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滑梯,办公室照样可以很酷

图书馆 Image copyright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图书馆

"人并非因为变老而停止玩耍,而是因为停止玩耍才变老。"乔治•伯纳德•肖(George Bernard Shaw)曾经说过。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或许也说过同样的话。事实上,不同时代的许多人都曾经表达过类似的观点。

最近,有的公司将这种理念发挥到极致。在当代办公室设计领域,这股思潮似乎融入了公司文化,还通过稀奇古怪的内部装饰和家具体现出来。但这么做真的有意义吗?

伦敦的Duffy公司出品的"秋千桌"(Swing Table)就是其中一件颇受欢迎的年轻派办公家具。Duffy的在线宣传页称,它将"游乐园带进了会议室"。他们使用了一群满面笑容的年轻人坐在秋千桌上愉快开会的照片,还引用了肖和富兰克林的名言。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只有无聊的人才会给办公椅配上腿和滑轮——酷劲十足的人都用秋千

世界各地涌现出越来越多帮助企业通过游戏元素重塑办公室风貌的企业,Duffy只是其中之一。如果说这是一场设计运动,它的发源地和繁荣地当属加州和华盛顿州,在那里,计算机、休闲职业装和童真都成了企业的创新标志,彰显了企业的炫酷特色。

但这种充满自我意识的游乐型办公室真的能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吗?Facebook产品设计师塔纳•克里斯滕森(Tanner Christensen)的《创造力挑战》(The Creativity Challenge)一书认为,我们应该"回归3岁小孩的表现!"因为年幼的孩子往往拥有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但这种创造力只存在于儿童自己的思维之中。

当今的科技公司普遍采用的游戏元素是为了让年轻人在确定性的环境里感受到创造力。真正有创造力的团队可以在棚屋或车库里工作,完全不需要玩具、古怪的图画或免费的食物。当然,车库是数字科技革命的起点。游乐型办公室的主要目的或许还是控制员工,使之在办公室里停留更长时间,而不是让那里变成自由之地。

尽管我们或许很快就会厌烦,但游乐型办公室的目的是年轻、时尚、励志、有趣。然而,尽管拥有温馨的色彩、硕大的图片、海滩小屋、吊床、保龄球馆、沙袋、"创意孵化器"、"思维帐篷"、豆荚座椅、放荡不羁的口号、滑梯和糖果机,但加州科技公司仍然很难与匹兹堡怪异的发明基地(Inventionland)比肩。

Image copyright Norton Gusky/Flick
Image caption 匹兹堡的发明基地——大孩子和消失的海盗都会来这里工作

创始人乔治•戴维森(George M Davison)2006年搬到新办公室,发明家可以在巨型机器人、赛车跑道、海盗船或老太太鞋里工作,仿佛身处童话世界一般。而戴维森则从他的树屋里面俯瞰创意洞穴(Creation Cavern)的瀑布和伊文塔洛特城堡(Inventalot Castle)的角楼。

从商业上讲,这些公司都很成功,所以,或许没有什么理由认为这种把员工送回童年时代的做法不利于企业发展。

但充满童趣的办公室并不适合所有人。有的员工更喜欢在成年人的工作氛围中开展创造性思维。所以,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偏好。你可能不喜欢那种强人所难的暴政式职场,让人联想起美式夏令营和儿童聚会;你有可能钟情于美剧《广告狂人》里那种炫酷而性感的中世纪现代办公室氛围。

试想,如果把一个名义上的创意团队安排在传统办公室里工作3个月,然后再在游乐型办公室里工作3个月,这个团队是否会因为周围到处都是有趣的东西和好玩的游戏而变得更有创造力?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坐着滑梯去参加季度工作评估,仿佛让你重返童真

虽然预先判断结果是错误的做法,但历史经验表明,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身处何种环境,只要人们能够相互启发,就会催生创造力。一些最伟大的发明和艺术作品是作者独自一人在车库或花棚这样的地方创作出来的。作为全世界最具冒险精神的客机,协和客机的设计和创造过程都是在非常朴素的办公室和平淡的厂房里完成的。

美国作家、民权人士、广受赞誉的自传《我知道笼中之鸟为何歌唱》(I Know Why The Caged Bird Sings)的作者玛雅•安杰洛(Maya Angelou)喜欢在一大早入住酒店,要求服务员去掉墙上所有的刺激物。安杰洛的创造力完全集中于自己的心灵之眼。

