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人员面临的海外财务陷阱

(图片来源:Lydia Lee) Image copyright Lydia Lee

来自温哥华的莉迪亚·李(Lydia Lee)在处热带的巴厘岛上租了一栋别墅房子,她在上面加盖了第二层楼,所需经费还不到温哥华一个月的租金。

七年前移居印度尼西亚的她得以在这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生活也比在家里奢侈得多。她请了一位生活教练,每天都能出去吃饭,还雇了一名清洁工,每周还能做做按摩。

Image copyright Lydia Lee
Image caption 移居海外最常见的理由要么是满足冒险精神,要么就是为了追求跟健康或气候有关的生活品质(图片来源:Lydia Lee)

她放弃了年薪六位数的市场营销和业务开发工作,现在一边给自己打工,一边周游世界。但从财务上看,移居海外未必总能达到这么好的效果。

财务冲击

并非所有移居海外的人都能承受得起这种奢侈的生活。外侨社交网络InterNations最近对1.25万生活在188个国家或地区的会员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们的财务状况存在很大差异。

移居越南、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专业人士——这些国家的生活成本都相对较低——发现他们购买力大幅增加,但移居其他地方——包括意大利、以色列和希腊——的人表示,由于当地生活成本太高,他们往往连基本消费水平都达不到。

而且情况可能很快失控。

对罗素·沃德(Russell Ward)来说,移居澳大利亚给他的财务和健康带来了极大压力。由于妻子思乡心切,他们夫妻二人2006一起移居悉尼。他们喜欢那里的阳光、海景和温暖的气候——这些方面都比加拿大好得多,这个英格兰人从2003年开始一直居住在那里。

这对夫妇分别从事销售和政府工作,但他们很快意识到,悉尼的花费更高。从杂货和服装,到兴旺繁荣的住房市场,导致他们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加拿大。沃德夫妇发现他们很难偿还按揭贷款。

"即使没有孩子,我们的生活也很拮据。"沃德说,"我很快意识到,我们原本希望出来过更好的生活,但花费反而更高了。"

他们减少了外出就餐和社交活动,但2010年的财务压力还是让沃德的精神和身体彻底崩溃。他最终丢掉了工作,他们夫妇俩也卖掉了房子,转而租住在更便宜的住处。

但这却成为一个转折点。在成立了内容写作公司TheInternationalWriter.com后,沃德和他的妻子决定在2016年回到生活成本较低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并定居在温哥华附近的斯夸米什(Squamish)。"那里才有我们需要的新鲜空气。"他说。

Image copyright Russell Ward
Image caption 2016年,罗素·沃德和他的妻子从澳大利亚回到生活成本较低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并在温哥华附近的斯夸米什定居下来(图片来源:Russell Ward)

财务差异

移居海外的人在财务上存在差异,有一部分原因可以通过移居的动机来加以分析。移居海外最常见的理由要么是满足冒险精神,要么就是为了追求跟健康或气候有关的生活品质。所以很多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赚钱:只有15%表示,他们这么做主要是出于财务动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移居到哥伦比亚等生活成本较低的国家的外派人员会发现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大幅增加(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虽然汇丰银行的《2017外籍工作者报告》(2017 Expat Explorer)发现,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在新的国家攒的钱比在自己的祖国更多,但只有不到60%的人拥有比搬家前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而且,这一比例似乎还将降低。

本地化薪酬

即便是在大型跨国公司,也有越来越多的外籍员工开始领取"本地化"薪酬包——也就是说,雇主会要求雇员永久调动(通常都是前往分公司),而不是暂时将其派往外地,这么做公司提供的补贴往往更少,而且不承诺提供返程机票。

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Social Sciences)人类发展与社会服务学院(Schoo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Social Services)高级讲师伊冯·麦克纳尔蒂(Yvonne McNulty)表示,获得慷慨薪酬的外籍工作者比例目前不到50%,而且还在快速下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以色列等地的外籍工作者表示,由于生活成本太高,他们经常"达不到基本消费水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对公司来说,本地化很简单。"她说,"这能降低他们的成本。对外籍人士来说,情况却要复杂一些。虽然他们的传统财务收益减少了,但却可以获得一些隐形福利,这与他们所在组织并没有财务上的关联,而且可以获得更大自由来更换雇主。"

即便是能够享受丰厚薪水,很多外籍工作者也难以控制自己的开支。

"你可能要适应一种莫可名状的生活方式,这可能导致你多花钱、多喝酒,还会经常出门度假。"麦克纳尔蒂说。拿到全额薪水的外籍工作者通常会生活在泡泡里,但领取本地化薪酬的外籍人士感受的体验却有所不同。麦克纳尔蒂表示,后者在国外的时间往往更长——如果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话。

但即便是那些在公司支持下移居海外的人,丰厚的薪水也不足以让他们高兴。

胡曼·莱萨尼(Houman Lessani)2013年从温哥华搬到新加坡,那里的外籍人士拥有全世界最慷慨的薪酬。

他所在的那家采矿公司为他提供了住房补贴和丰厚的薪水,让他们家可以聘请保姆。但在经历了两年空中飞人的生活,飞遍了亚洲各地之后,财富增长带来的新奇感开始淡化。

莱萨尼和他的妻儿最终于2015年搬到了西澳大利亚的珀斯,幸福感也大为提升。他们现在的可支配收入虽然有所减少,但莱萨尼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职业状态。

"我缴的税变多了,也请不起保姆了,而且不能每天都出去吃饭。"他说,"但这确实更适合我。"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