继续这样做会变得令人难以驾驭。"阿维拉说,"但我真希望找到适当的项目。"

为什么阿维拉不再留恋快餐车?事故、迟到的司机、燃料的需求、交通压力、停车罚单、亏气的轮胎,凡是你能想到的,Guerrilla Tacos都不用再经历了。

Image copyright BERTRAND GUAY
Image caption 快餐车业务是艰难的。过程中要不断学习停车、路牌、卫生法规。

阿维拉表示:"这些第三波快餐车主们都有自己的概念、标志和营销手段,他们弄到一辆卡车,并想快速壮大,赚大钱。也许其中有百分之五可以成功,但问题是他们都希望成为下一个Kogi快餐车。他们想跳入一个趋势,榨干它。而我只想做最好吃的煎玉米卷,我做到了。"

* * *

厨师阿什利·艾博迪利(Ashley Abodeely)和酒店前厅经理布兰登·拉特韦内尔(Brandon Latveneer)是纽约NoMad酒店的NoMad豪华餐厅的工作人员,当他们离开纽约时,已经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为快餐车做准备。现在他们经营快餐车有三个月了。

"要在洛杉矶美食行业中推出我们的品牌,有比快餐车更好的方法吗?"拉特韦内尔说,"当我们开张时,一些人会从纽约了解到我们,一些人会从快餐车了解到我们,我们在这里开展合作。"

以每月4000美元租金的形式,他们从Mobi Munch快餐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经过定制的超过9米(30英尺)箱式货车。艾博迪利和拉特韦内尔对这辆卡车做的唯一改造是,用软冰淇淋机换掉烤箱,烤箱是烧烤生意的必备之物。

"我们的厨房比纽约的一些地下室餐馆的厨房还要大。"艾博迪利说,"与我在纽约地下室厨房工作的六年相比,我在快餐车厨房工作的三个月中见到了更多的阳光。"

他们没有对NoMad快餐车进行定制,而是调整了菜单。借助于两个油炸锅和一个烧烤铁板,他们可以提供汉堡、薯条和常温沙拉。"培根热狗需要用烤箱融化奶酪,但我们没有烤箱。"艾博迪利说,"所以我们研制出了这种美味的格鲁耶尔奶酪酱。如果我们无法用餐厅中的做法做出一样东西,我们只能做出一个更棒的。"

Image copyright Brian Ach
Image caption 源于略显简陋卑微的四轮厨房,快餐车已经重新定义了城市的户外餐饮服务。

同时兼任司机的拉特韦内尔认为快餐车的大小非常重要。他表示:"它比大多数卡车要大,适合于每个人在里面工作,但在行驶和停车时必须小心。它耗能巨大,与大多数卡车不同,不能随便插入任何插座。我们有一个50A的插头,就和洗衣机/烘干机插头一样。"

快餐车业务是艰难的。过程中要不断学习停车、路牌、卫生法规。

有一次,NoMad团队收到了一张75美元的停车罚单,这个费用足以在街道清洁日要求一个很好的地方。

"街头小贩项目"等组织致力于使这种官僚制度更容易应对。在纽约市,只有4千张许可证(包括热狗小摊),并且大多数已经发放。没有新快餐车加入了空间了,除非你参与黑市交易。

"拥有许可证的人以荒谬的租金出租它们,"扎克·布鲁克斯说,"一个许可证成本为100美元,但租金为每年1万到2万美元。在洛杉矶,获得街头售卖许可证更容易,获得快餐车许可很难,当然也并非不可能。在大多数地方停放快餐车并未合法,所以是否会突然遭遇警察就取决于你周围的邻居。"

这些都没能阻止Pico House发展的步伐,Pico House是五个月前由厨师克里斯·希(Chris Chi)、菲尔·摩西(Phil Moses)、杰玛·松山(Gemma Matsuyama)和马维斯·J·桑德斯(Mavis J Sanders)联手打造的洛杉矶快餐车,并且由艺术家库德·利(Qudoe Lee)彩绘。

"只要需要,我们就会去做,直到我们感觉准备好了,观众就在那里。"摩西说,"这是一个非常紧凑的空间,但只要没有人变得更胖,就没问题。"

Pico House快餐车有一个平顶窗和四个加热炉、一个冷藏箱及一台冰箱。他们的午餐服务平均为80到120张餐券。

"我们早上7点起床,凌晨2点睡觉(如果幸运的话)。"摩西说,"最大的挑战是后勤物流。我们往返于市场和快餐车之间。有时如果忘记了购买某样东西,你必须回去。在餐厅里则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即使忘记了,东西还在那儿。"

* * *

那么,跟上快餐车发展步伐的最佳方式是什么?疯狂关注美食车大赛的社交媒体账号,美国电视美食网频道上的真人秀节目。关注获奖者和非获奖者。今年最受欢迎的是什么?Lei-Away Leidies在夏威夷和犹他州供应夏威夷美食。2015年的获奖者是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的Pho Nomenal Dumpling。

请访问 BBC Auto 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