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残疾人士面临的职场挑战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这是一个残酷的职业。"伊莎贝拉·麦克高夫(Isabella McGough)说,"你不仅要有强壮的外形,还要证明自己在心态、身体和心灵方面都很强壮。"

但这个23岁的伦敦人还是要迎接这项挑战:除了要经常排练外,还要在酒吧工作,维持生计,业余时间也要出去教书,补贴家用。"我一直以最充实的状态去生活,不想错过任何事情。"她说。

正因如此,她才不愿告诉人们她其实患有癫痫症。她对闪光灯并不敏感,但如果劳累过度或者睡眠不足,就有可能发作。

Image copyright Isabella McGough
Image caption 伊莎贝拉·麦克高夫有时候感觉因为癫痫而请病假"简直就是犯罪"(图片来源:Isabella McGough)

"我很幸运。"她说,"我从没在工作时发作,但我请过好几次病假,因为我必须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她并非每次都能提前想好请假的理由。"我有好几次说自己得了感冒,但作为一名员工,我觉得这不是个请病假的好借口。这种时候我就会产生负罪感。"

世界各地应该有成千上万人都面临过类似的困境,他们的日常工作可能也受到身体或心理健康问题的影响,但外人却很难看出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全球约有10亿人身患某种残疾,而美国的一项调查发现,74%的残疾人不使用轮椅或其他能够明显看出其身患残疾的器具。

如果有人使用轮椅,或者视力受损,那就很容易理解他们面临的困难,并为其提供帮助。对于抑郁症、慢性疼痛或肌痛性脑脊髓炎(ME,或慢性疲劳综合征)等所谓的"隐形残疾"的患者来说,情况却往往有所不同。同事或许难以看出他们所遭受的挑战,甚至很难理解或相信某个患有隐形残疾的人真的需要帮助。

无声的挑战

此外还有一些内部障碍需要克服。加拿大2011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8%患有隐形残疾的人对公开自己的残疾状况怀有负面看法。"人们担心被贴上标签。"残疾慈善组织Scope服务主管盖伊·乔多尔(Guy Chaudoir)说,"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给自己施加达成目标的压力,并且担心向别人寻求帮助。因为我们不想告诉别人'我今天干不了这事'。"

吉米·伊萨克斯(Jimmy Isaacs)对于披露自己的隐形疾病产生的负面影响有着切身体会。4年前被诊断出HIV呈阳性时,他还在英国的一家太阳镜公司工作。而在披露这个信息后,他的工作时间、薪水和职责都被迫压缩。由于降薪后无法支付房租,他辞掉了那份工作,而每当他向招聘人员解释自己为何要换工作后,对方都会就此消失。

Image copyright Jimmy Isaacs
Image caption 吉米·伊萨克斯表示,一旦招聘人员发现他是HIV携带者,他就很难找到工作(图片来源:Jimmy Isaacs)

对HIV携带者的侮辱和歧视一直存在,这甚至会影响他们的工作生活。HIV/艾滋病组织估计,全球HIV携带者的失业率较国民平均水平高出3倍。

伊萨克斯人士很多金融行业的朋友也都是HIV携带者,他们也感觉无法与雇主分享自己的病情。尽管面临考验,但伊萨克斯还是鼓励患有隐形疾病的人在可能的情况下尽早披露自己的病情。

"首先,如果你需要时间休息,那就有充分的理由。"他说,"如果雇主的反响不好,你可以教育他们。另外,整个社会也可以一点一点地取得进步。"

伊萨克斯目前在一家名叫Rolling Luggage的公司担任店长。据他描述,这家公司对待他病情的态度"极好"。他们甚至允许他请假去参加Youth Stop AIDS宣传组织的巡回演讲。

心理负担

HIV和癫痫对人们日常工作的影响可能有很大差异,但很多国家都将其归入残疾。例如,英国的《2010平等法案》就包含这些疾病,其目的是确保人们得到各种保护,并且要求雇主做出"合理调整",以便消除他们的工作障碍。

这可能意味着调整工作时间,以便员工避开上下班高峰期,或者允许他们请假去医院看病。不符合法定残疾标准的人仍然可以在英国享受法定带薪病假,而且可以申请弹性工作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于担心被人贴标签,患有隐形残疾的人可能会对自己的状况守口如瓶(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即便被法律归入残疾人的行列,这个词仍然会带来很多负担。很多人感觉,这个词并不真正适用于自己,尤其是当外人无法看到他们的状况时。

"我真的不知道是否应该公开。" 在伦敦地方政府担任行政人员的艾米林·梅(Emmeline May)说。她身患多种慢性病——焦虑症、抑郁症、创伤后紧张症,以及会导致关节和肌肉疼痛的良性软筋症候群。只要获得恰当的支持,这些病情都能得到控制,但也有可能出人意料地突然发作。

"我在一个非常企业化的地方工作了几个月,几乎让我崩溃。"她说。她不仅没有在工作上获得支持,反而感觉她必须要证明自己真的有病。在申请新工作时,她对自己的病情"非常坦诚",而该公司也给她配了特制的键盘和椅子,另外还允许她额外请假接受治疗。她现在在那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9年。

"当我说我今天要请假回家,或者这个星期要调整工作时间时,雇主非常理解。"梅解释道,"但我工作很努力,我在那里很长时间了,人们对我都很信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下班的交通问题是残疾员工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挖掘人才

Scope的盖伊·乔多尔(Guy Chaudoir)表示,聪明的雇主应该多加注意。残疾人在英国的失业率达到普通人的4倍,调整工作时间是他们最普遍的需求,而交通也是最大的问题之一。雇主可以通过包容的心态挖掘这个人才库,帮助人们更好地从事自己的工作也有助于提高忠诚度。

"弹性工作制肯定是一大趋势,有的因为照顾孩子,还有的因为残疾,或者要追求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平衡。"乔多尔说。但他也警告称,要提高这方面的意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领域。"真正令人'残疾'的是社会障碍。"

丹尼·克拉克(Danny Clarke)是ELAS Group的运营总监,这家公司专门为企业提供职业保健和就业法规方面的培训。他表示,企业应该尝试形成一种文化,让员工可以安全地信任自己的雇主。他建议他们制定心理健康和福利政策,好让员工知道如何获得支持。"我们能(为那些患有隐形疾病的人)提供的最佳建议就是不要默不作声。"他说。

伊莎贝拉·麦克高夫表示,她并不想在追求表演梦想的过程中享受"特权",但她还是认为,对隐形疾病多些理解的确能够带来帮助。

"你希望人们能对你多一些关照。"她说,"你不是个数字,而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你也需要平衡自己的生活。"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