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移民多元文化著称的马尔默

马尔默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马尔默的扭转大厦是斯堪的纳维亚最高的建筑(图片来源:Alamy)

马尔默(Malmö)的国际形象亟待改进——只有这样才能与当地居民和外派人员在这里居住的真正体验相符合。

马尔默原本以犯罪著称,而由于最近几年出现在轰动全球的北欧犯罪小说《桥》(The Bridge)里面,导致位于瑞典第三大都市圈的这座城市更加声名狼藉。不仅如此,国际社会最近的争论也令外界进一步质疑这座城市在大规模移民浪潮下的安全问题。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媒体和政府掩盖了这座城市的紧张不安,而英国政治家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甚至称之为"欧洲强奸之都"。

但这座城市还有另外一面,14世纪的华丽建筑与厄勒海峡周边充满现代气息的酒店和公寓相映成趣。

根据Nordic Tech List的统计,作为一座仅有33万人口的城市——其中三分之一的人在外国出生——马尔默2016年吸引的创业投资超过斯堪的纳维亚的任何一座非首都城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场为支持难民而筹款的艺术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些全球顶尖移动和视频游戏开发商的总部都设在这里,包括《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 Saga)的开发商King和2015年销售最快的启示录风格角色扮演惊悚游戏《全境封锁》(The Division)的开发商Massive Entertainment。该市现在还在与迪士尼共同制作《阿凡达》系列。

得益于极高的人均专利申请数量,马尔默最近在经合组织(OECD)的最具创造力城市排行榜上位居第四(排在荷兰埃因霍温和美国圣迭戈及旧金山之后)。事实上,马尔默的其他很多欣欣向荣的行业也在集中精力给地球施加积极影响,包括绿色能源、数字健康和可持续旅游。

当地官员也在努力帮助居民减少个人碳足迹,大举投资新建自行车道和标志,并提供免费充气泵,使得这里在全世界最适合骑自行车的城市中排名第6。最多只需20分钟便可轻易骑车达到这里的多数地点。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马尔默居民在Lilla Torg广场散步和野炊(图片来源:Alamy)

虽然以全球标准来看,这里的气温仍然很低,但却很少低于0摄氏度,夏季通常都超过20摄氏度。相比而言,挪威奥斯陆或芬兰赫尔辛基等同一地区的大型商业中心到了冬季通常会被冰雪覆盖,即便是最热的月份也很难超过15摄氏度。

如果你想在马尔默的室内取暖,那里还有一流的美食,甚至有追赶邻居哥本哈根的势头,后者一直以来都以屡获大奖的小饭馆而闻名。这里有3家米其林一星餐厅,这座城市的多元文化也营造了价格亲民的国际美食氛围。

"马尔默的美食真是令人陶醉。"32岁的尼古拉斯·尼尔森-比恩(Nicholas Nilsson-Bean)说,他在英国牛津长大,后来在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Valladolid)居住,然后在瑞典西海岸工作了四年,于2015年搬到马尔默。

"由于拥有大量移民,马尔默以物美价廉的沙拉三明治著称。但这里也有一流的汉堡吧和休闲餐厅,以及高端北欧美食。"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归 HSB Sweden 所有的马尔默扭转大厦(Turning Torso)是斯堪的纳维亚最高的建筑(图片来源:Alamy)

住宿

要在这里寻找住处并不容易,因为马尔默的住房有点紧张。正因如此,对于初来乍到、举目无亲的人来说,转租成了最常见的方式。通常可以到Blocket(类似于赶集网或58同城)等在线集市寻找房源,或者加入Facebook上的找房小组。

不过,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相比,这里的情况还不算太糟——斯德哥尔摩的某些地方需要等待20年才能获得公租房名额,因而催生了高价的黑市。根据瑞典房地产网站Hem ochHyra的测算,斯德哥尔摩一套一居室公寓的转租费用约为每月7,700瑞典克朗(857美元),马尔默仅为4,900克朗左右(545美元)。

"我只花了伦敦五分之一的房租,而且在伦敦还要跟另外3个人一起住。"25岁的美国人阿莱克·莫洛伊(Alec Molloy)说,他在瑞典电子健康公司Min Doktor担任产品经理。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美国人莫洛伊曾经在伦敦住过一段时间,他表示,马尔默的房租比较便宜,虽然薪水较低,但为了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实现更好的平衡,值得为此付出(图片来源:Maddy Savage)

与很多外派人士一样,他看到瑞典相对轻松的工作环境,这里只有不到1%的员工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在OECD的统计中位居最低水平),初为人父母的员工还可以享受480天的假期来照顾孩子,甚至能获得金额不菲的育儿补贴。

"我赚的钱没有之前在伦敦或硅谷那么多,但从生活成本以及生活和工作平衡等整体角度来看,这其实并没有可比性。"他说,他在马尔默感觉"身心更加健康"。

"有孩子的人都会在下午5点下班,所以我也有了做瑜伽或看书的时间。"他说,"我在伦敦要工作到晚上9点,然后才能回家叫外卖。"

瑞典扁平的企业结构对很多国际工作者来说也是一大福音,包括来自中国的李珍(Zhen Li,音译)。她在一家名为Neo Technology的国际图形数据库公司担任工程师,该公司在马尔默设立了一个欧洲办事处。

