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曾经效力于这个国家感到羞愧”

行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美国公民对新的特朗普政府满怀担忧,因此计划移居海外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11月8日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时,把选票投给他的美国人都欢呼雀跃。但对其他人而言,有的内心矛盾,有的深表担忧,更有人开始考虑彻底离开美国。

经历了美国近代史上最分裂的一次大选后,又经历了英国脱欧公投这场同样分裂的投票之后,我们向读者抛出一个问题:他们是否会因为不确定性和政治气候而考虑离开这个国家。我们的问题收到了成百上千的回复,有的非常极端,但通常都满怀忧虑。以下就是部分读者针对他们离开美国或推迟返回美国给出的理由。

立刻想走的人

有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离开美国。有的希望申请双重国籍,以此提升自己的安全感。

"我11月9日见了律师,开始申请西班牙居民身份。我妻子是欧洲公民,而我也不希望我们家搬回美国。"乔纳森•艾伦(Jonathan Allen)说,"我很伤心。"

玛丽-丹妮丝•茱莉(Marie-Denise Jolie)离开美国的计划则显得非常决绝,恨不得立刻实施。"我2016年2月8日移居加拿大。我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甚至在美国服过兵役,但由于父母有一方是加拿大人,所以我拥有双重国籍。我从没想过搬去加拿大,但我确实在这里待不下去,估计除了短暂的旅行外,我不会再回来了。"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和极端的厌恶离开美国。我为曾经效力于这个国家感到羞愧。"

害怕改变生活方式

"我们是一对同性恋伴侣,原计划在6月结婚。"吉姆•布伦克(Jim Brunk)说。但这对伴侣现在却准备在1月末注册结婚。"我的伴侣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而且是犹太人。新形成的共和党国家在这里针对我们展开了3次游行。"

"我不确定我们最终会去哪里,可能是加拿大。我是门诺派教徒,我会跟门诺派中央委员会取得联系,看看他们能否帮助我们搬到加拿大。"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有的人原本是暂时出国,但却变成了永久或长期定居(图片来源:Alamy)

对菲尔•莫瑞尔(Phil Morel)来说,离开美国的计划经过了深思熟虑。"我妻子是墨西哥人,我持有欧洲护照。尽管我们住在加州,但我们俩仍然感觉被偏执且富有煽动性的语言以及危险的立场剥夺了权利。"

亚历克莎•藤桥(Alexa Tenjou)的计划显得直率而周到:"我在海外教书,而由于政治气候的原因,我不准备回来了。"她写道,"作为一名美国黑人女性,情况肯定对我不利。"

凯瑟琳•汉南(Catherine Hannan)认为今后还会发生很多动荡,所以她和她的伴侣也准备离开美国,以免以后再要离开时难度加大。"我们住在农村,这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为支持特朗普感到后悔。我们曾经警告过他们,但他们却被自己的宗教信仰蒙蔽。"汉南写道,她之所以在自己的社区里坚决反对特朗普,是因为她来自更加进步的加州,"我们都处于半退休状态,开始领社保和退休金,但并不知道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还能否享受这种待遇。"

"我们抛弃了所有东西,包括家畜……我们认为即将发生变革,并认为美国人大批逃离只是时间问题。"

改变回国计划

有的人原本是暂时出国,但却变成了永久或长期定居,改变了返回美国的计划。

"我是美国公民,居住在英国。我原本计划在去年12月读完硕士学位后回国。但当特朗普赢得大选后,我推迟了这项计划。"安吉丽娜•维拉德(Angelina Velarde)写道,"幸运的是,我丈夫是英国公民,因此我持有的配偶签证有效期是两年半。"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退休人士和有健康问题的人移居海外的渠道较少(图片来源:Alamy)

艾米丽•安•格兰杰(Emily Ann Granger)去年12月搬到悉尼,她早在2016年初就决定这么做。"我的配偶是澳大利亚公民,我们曾经计划让他搬来美国,但考虑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及美国那边可能发生的事情,很高兴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从美国搬到澳大利亚)。"

种种局限和其他考虑

然而,虽然迁居国外的决定对某些人而言或许并非难事,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由于个人条件面临种种局限,导致其几乎不可能离开美国。

约翰•莱布塞克(John Lebsack)写道:"如果能离开,我肯定就离开了。但考虑到年龄和孙辈的原因,我只能留在美国。"

对珍妮•德洛斯(Jeanne Dross)来说,年龄和医疗条件限制了她的选择。

"跟很多朋友一样,我也已经退休:几乎所有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积分系统都不会接受我们。" 她写道,"有的地方可以接受我们,例如葡萄牙、保加利亚、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但那里的医疗保险成本太高,我们无力承受。这是因为虽然我们已经缴了几十年的医疗保险税,可一旦出境,保障就会失效。"

当然,还有很多人坚持认为,留下来比离开更有价值。

例如,西蒙•德里(Simon Derry)担心离开的人可能因为自己的离开引发更多问题。"令人难过的是,最有可能受到(特朗普的)政策影响的人(贫穷的城市居民、少数族裔等)反而没有能力移居国外,而且没有足够的技能和资格移民。" 他写道,"很多考虑离开的人才恰恰应该留在美国为那些受到冲击的人们提供帮助。他们的行为可以理解,但却令人羞愧。"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