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趋势:咖啡厅禁Wi-Fi鼓励面对面交流

(图片来源:Elle Metz) Image copyright Elle Metz

周五晚上,在芝加哥林肯公园附近新开张的一家咖啡厅里,有很多怪异的标志和风格多样的桌子,还有舒适的沙发和椅子,看上去与美国的其他咖啡厅别无二致。一个角落里摆着许多等待出售的贺卡,另一个角落则在天花板上挂着一面美国国旗。

但这里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目之所及,看不到电话、平板电脑或笔记本电脑的身影。相反,里面的大人都在站着喝酒聊天,孩子们则坐在一起玩游戏。这家咖啡厅名叫Kibbitznest,里面没有Wi-Fi信号。最近出现了许多类似的咖啡厅,它们都有意隔绝网络信号,希望促使人们展开面对面的沟通。

Image copyright Elle Metz
Image caption Wi-Fi 禁区——禁止上网和禁止电子设备是为了避免咖啡厅挤满笔记本电脑(图片来源:Elle Metz)

如今的许多咖啡厅里都会坐满用笔记本电脑埋头工作的人,所以,这样的景象似乎有些罕见。星巴克和Caffè Nero等多数大型连锁咖啡厅都提供Wi-Fi网络,多数独立咖啡厅也都提供同样的服务。这使得咖啡厅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者可以灵活工作的人常去的地方,他们有的没有家庭办公室,有的则不愿意在家里办公。

然而,虽然丰富的零食和高速上网服务可以营造理想的工作环境,但由于聚集了大批双眼紧盯电脑屏幕的人,导致咖啡厅更像是开放式办公室,而不是社区中心。

为了抵制这一趋势,安妮·考斯蒂娜(Annie Kostiner)跟丈夫刘易斯(Lewis)开办了 Kibbitznest,"提醒人们关注电子技术的使用与面对面交流之间的失衡现状。"

考斯蒂娜说,由于可以从紧盯屏幕不放的生活中解脱出来,顾客在这里感到如释重负。他们对她说,"我们很高兴你开了这样一家店。"

Image copyright Elle Metz
Image caption 一群朋友周五晚上在 Kibbitznest 玩棋盘游戏(图片来源:Elle Metz)

Wi-Fi 禁区

类似的无Wi-Fi咖啡厅已经在全美各地、伦敦、温哥华等地大量涌现。当今时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用于观看屏幕的时间太长,导致社交互动十分匮乏,在这样的背景下,这种咖啡厅既是对趋势的一种反应,也可以说是一种对抗。根据尼尔森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美国成年人每天有10多个小时用于消费各种媒体。

"人们已经开始厌恶查看手机。"约书亚·穆伦奈科斯(Joshua Mullenax)说,他最初来到Kibbitznest是想在这里用电脑工作。当他发现这里没有上网信号时,反而选择留下来。尽管他认为这么做有点不切实际,但还是很喜欢这个创意。

Kibbitznest这样的咖啡厅希望回归这种场所最初的目的——充当一个让人们畅所欲言、自由交流的社交场所。咖啡厅最初是家庭和公司之外的"第三个地方",人们可以在那里跟好友一起聊天,打发时间。

第三个地方

1989年,雷·奥登伯格(Ray Oldenburg)在他的《绝妙之地》(The Great Good Place)里发明了"第三个地方"这个词。在那本书里,他探讨了咖啡厅的重要性(更不用说酒吧、披萨店、啤酒大棚和茶馆),认为那是一个对个人心理健康和整个社会良性发展都至关重要的聚会场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7年,年轻人在伦敦的一间咖啡厅里聊天(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没有这些地方,"奥登伯格说,"人们就会在自己的圈子里孤独地生存。科技进步的唯一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是,他们彼此之间将会越发疏离。"

乔迪·惠伦(Jodi Whalen)和她的丈夫菲尔·梅里克(Phil Merrick)就在他们的咖啡厅里亲眼目睹了这种社会疏离。这家咖啡厅名叫August First,位于美国佛蒙特州伯灵顿市,很多人进来之后,都会打开笔记本电脑,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上几个小时。

"当我们开办August First时,并没有想到人们进来之后,会让它成为一个鸦雀无声的地方。"惠伦说。

所以,他们在2012年取消了Wi-Fi。到了2014,他们甚至禁止顾客使用笔记本电脑。虽然这项变化最初面临压力,而且遭到了顾客的反对(多数人都通过互联网表达不满),但整体的反馈却比较积极。另外,他们的销售额反而增长了20%——上一年仅为6%。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如今,有的咖啡厅感觉更像办公室,而不是跟朋友聊天叙旧的地方(图片来源:Alamy)

不过,很多人还是希望在咖啡厅里工作,而不是跟人聊天。根据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测算,美国在家工作——或因为家里太过分神而在咖啡厅里工作——的人数自2005年以来已经增长103%,意味着有370万员工现在至少有一半的时间远程工作。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自己给自己当老板的人——其中有22%"在家"工作。

这个趋势已经蔓延到全球。根据Ipsos/路透社的调查,全球约有五分之一的人在家里工作。这种方式在拉美、亚洲和中东尤其受欢迎,但在匈牙利、德国、瑞典、法国、意大利和加拿大却不太流行。

杰夫·艾克赛尔(Jeff Excell)认为咖啡厅应该是一个提供体验的地方。他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与妻子劳伦·库里(Lauren Culley)共同开办了Fox in the Snow Café咖啡厅,他们从未提供Wi-Fi。

艾克赛尔指出,如今,人们待在家里就可以享受一切,人与人之间的隔离从未如此便利。去咖啡厅就应该抬起头来与人交流。

"我希望开办一家真正生机勃勃的咖啡厅。"他说,"当你走进其中,就像置身于一场大型家庭聚会。"

逆势而为

艾克赛尔和库里特意招聘了健谈的咖啡师。他们还降低了柜台高度,避免让顾客感觉被隔绝开来,甚至取消了餐点标价牌,以此鼓励顾客问问题。如今,Fox in the Snow吸引了哥伦布的各界人士——从大学生到父母、儿童和政府公务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们是不是应该不要在咖啡厅里盯着电子设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艾克赛尔表示,设立一些让人们隔绝网络的地方符合公共利益,"真诚的交流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奥登伯格指出,这种"非正式的公共集会场所"对于文明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没有这样的地方,社区意识就会消失。作为一种社会化的生物,我们需要展开人际互动,而这些禁用Wi-Fi的咖啡厅——或者第三个地方——就提供了这样的场所。

今后几个月,Kibbitznest将举行一系列由芝加哥大学的教授发起的讨论。考斯蒂娜还希望开办一家书吧,并且已经开始把咖啡厅的部分地方出租给其他活动使用,这一切都以摆脱科技束缚,开展社区建设的名义进行。这些措施似乎起到了效果。

"对我来说,这里就像是这座城市的社区中心。"拉吉·乔普拉(Raj Chopra)说,他几周前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尼娜(Nina)和尼基(Nikki)来到Kibbitznest,"她们坐在桌子前整晚整晚地玩Clue(棋盘游戏)。"他说。

"这种体验真是无价之宝。"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