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办公桌 到陌生人家里办公

图片来源: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瑞典早期的Hoffice活动之一(图片来源:Amrit Daniel Forss)

下午1点半,28岁的马腾·配拉(Mårten Pella)的智能手机响了起来,这表示我们不能继续围坐在他家客厅的桌子旁工作了,该锻炼身体了。

他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点开了一段7分钟的健身视频。于是,一个穿着亮红色短裤的卡通人物开始带领我们在这套建于1950年的郊区公寓里做跳跃运动、深蹲、仰卧起坐等各种动作。我们整个过程中都要小心翼翼,免得碰到房间里的吊床、古老唱片和巨型盆栽。

配拉是斯德哥尔摩大学的一名研究助理,他也是Hoffice运动的一份子。这个运动邀请工作者——自由职业者、创业者或者可以远程办公的全职员工——到彼此家中办公,以便提升工作效率,避免与社会隔绝。

这些新兴的Hoffice活动都会在Facebook上宣传,想要参与其中,通常需要安静地工作45分钟,然后简短地休息一下,期间可以一起锻炼身体,也可以喝杯咖啡、聊聊天。另外,每位参与者都要在开始工作前与其他人分享自己每天的目标,然后在一天的工作结束时汇报自己是否实现了目标。所有活动都不收取费用。

"通常而言,当我独自一人时,可以集中精力工作两个小时,但之后就很容易分心。他人的帮助可以帮助我更加严守纪律。"配拉说,他分别以主人和客人的身份参加过Hoffice的活动。午饭时间可以建立人脉,认识新朋友。"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职业,所以可以展开有趣的讨论。"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Hoffice社区的成员表示,把工作地点从办公室搬到别人家里可以形成更好的社区意识,还能增强为他人付出的意愿(图片来源:Amrit Daniel Forss)

如何开始

自从2014年由现年37岁瑞典心理学家克里斯多夫·弗兰增(Christofer Franzen)发起以来,Hoffice运动已经实现了快速增长。他一直在讲授集体智慧的好处,但却发现自己多数时候都在自己家的餐桌或咖啡厅里独自办公。他希望与境况相同的朋友尝试更加结构化的居家联合办公。这起初只是一项口口相传的尝试。

弗兰增表示,在家里举行活动可以营造独特的氛围,因为这样可以形成社区意识,还能增强为他人付出的意愿。他还希望通过其他方式来扩大Hoffice的社会价值,例如,可以将会员与相关技能进行匹配,以便分享甚至鼓励求职者加入这些活动。

信任问题

新的Hoffice参与者或组织者不必接受背景审查,但这种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地方。

"例如,当我们把这个理念引入印度时,就碰到了大问题。"他说,"那里的人们都在想:'我怎么才能相信陌生人不会跑到我家里抢劫?'瑞典人并没有这种担忧。"

Image copyright Amrit Daniel Forss
Image caption Hoffice联合创始人克里斯多夫·弗兰增调整该公司的网页(图片来源:Amrit Daniel Forss)

事实上,安全问题恰恰是许多收费共享餐桌平台的卖点之一。当Hoffice在全球各地快速增长时,这些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伦敦的Spacehop创立于2016年1月,自由职业专业人士和小团队可以通过该公司在陌生人的房子里租用工位,每天的租金大约只有10美元左右。与此同时,Office Riders也从2014年开始在法国为数字游民提供类似的保障。这两家公司都为房主购买了保险,涵盖盗窃和财物损失,而用户也可以对这些临时办公空间打分。

27岁的乔希姆·沃纳森(Joachim Wernersson)是HeyWork的创始人,这个新推出的平台希望率先在瑞典利用居家联合办公理念盈利。他说:"提供财务激励可以让人们更加认真地对待此事。"

"如果存在交易行为,房主就会更注重房屋整洁,也会表现得更加专业。从客人的角度看,一旦你为某个东西付费,往往也会尽可能确保自己的行为得体。"沃纳森说。

他目前的模式每周对客人的收费最低仅为20美元,希望能借此帮助刚刚起步的创业者。白天不在家的办公室职员成为了房东的理想人选,沃纳森会鼓励他们在瑞典房价和租金高企的当下考虑通过这种方式赚一点外快。

Image copyright Hoffice
Image caption 虽然Hoffice在瑞典不进行背景审查,但这种基于信任的概念在其他地方却行不通(图片来源:Hoffice)

更受欢迎

Facebook上的斯德哥尔摩Hoffice小组目前约有1,800名会员,而该市的总人口约为100万。活动地点多种多样,有湖边豪宅,也有20平方米的学生宿舍。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其他大城市也都涌现了一些规模较小的分支机构。瑞典有超过半数企业都是个体经营者,所以这里显然很适合进行居家联合办公。

"瑞典的等级制度不太严格,管理者在弹性工作问题上也对员工非常信任。"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研究员雷纳·里德·法尔克曼(Lena Lid Falkman)说,他对科技如何改变我们的工作状态展开了研究。

但这项运动也扩散到其他数十个国家,其中,圣保罗和多伦多这两个创业中心吸引了最多的参与者。

虽然沃纳森不愿透露目前有多少客户注册了他在瑞典新搭建的HeyWork平台,但Spacehop成立第一年就在英国吸引了300位房东,并有2,500多用户使用这项服务。Office Riders平台目前可供使用的住宅达到1,500套,用户超过1万人。

效果如何?

很多研究都支持了弗兰增的观点:把工作时间分割成一个个较短的时段可以提高效率,但关于居家联合办公运动是否能够提升参与者的长期效率或财务收入,目前只有为数不多的具体研究。

然而,随着"零工"经济和共享经济在全球日益繁荣,越来越多的专业学者有意调查其背后的潜力。

"我们试图搞清楚这种方式如何影响领导力、创造力、生产力和幸福感。"法尔克曼说,"但人们寻找更有创意、更加舒适的工作场所并不出乎我的意料——这也是企业家精神的一部分。"

访问BBC Capital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