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扭转平稳个性成为冒险者?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宾塔·尼亚比·布朗(Binta Niambi Brown)花了好几年时间,才在2013年离开了身为企业律师的舒适生活。她要在一个已经十分拥挤的市场里创办自己的公司。

2015年,她已经成立了Fermata Entertianment,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制作和艺人管理公司。她的精品唱片公司Big Mouth Records也紧随其后开张营业。

"我本来可以找一家唱片公司去当高管,我肯定有这种机会。"布朗说,"但我还是想解决一个具体问题,而且我相信我有解决办法。我很想试试看我能不能自己做点东西,看看我能不能成功。"

过去这一年,布朗的唱片公司赢得了第一个格莱美奖,还制作了一首在流媒体平台获得数千万次点播的歌曲。她的故事可以给其他梦想着从舒适而安逸的生活方式跳入未知领域的人带来启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认为,不冒险的人相当于走上一条"必定失败"的道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一个很难找到"铁饭碗"的世界里,传统的职业路径在多数发达经济体中都已经不复存在。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必须承担风险才能取得进步?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高级讲师比尔·奥雷特(Bill Aulet)认为的确如此。他坚持认为,在当今这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一成不变反而是"风险最大的事情"。

这种态度或许也体现在我们对待冒险者的方式上。无论好坏,敢于冒险的人往往都能赢得人们的尊重。毕竟,谨慎求稳无法成就伟业。如果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没有大胆下注,把曾经在2008年濒临破产的公司,发展成为如今市值数十上百亿美元的特斯拉和SpaceX,他还能否像今天这样被世界各地的创业者视为偶像?

所以,冒险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全球化现象或许也就不足为奇。"做不大就回家"的创业文化也培育了一种心态:只有愿意冒巨大风险的人才能收获巨大的回报。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认为,不冒险的人相当于走上一条"必定失败"的道路。

但怎样才能成为敢于冒险的人?有没有可能把你自己也变成这样一个人?

什么造就了冒险者?

我们的冒险能力和对未知结果的容忍度都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心里特质、身体机能、成长环境和整个社会对冒险行为的接受程度。

例如,研究发现,我们个人的睾酮水平与风险偏好直接相关。由于男性的睾酮水平高于女性,所以往往更愿意根据局部信息采取行动——即使两性有着相似的风险偏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塔拉·斯瓦特博士表示,正念可以帮助你保持清醒的头脑,从而制定明智的决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你准备战斗时,或者已经承受风险并见到成效后,你的睾酮水平就会上升,让你变得更加自信。"伦敦神经学家兼领导力教练塔拉·斯瓦特(Tara Swart)说。另一方面,当你的冒险行为遭遇失败时,睾酮水平就会下降。

"当事情出错时,你的大脑实际上会通过加深记忆来阻止你(冒更多风险)。"斯瓦特补充道。

我们自己的经验和情感经历也会影响风险偏好。你的父母或许在你成长过程中非常厌恶风险,或者你以往做过冒险的事情,但却没有获得回报,导致你在面临下一次决策时变得谨慎。

此外还有文化因素。你或许来自一个崇尚稳定和安全的社会环境,那里的人们更看重个人通过安全方式在职业、财务和个人生活上取得的成功,而不喜欢反复试错的冒险行为。在加州硅谷这样的环境中,创业文化极度繁盛,冒险被视作成功的基石。

如何成为冒险者

如果你不是天生喜欢冒险,还有其他几种方式让你可以更加舒服地承担风险。通过控制一些心理问题,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可能有碍自己冒险的心理反应。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硅谷的创业文化中,冒险被视作成功的基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斯瓦特推荐了一种被她称作"思维沉默"的方法。这些技术可以训练大脑活在当下,以此减少"大脑的喋喋不休"。斯瓦特表示,无论你是走路、吃饭还是呼吸,关注当下的视野、声音和身体感受都有助于消除我们回顾错误和忧心忡忡的习惯。