换言之,有创造力的人可以在相当于真空或白纸的结构或设计中获得最佳表现。那些充满童趣的办公室更多地迎合了重视这些元素的人,而没有真正抓住创造力的本质。

幸运的是,一直以来确实有其他一些具有自我意识的工作空间可以对创造力形成促进。

Image copyright Nigel Young/Foster + Partners
Image caption Foster and Partners'总部:没有懒人沙发(bean bags) ,但却光线充足、空间充裕

例如,Foster and Partners'位于巴特西的总部可以俯瞰伦敦西南部的泰晤士河。与那些造出又好看、又成功的机车和飞机的伟大铁路和航空工程公司的绘图间一样,这个1990年开张的办公室同样能激发人们的创造力。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的公司已经发展壮大,通过工业实力和创造能力成为了英国一流的建筑公司。他的建筑多数都很年轻,创作地也位于世界各地,但却并不需要滑梯或懒人沙发来激发创造力。

值得一提的是,Foster and Partners与乔尼•艾维(Jony Ive)领导的苹果设计团队共同设计了苹果2号园区,那是一片像iPhone一样优雅的环状高科技办公楼。这栋即将于今年秋天启用的办公楼位于加州库珀蒂诺,总共可以容纳1.3万员工。它让人感觉从容淡定,每一处细节都经过专门设计,所以堪称完美主义者的梦想之作。这里没有杂乱的线缆,没有暖气片,没有滑梯。建筑外立面像飞机一样流畅,内部装饰则沿用了iMac和iPhone的效果。然而,整栋建筑还是通过庞大的窗户和四层楼的餐厅里安装的85英尺高的推拉窗,向大自然敞开心扉。很显然,苹果认为这样一栋完美的建筑可以激发它的员工在未来开发更完美的作品。

Image copyright Nigel Young/Foster + Partners
Image caption 长达数英里的玻璃围绕在造价数十亿美元的苹果2号园区四周,那里的设计符合该公司著名的严苛标准

但在既不完美,又没有童趣的办公室里,同样可以诞生出创造性的作品。看看《Hi Study》(公园1470年)里那位衣着讲究的圣•杰洛米(St Jerome)吧,那是一幅由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安东尼罗•达•梅西纳(Antonello da Messina)创作的绘画。在这幅画中,那位公元4世纪的学者在一个梦幻般的木屋里面工作,与狮子、孔雀、松鸡和猫咪为伴。但透过上面的哥特式窗户 ,燕子却满怀创造力地飞向湛蓝的天空。

Image copyright Antonello da Messina/The National Gallery
Image caption 《Hi Study》里的圣•杰洛米

加泰罗尼亚建筑师里卡多•波菲尔(Ricardo Bofill)在他的公司RBTA的办公室里再现了圣•杰洛米办公室的感觉。那里在20世纪70年代用巴塞罗那边缘地区的一些废弃的砼筒仓建造而成,成为了专为创意人士打造的办公室,但却完全没有使用呼啦圈或弹跳球这样的元素。

尽管有些夸张,但墙上摆放的书籍和绘画不仅反映了那个时代的设计模式,还映衬出几个世纪前的创新文化。当然,建筑是最古老的专业之一,它的设计所参考的来源远比21世纪的科技公司所熟悉的历史古老得多。然而,那段时期已然成为过去,像里卡多•波菲尔这样的建筑师显然对此心知肚明。

Image copyright Forgemind Archimedia/Flickr/CC BY 2.0
Image caption RBTA的办公室建在废弃的水泥筒仓里

就在二战前不久,伟大的美国建筑师弗兰德•劳埃德•怀特(Frank Lloyd Wright)为威斯康星州拉辛市的Johnson Wax公司设计了革命性的总部大楼。这个建筑奇迹名为"大屋子"(Great Room),它的核心部分是一片30英尺的时尚森林,一根根酷似棕榈树的柱子通向天花板,还有长达数英里的有机玻璃管纵横交错。办公室的照明系统与这种方式巧妙地融为一体,不仅时尚,而且极富想象力。虽然最初看起来觉得很夸张,但在这里工作却感觉非常宁静而放松,宁静的内心对于创造力的促进效果丝毫不亚于欢笑、音乐和游戏。

Image copyright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Image caption 威斯康辛州拉辛市的Johnson Wax公司总部里设计了夸张的柱子

回到加州旧金山的GitHub,这家软件开发平台也希望鱼与熊掌兼得。虽然该公司的办公室配有夸张的壁纸、经典的摩托车和复古的酒吧,但其主会议室却借鉴了白宫椭圆办公室的样式。虽然政治在人们眼中是成年人的游戏,但这种游戏的参与者在成熟度和创造力方面往往都不像他们自己以为得那么优秀,这与他们的办公室是否也像科技公司那样布置了夸张的图片、悠闲的吊床和幼稚而有趣的滑梯无关。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