"这里真的很自由,没有等级制度。所以,当我们讨论产品时,我感觉所有的意见都会得到重视。"她说。

李珍表示,正是由于马尔默的城市规模不大,因此很容易接触到各行各业的领导者,这都要得益于紧凑的城市中心举行的各种聚会,通常由商业团体、创业社区、社交俱乐部或者马尔默大学主办。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来自中国的李珍表示,由于没有等级制度,因此瑞典的工作氛围更加轻松(图片来源:Maddy Savage)

"你可以见到有影响力的人,还可以跟外派人士直接沟通,并能通过各种活动提升自己的能力。"她说。

与此同时,想要在这座城市创办公司的人也可以受益于比临近创新中心更低的运营成本。投资分析公司Di Benchmark的最新报告显示,马尔默的公司运营成本低于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和柏林,劳动力和房地产成本总计较此次研究中每年1,828万美元的平均值低了11%。其中一个名为Minc的创业中心甚至可以向任何有商业想法的人提供6个月的免费办公室。

语言

欧盟和挪威所有公民都有权在瑞典工作——或者搬到这里找工作——而无需获得签证。

其他多数国家的人通常都需要向瑞典移民局(Migrationsverket)提出申请,证明自己已经获得瑞典雇主的录用。2015年,通过这种方式授予的居住许可总共为16,976份。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这里有许多有趣的建筑,市图书馆就是其中之一(图片来源:Alamy)

根据国际EF英语流利度指数,瑞典人在非母语人士中的英语水平最好,而且由于该国的很多创业公司和大型企业都将英语作为工作语言,所以即便尚未掌握当地语言,受过良好教育的外派人士仍然可以在马尔默找到很多工作机会。

但与之相对的是,想要在当地找一份基础性工作,瑞典语往往需要达到高中水平,这也是导致该市失业率接近15%(两倍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众多因素之一,部分原因在于有的移民缺乏正规教育。

"如果你来之前做做功课,就能准备妥当。但如果你采用传统方式,就会发现多数求职申请都要使用瑞典语。"冰岛社交创业者菲纳尔·斯沃里森(Finnur Sverrisson)说,他还补充道,对于那些因为配偶的工作调动而移居此地的人来说,这"会成为一个问题"。

Image copyright Little Big Malmo
Image caption 来自冰岛的创业者菲纳尔·斯沃里森与人共同创办了一个组织,希望提升马尔默的城市形象,同时增加对移民的支持(图片来源:Little Big Malmo)

33岁的斯沃里森与他人一起创办了Little Big Malmo组织,希望提升这座城市的形象,通过增加对移民的支持来加强这座城市的多元化程度。如果你所在的国家还没有人在马尔默居住,这家非营利组织就会帮助你找工作,并通过众筹方式为你筹集搬家费。在联合国正式承认的193个国家中,已经有170个国家的公民在马尔默居住,仅次于纽约、华盛顿和伦敦。

与很多本地人一样,斯沃里森也认为马尔默的国际化氛围和工人阶级基础使之比瑞典其他地方更加开放和放松——汇丰银行编制的《移居国外工作者调查》(Expat Explorer)将瑞典列为外派人士最难交到新朋友的国家,而从约会角度来看,也是最令外派人士感到孤独的地方。

然而,这位曾在澳大利亚和印度居住过的冰岛人警告称,马尔默或许仍然比其他地方更难交到朋友。

"想要像美国电影里那样直接跟邻居打招呼,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

通勤

外派人士的另外一大担忧在于这一地区的交通问题,通过16公里厄勒海峡大桥(Öresundbridge)便可直接到达哥本哈根。乘坐巴士、火车和渡轮在丹麦和瑞典两地往来时需要检查带有照片的身份证,这种身份证是瑞典政府2016年初颁发的,目的是记录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国的难民。

在这两座城市之间来往的成千上万的人每天都要因此浪费不少时间,其中就包括任职于一家营销公司的布里顿·尼古拉斯·尼尔森-比恩(Briton Nicholas Nilsson-Bean)。

"我每天回家时最多会因此耽误45分钟,这要花掉很多时间和精力,令人身心俱疲。"他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5年开始的边境检查令通勤更加困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尼尔森-比恩认为,靠近哥本哈根仍然成为马尔默的"一大优势"。

"那是一个大城市,还是首都,那里的外派人员比马尔默多,有很多事情可做,也有很多东西可看。"他说——另外,他还补充道,丹麦的啤酒也更加便宜。

安全第一

在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初发生了一系列引人关注的枪击事件后,暴力成为了马尔默的热门话题。但该市警方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虽然有77%的居民对犯罪感到担忧,但只有1%的人在过去一年遭受过犯罪侵害。

"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但似乎都是目标明确的团伙暴力。"美国人苏珊娜·刘易斯(Susanna Lewis)说,她与来自墨西哥和罗马尼亚的同事一同任职于一家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小型教育创业公司。

Image copyright Maddy Savage
Image caption 美国人苏珊娜·刘易斯任职于一家完全由女性组成的小型创业公司。她认为瑞典比任何地方都更加安全(图片来源:Maddy Savage)

"在美国,就算是开车出去跟朋友一起吃晚饭——你都不知道吃完饭后车还在不在。"来自美国乔治亚州的刘易斯说。

作为一名女性,她已经习惯了在其他地方独自行走时提高警惕、四处观察,但她在马尔默市中心或外围郊区时却并不感到害怕。

"我在瑞典从来不觉得害怕。我之前从没住过这么安全的地方。"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