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自动化浪潮 我们应该培养哪些技能?

情感技能包括各种能让我们识别自己和他人的情绪状态,并对其做出适当响应的能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情感技能包括各种能让我们识别自己和他人的情绪状态,并对其做出适当响应的能力。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颠覆性技术正在改变就业市场的格局。美国的零售岗位正在逐渐消失,而作为替代者的在线零售商也没有聘用人类劳动者来从事物流中心的工作,而是用机器人取而代之。在中国,为了寻找低成本劳动者而逃离富裕国家的制造企业,现在都在用机器取代人类。而在世界各地的农场里,给生菜除草这种费时费力的工作也逐渐开始交给自动化系统负责。研究发现,美国现有的就业岗位约有40%会受到新技术的威胁,发展中国家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二。

但有一种岗位既不可或缺,又难以——甚至不可能——被自动化设备取代:那就是需要情感技能的工作。人工智能软件已经能够通过人的面部和声音识别情绪,但要模拟真诚的同理心,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哲学家也认为,几个世纪内都不可能开发出具备真情实感的机器。从相互理解和心意相通的角度来看,电脑还远远无法与人类竞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随着很多国家的人口增长和非传染性疾病的增加,世卫组织认为全世界到2030年将需要新增4000万医务人员。

如果这些工作无法实现自动化,而且在未来仍然必不可少,具备情感技能的劳动者就将在未来几十年变得十分抢手。但以这些技巧为主的工作目前的薪酬却很不理想:Business Insider的调查显示,儿童保育员和高中教师都位列薪水过低的十大职业之列。

情感技能包括各种能让我们识别自己和他人的情绪状态,并对其做出适当响应的能力。这种能力无处不在,但却基本无法察觉,很多工作都会用到这种能力,而这种工作的数量之多甚至会令你感到意外。例如,超市收银员会亲切地向你问好;主管会纠正下属的错误,但同时也能确保其感受到自身的价值和能力;销售员会通过潜在客户的面部表情来判断其是否对自己的宣传感到怀疑。

随着机器人逐步取代我们的例行工作,与他人有效合作的能力变成职场成功的关键。世界银行2016年对27份雇主研究进行评估后发现,其中有79%的雇主把诚实或团队合作能力等社会情感技能视作劳动者最重要的素质。

情感技能在医疗行业尤其重要,这一领域也急需更多劳动者。随着很多国家人口增长和非传染性疾病的增加,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全世界到2030年将需要新增4000万医务人员,而按照目前的速度,届时将会出现1800万的人才短缺。

这一数字中包含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和技师。对他们来说,对待病人的态度是对其技术能力的补充。其中还有很多劳动者的主要能力是能够为病人提供支持,并与之展开沟通交流。有效的医疗需要对糖尿病人进行监督,确保他们对生活方式展开至关重要的调整;需要跟年轻人探讨避孕方式;还要完成其他数以百万需要同理心、但未必要具备高超技术的任务。

教育也是一个因为需要情感联系导致自动化无能为力的行业。教育儿童需要与真人互动,这样才能激励学生,察觉潜在问题,培养社交技能。成人教育同样如此。

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让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学习知识,这曾经被视作扩大高等教育普及范围的一种方式,但结果却令人失望。MOOC的完成率大约在4%至15%之间。贫困社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年轻成年人完成率更低,但在MOOC的拥护者看来,他们恰恰是最有望通过这种模式获益的群体。相比而言,社会学家特雷西·麦克米兰·考特姆(Tressie McMillan Cottom)发现,盈利性高校招进第一批大学生之后,就会聘用一些热情、迷人的员工为其提供个人支持和引导。

必要投资

由人类亲身参与的医疗和教育是无可替代的,但要聘请一个有同理心且考虑周到的护理人员,或者能够提供这种帮助的专职教员,所花费的成本是多数人都负担不起的。在美国很多地方,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4岁和一个8岁的孩子,就算是标准的育儿费也会超过房租,而婴儿护理费更是超过4年的公立大学费用。与此同时,老年人的全面居家护理费用更是超过每年4.5万美元,比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80%还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优秀教师的软技能几乎不可能复制,例如,识别出一个孩子是否存在社交和成长问题。

大型教育和医疗系统已经从政府那里获得了很多资金。中小学几乎一直依赖公共资金,而在很多国家,幼儿和大学教育同样如此。但具体到医疗,即便是在美国这种私营企业占据很大比重的国家,仍有64%的成本最终由政府承担。

由于世界人口增长,而这些人口仍然需要接受良好的医疗和教育才能茁壮成长,所以必须向情感型劳动者展开更多投资,而他们的收入也必须反映其工作的重要性。例如,经合组织(OECD)对发达国家的统计数据显示,较高的教师薪水与较好的学生学业直接相关。

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尽管财政资源有限,但政府资助的项目目前正在为各种各样的新任务招募情感型劳动者。他们聘请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为病友充当顾问,还花钱聘请瑜伽和正念教练为高风险儿童提供辅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政府能否利用自动化技术节约的成本,投资到日益重要的情绪型工作中?

政府甚至花钱让人们从事各种原本没有薪水的护理工作。很多欧洲国家现在每年都给有孩子的家庭支付一笔津贴,为待在家里或从事兼职工作的父母提供补贴。包括英格兰、德国和荷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以及美国的加州等地,都允许残疾人使用公共健康保险提供的资金聘请朋友或家人来照顾自己。

自动化程度的提升几乎肯定能实现利润飙升,而借助其中的部分收益,今后便有可能扩大这种情况的范围,还可以避免出现灾难性的失业和贫困。

情感型工作的重要性提升可能会对多数人产生影响。每个人都可以努力加强自己的情感技能和技术水平。这可能意味着阅读一本有你关注的角色的书籍,通过有益健康的户外休息来提高情绪恢复能力,或者停下来思考你无意间发表的评论如何影响自己的同事。

自动化有望给全世界创造巨大的财富,关键是将其中一些财富投入到那些融入了人类所有能力的工作之中,好让我们携手迈向成功。

访问BBC Capital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