事实证明,这种正念练习配合着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助于控制肾上腺素和皮质醇水平——当我们面临与冒险有关的压力时,身体就会释放出这种激素。换句话说,正念有助于降低你的皮质醇和肾上腺素,以便你头脑清醒地制定明智决策——即便承受一定的风险是在当今这个模糊不清的商业世界中取得成功的必要因素。

冒险也意味着要克服一些因为不确定性引发的自然反应和焦虑心理。《少想、多学:释放涣散心里的力量》(Think Less, Learn More: Unlock the Power of the Unfocused Mind)的作者、哈佛医学院精神病学助理教授斯里尼·佩雷(Srini Pillay)表示,与环境因素相比,生物学因素在我们的冒险能力中仅占很小比例。他认为,想要构建自己快速恢复的能力,以便应对冒险产生的焦虑,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利用涣散心理蕴含的力量。

人类的大脑会有意识地训练我们集中注意力,并利用以往的经验制定更好的决策。但佩雷表示,包括全世界最顶尖的认知神经学家迈克尔·加扎尼亚(Michael S. Gazzaniga)在内的多数专家都认为,90%至98%的心理活动都是无意识的。为了成为更好的冒险者,有时候必须让潜意识占据主导,帮助大脑找到久违的记忆,并把各种想法联系起来。

他提供了一些实用的步骤,可以与我们的无意识思维展开互动,包括休息、打盹、扮演某个角色——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当人们表现得像一个古怪的诗人,而非严谨的图书管理员的时候,他们更加擅长解决问题,也必然可以更明智地冒险。

"大脑经过了优化设计,可以同时应对风险和确定,专注和涣散。而且对每个人来说,学习如何平衡这些关系是至关重要的一课。"佩雷说。

调整思维

想要遗忘冒险时的糟糕经历带来的负面影响并非易事。具体到冒险这个问题,我们有时候也无法影响朋友、家人和同事的观点。但我们却可以改变自己对待这些因素的看法,以及我们对此作出的反应。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心理治疗师和高管教练蒂娜·古德曼表示,感觉失去控制,就会引发"最可怕的思维"(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心理治疗师和高管教练蒂娜·古德曼(Deena Goodman)帮助高层次专业人士改变他们的"灾难性思维"模式,让他们可以更加舒服地冒险。在公共场合演讲就是不确定性给人们带来焦虑感的典型例子。例如,如果你要在重要的行业活动上发表主题演讲,那你或许知道这会促进自己的职业发展,但你也有可能担心犯下重大错误。通过调整思维,便可学会如何舒适地应对这种不确定性,同时也可以不必过于重视他人的评判。

"感觉失去控制会引发最可怕的思维,"古德曼说,"当我们失去控制,就会试图通过设想最糟糕的结果来获得控制。"

这种对未来的担忧往往会促使我们通过非理性思维来看待自己,看待别人对自己的认知以及自己可能的遭遇。如果面临一些风险,古德曼建议她的客户把自己的非理性思维写下来,然后逐一列举最糟糕的情况,最后心想:那又怎样?例如,具体到主题演讲,你可能中途忘词,但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我们不能改变自己以往未获回报的冒险经验,但却可以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改变应对方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她表示,逐一评估你所担忧的这些"糟糕"结果,有助于"一个人控制那些感觉不可能控制的东西"。她还建议人们想想冒险有可能带来的积极结果。她发现,在这一过程中,人们会意识到,自己在多数蕴含风险的决策中都能生存下来,而且一旦出错,也可以想出备用计划。

给自己一次机会

你最终或许要主动给自己一次机会,相信自己可以作出正确的选择,而且能在出现问题时作出应对。但奥雷特表示,需要提醒自己的是,在创新和进步过程中,风险几乎是必不可少的。这并不是说要冒所有风险,而是要训练自己的大脑去承受明智、可控的风险,同时思考应对意外状况的方法。

布朗每天都会这样提醒自己。

"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她说,"作为一名企业律师,我原本过着很舒适的生活,所以变成创业者之后就要学会不同的生活方式,还要学会不同的选择方式,这成为了我生命中最特别的旅程之一。"

"这很有意思,因为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风险加大、安全感和不确定性降低的情况下变得更加快乐。"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