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创业的老板都在忙什么?

(图片来源:Dror Ginzberg) Image copyright Dror Ginzberg

多尔·金兹伯格(Doror Ginzberg)这辈子多数时候都在创业,但在他创办最近的这家视频制作软件公司Wochit之前,却需要与妻子展开一次开诚布公的沟通。

"如果你负责经营一家创业公司,那就要100%地投入。这么做必然要付出代价。这样一来,你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他说。

金兹伯格一家住在以色列特拉维夫附近,他们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他究竟需要离家多长时间。由于要向投资人宣讲,还要寻找客户,而且经营范围遍及多个大洲,因此难免经常坐飞机、住酒店。金兹伯格对此心知肚明。他之前已经在以色列创办过3家科技公司,最近一家名叫PicApp的公司在2011年出售,所以他肯定知道创办新公司需要每月在纽约和其他地方住上好几天时间。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特拉维夫与纽约之间有7小时的时差,所以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并不容易(图片来源:Alamy)

不过,他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我在忙碌状态下会比一般人感觉更幸福一些。"他说,"他表示,那几年或许很辛苦,但希望能够获得回报。"

45岁的金兹伯格的确需要经常出差。他的公司共有55名员工,在美国和欧洲都有办事处和客户,作为这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他每月大约要出差两个星期,其余时间可以回家放松。他出差多数都是前往纽约,那里的办事处有15人。他还会在回特拉维夫的路上去伦敦看看那里的10名员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兹伯格在纽约租了一套公寓,因此不必住在酒店,这样就更方便到这里出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频繁出差

旅行本身没有什么令人兴奋之处。由于特拉维夫和纽约之间有7个小时的时差,乘坐飞机也要12小时,所以他经常乘坐夜间航班,这样就能在飞机上睡一觉,以便在飞机降落时迎接目的地的清晨。他还经常购买经济舱机票,但由于频繁坐飞机而积累的航空里程让他经常可以升级到更舒适的客舱。"由于频繁出差,几乎不可能不坐商务舱。"他说。

在纽约降落后,他就会直奔该公司在当地为出差员工租的公寓。由于不必住在酒店,因此那里相当于他的第二个家,这也让他在两地之间的奔波轻松了许多,而且可以为公司节省费用。"你应该知道纽约的酒店有多么贵。"他说。到伦敦时,他会尽量住在公司办事处附近的同一家ACE Hotel。但如果没有房间,他也会住到周围的其他酒店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兹伯格在2014年纽约翠贝卡电影节上参加破坏性创新奖颁奖典礼(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妻子的牺牲

出差的痛苦在于需要远离4个孩子,他们今年分别17、12、11和8岁,金兹伯格也深知妻子为了成全他的事业而做出的牺牲。他的妻子是一名心理医生,拥有自己的私人诊所。虽然她这段时间的工作也很努力,但为了在家里陪孩子,她只能减少在诊所的工作时间。

不过,尽管人不在家,他还是会尽可能多花些时间陪伴家人。无论身在何处,他早晨的第一通电话都会打给家人——而且总是使用视频电话。他还会通过FaceTime帮孩子做家庭作业。最近,他的大儿子参加了一门计算机科学课程,需要他在作业上给予一些帮助。于是,妻子把家庭作业拍成照片发给他,让他帮忙检查。"我经常这么做。"他说,"这很好。"

他还会提前一年规划行程,以便让自己和家人尽可能知道他何时离家。虽然并不确定每一场会议将在何时召开,但他至少知道自己何时会去纽约,随后可以填满那里的行程。虽然有的时候也要临时出差,但并不常见。"这给我们的生活增加了一点稳定性。"他说,"我的家人几乎可以精确知道我何时回家,何时离家。"

业余爱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于热爱商务旅行文化的人来说,纽约是个不错的地方——多尔最近在麦迪逊广场花园见到了比利·乔(Billy Joel)(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金兹伯格表示,虽然离家的滋味不好受,但在纽约感觉舒服一些。作为一名音乐迷,他经常在那里看演唱会。他最近在麦迪逊广场花园见到了比利·乔(Billy Joel),他还见过斯汀(Sting)、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和斯迪利·丹(Steely Dan),这些都是他喜欢的歌手。"这些东西只有在纽约才能见到。"他说。

他还喜欢美食,尤其钟爱提供烤肉的餐厅,但他最喜欢的地方还是西安名吃,这是一家让他可以很快饱餐一顿的中国连锁餐厅。"他们会在面条里放一些肉——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快餐。"他说。金兹伯格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公司的公寓自己做饭。

文化冲击

从文化上看,特拉维夫和纽约之间有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人们的沟通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兹伯格表示,从商业文化上看,伦敦比纽约更愿意主动尝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金兹伯格表示,在以色列,人们都很直接。如果你不了解以色列人的说话方式,甚至会觉得他们很粗鲁。而在纽约和伦敦则较为含蓄。他发现,有的人不确定应该如何回应,还有的人则更喜欢以诚相待。金兹伯格并不需要调整自己的说话风格,但他的确会对某些人缓和预期。"为了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潜力,的确应该采取不同的沟通方式。"他说。

纽约的午餐时间也有所不同。多数人都会带一份快餐或三明治,然后边工作边吃饭。而在以色列,人们通常都会出去吃午餐,大约会因此离开电脑1个小时。他表示,伦敦的员工还会更加从容地享受午餐。"这都需要一些调整。"他说。他还补充道,在纽约时,他本人也会在办公桌前吃午餐。

他表示,伦敦虽然与纽约一样都是繁华的大都市,但从商业文化上看,伦敦比纽约更愿意主动尝试。他发现,无论是伦敦还是整个欧洲,人们都更愿意尝试新技术和新产品。他不能确定具体的原因,但或许跟语言有关系。他的产品支持多种语言,所以欧洲的所有人都可以使用。"那里的市场也更容易打开。"他说,"我们感觉很开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办公桌上吃午餐在纽约很常见,但在伦敦和特拉维夫,人们通常会采用更加休闲的方式享用午餐(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还有另外一个文化怪癖:伦敦人不喜欢插队,但以色列人偶尔会这么做。这可能要归结为他们的直率,但"这跟在意大利开车还是在瑞士开车没有什么区别。"他说。

思乡之情

出差在外时,他会十分怀念以色列的家。这位创业者在以色列长大,虽然他也很喜欢纽约,但那里还是无法跟以色列媲美。他出门在外时总是十分怀念家人和朋友。

"我会在纽约跟人谈生意,但我的社交生活都在以色列,我很怀念那里。"他说,"无论哪里都无法像以色列那样给我带来那么强烈的家的感受。"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